“Kuba’an-Puak的故事”新書 本南族對永續森林管理貢獻

 

001_metd_forest_randeep_1.JPG
弄希昂(Long Siang)本南村村長阿賽(Asai Barat)在推介禮上展示新書《Kuba’an-Puak:Journey Towards a Green Corridor》。攝影:《星報》Zulazhar Sheblee

砂州森林局和馬來西亞世界自然基金會推出了一本新書為《The Kuba’an-Puak Story: Journey Towards A Green Corridor》。

這本長達159頁的書籍述說了來自古巴安-布厄(Kuba’an-Puak)以及關於原住民族家鄉的故事,而焦點是本南族與自然界的密切關系以及他們對可持續森林管理(SFM)的貢獻。

砂州森林局和馬來西亞世界自然基金會在德國聯邦食品和農業局的支持下聯合出版了該書。

森林局局長韓丹莫哈默(Hamden Mohammad)於本月2日,在第18屆馬來西亞林業大會期間為這本書主持推展禮,出席該發布會的還有世界自然基金會的信托理事Robert Basiuk以及保育主任陳作焜。

001_Hamden Mohammad (centre), WWF-Malaysia Conservation director, Dr Henry Chan (right) and Trustee Robert Basiuk (back row, right)_(c)WWF-Malaysia_Ezen Chan
(右起)保育主任陳作焜、本南村村長阿賽、森林局局長韓丹莫哈默、自然基金會的信托理事Robert Basiuk(右三)等攝於推展禮。

在這本書的發布會上,韓丹說,這些故事傳達了本南族與森林、山脈、河流、植物和動物之間的特殊關系,也記錄了他們的傳統知識、智慧、口述歷史、擔憂、希望以及他們往可持續森林管理的路途上與其他利益相關者一起走向婆羅洲心臟的綠色走廊。這本書也包含了來自該地區的圖像和本南族的摘錄。

 

他說,砂州森林局、馬來西亞世界自然基金會、砂州森林企業(SFC)以及社區信息和通信中心(CICOM)等將古巴安-布厄森林管理單位(Kuba’an-Puak Forest Management Unit, FMU)作為該州的試點項目站來探索和發展可持續森林管理的典范。

“砂州森林局借此機會感謝德國聯邦食品和農業局為該項目提供資金,並促進可持續森林管理的概念。該項目是以研究、能力建設以及增強賦予利益相關者(包括本地居民)對於可持續森林管理的知識為基礎。”

“我們希望通過這本書可以讓大家看到砂州森林的重要性,以及我們如何能夠和應該以可持續的方式管理它們。古巴安-布厄的森林不僅是為了本南族和砂拉越人民,而是為了讓我們所做的可以積極影響國際社會並帶來利益。”

古巴安-布厄項目區佔約36萬公頃,包括了姆魯國家公園和布朗道國家公園之間的多個森林管理單位,該項目是婆羅洲心臟走廊計劃(Heart of Borneo Corridor Initiative)的一部分。

這本書將以每本150令吉的價格在八月中開始銷售。有興趣者可在星期一至星期五的辦公時間,於馬來西亞世界自然基金會古晉分行, 7th floor Bangunan Binamas, Padungan Road或者馬來西亞世界自然基金會總部1 Jalan PJS 5/28A Petaling Jaya Commercial Centre (PJCC)找到該書。

您也可發郵件於my.swkrfp@wwf.org.my詢問詳情。

油棕櫚讓野豬加速繁殖,恐危害周遭森林

此文转载自:《国家地理

ng001
印尼和馬來西亞已砍伐大片森林,改種油棕櫚。這座油棕櫚種植園位於馬來西亞的沙巴州。/ 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馬來西亞大陸的雨林深處,有一個長久以來的謎團需要解開。自1980年代後期,在帕索森林保護區(Pasoh Research Forest,1500英畝與大片保護區相連的大量原始森林)工作的科學家發現,這座森林的下層植被消失了。隨著時間過去,研究人員發現他們可以愈來愈輕鬆地穿越叢林,而不用在幼苗和樹苗間披荊斬棘。這樣的趨勢非常令人擔憂,因為這些年輕的樹苗代表了未來的森林樹冠。

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罪魁禍首:野豬。牠們把樹苗咬下來築巢、踐踏幼苗、攪動土壤。但是為什麼森林裡到處都是野豬?是因為像老虎這樣的掠食者數量減少了嗎?

野生動物生態學專家馬修.盧斯金(Matthew Luskin) 對此持懷疑態度。他在攻讀博士學位時,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在蘇門答臘附近的森林裡研究老虎。他知道如果是因為缺乏掠食者,那麼其他獵物──如鹿和貘──也會有過剩的情形,但卻沒有。

盧斯金和他的同事在上週的《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上發表的一項研究中,提出了另一個解釋:棕櫚油。

棕櫚油是一種普遍存在於從餅乾到化妝品等各種超市產品的原料,它是一門蓬勃發展的生意──並且也是環境災難。印尼和馬來西亞森林大量流失的直接原因,就是為了種植油棕櫚。

盧斯金的團隊發現,這些油棕櫚種植園也會損害周圍那些看似健康的森林。研究人員說,數量失控的野豬正在破壞帕索森林的下層植被,這並非因為缺少老虎,而是附近有過多的油棕櫚。

大自然的實

在東南亞的森林裡,樹木通常每隔幾年才會結果,而森林裡的動物數量會隨著食物供給量而增減。大多數時侯,果實產量較少,使得動物群的密度較低。

然而帕索森林三面環繞著油棕櫚種植園,油棕櫚是世界上果實產量最高的果樹,這也是為什麼它們有如此重要的商業價值,而且油棕櫚可以持續結果長達約25年。盧斯金懷疑,帕索的野豬會去油棕櫚種植園吃掉落的果實,然後返回森林造成生態破壞。

油棕櫚的作物週期,加上在帕索工作的科學家所收集大量的樹木生長、野豬巢穴和油棕櫚產量等數據,提供了一個完美的大自然實驗來檢驗盧斯金的假設。25年後,油棕櫚數量開始下滑,所以業者必須剷除他們的種植園並從頭來過。在2000年代初期,帕索周圍的種植者汰換了所有的油棕櫚。

突然間油棕櫚果實沒了,儘管帕索本身的條件沒有改變,但是野豬的數量卻在銳減。在125英畝的森林地區,野豬巢穴的數量驟降,從油棕櫚被清除前的三百多個,到幾年後只剩下一個。當新的油棕櫚開始結果時,野豬的數量以相同的速度增加回來:在幾年內又有數百個巢穴。

ng002
婆羅洲的野豬正在吃香蕉。牠們也喜歡吃油棕櫚的果實。/ PHOTOGRAPH BY JAK WONDERLY,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大量的野豬會對環境造成很大的危害,部分原因是牠們會破壞成千上萬棵樹並且攪動土壤,除此之外牠們會吃森林地面上的任何東西──種子、蛋、蜥蜴。牠們的繁殖速度也比世界上任何一種大型動物都快,雌野豬每年會生產兩次,每次9到12頭小豬。以前的研究顯示,在野豬出生的高峰期,牠們有可能損害該地區所有樹苗的一半以上。

盧斯金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in Singapore)和史密森尼熱帶研究學院(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員(同時也是國家地理學會獎助對象),他認為獼猴最終可能也是個問題。油棕櫚園附近的獼猴數量也在暴增,而且牠們也跟野豬一樣會吃水果、小雞到青蛙等任何東西。「還沒有人研究過這些影響。」盧斯金說。

森林愈大片愈

生態學家給這種現象一個名稱,盧斯金和他的同事們寫道:當受益於農業作物的動物「將栽種的生態衝擊延伸至較遠且看似未受影響的地區的食物網」,這就叫作「補貼級聯效應」。

然而令科學家感到驚訝的是,這個特殊的補貼級聯效應到底影響有多遠?帕索的所有研究地點都在森林深處,距離森林邊緣和油棕櫚林至少有0.8英里。

油棕櫚園附近有時會留下幾片森林,以便讓「棕櫚油永續發展圓桌組織」(Roundtable on Sustainable Palm Oil)認證為「可持續性園區」。這些具有「高保護價值」的森林地區往往是大片油棕櫚園區中的幾小塊土地。盧斯金在蘇門答臘參觀了數十塊這樣的森林地後,把這些森林稱為「野豬和獼猴的動物園」。他認為這樣的森林數量可能是不夠的。

「一個解決辦法就是把這些森林作為大自然的綠洲。」他說:「但從長遠來看,這種策略可能無效,因為這些無形的過程正在發生,並正在慢慢地侵蝕森林。」

為了避免森林生態系被吃油棕果實的野豬和獼猴破壞,他繼續說,我們可能需要保留「那些比我們以前想像的還要大的森林地。這項研究顯示,如果我們想要長長久久地保有這些森林的話,我們真的必須增加森林保護區的面積。」

 

撰文:Hillary Rosner
編譯:陳軍名

英文原文:National Geographic

 

 

 

 

砂首長允諾就婆羅洲心臟計畫 森林保育區增至250萬公頃

heart_of_borneo_1_406437
網絡圖:取自Heart of Borneo © HoB Library

砂首長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裡答應,婆羅洲心臟計畫將擴大其森林面積,從現有210萬公頃的森林保育區增加至約250萬公頃的面積!

他於10月27日出席婆羅洲心臟非木材森林產品嘉年華開幕儀式上致詞時,答應副首長拿督阿瑪阿旺登雅在致詞時的要求,並答應婆羅洲之心計畫增加約40萬公頃,即擴展至倫樂的丹絨拿督區的森林保育區,包括柯林甘山、阿彭山、布耶山、加汀國家公園、山姆三保育區及丹絨拿督國家公園。

他說,之前他前往愛沙尼亞進行考察時,並瞭解當地是使用數碼的資料庫系統,進行其收集及管理其森林管理的統計,並探測樹木需要多少的時間成長進行,因此,他表示,阿旺登雅將引用愛沙尼亞的高科技系統,以為砂州森林管理及土地有關資料進行資源計畫。

“我將和我的團隊進行探討,為了砂拉越的森林保育區現有的210萬公頃,確保能夠持續木材業,並制定了森林政策及永續木材工業政策。”

他也相信,在砂拉越的氣候下,可以種植容易生長的樹木。他稱,本身除了延續前首長森林管理的政策外,同時也加強種植林政策,並指示木材業者參與種植林計畫。

較早前,他表示,婆羅心臟計畫是砂拉越的重要資產,婆羅洲是世界第三大島嶼,在亞洲上處在最大的島嶼。

他形容,婆羅洲心臟計畫與人的心臟一樣重要,因此三國即大馬、印尼及汶萊共同決策的婆羅洲心臟計畫,是可為更佳的森林管理和保育帶來直接貢獻的顯著措施,從而維護婆羅洲森林的重要。

他補充,砂拉越維護婆羅洲心臟計畫是延續過去砂州領導人所領導下依然延續保護森林政策,因此他將好好維護該項政策,並制定最佳的森林管理政策。

較早前,砂副首長拿督阿瑪阿旺登雅披露,砂州擁有豐富的生物,同時目前進行實驗的民丹莪樹及實格拉樹具有成為藥物的療效。

他表示,如果成功的話,民丹莪樹可用作治療愛滋病用途,而實格拉樹目前在進行第3階段治療實驗。

他說,落實婆羅洲心臟計畫的5大支柱,包括永續性使用土地及農業用途及天然資源管理、永續森林管理、生態旅遊以文化、冒險及自然為主、多樣性的生物保育及以社區為本的鄉區消除貧窮。

原文取自:《國際時報

烏魯慕達自然林伐木猖獗 威脅野生動物與水源供應(下)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Kate Mayberry

 

上篇部分內容:

『位於馬來西亞半島北部吉打州,與泰國邊境為鄰的烏魯慕達受保護自然生態區(Ulu Muda Eco Park),面積相等於兩個新加坡,是北部三個州屬約400萬人口的水源供應處。如今,卻見伐木活動重新在烏魯慕達區內活躍。

2016年5月,馬來西亞《星報(The Star)》揭露在烏魯慕達自然生態區的南部出現新的伐木道路,那裡集有一堆高品質的樹木如柳安木(Meranti)、印茄木(Merbau)和橡木(Cengal)在伐木營地區,等待被運往木材工廠。在另一個伐木區,發現一個牌子寫著吉打州政府為伐木執照擁有者。』 

———————————————————————————-

“保留以被採伐?”

位於吉打州的烏魯慕達自然生態林是由龍腦香科植物(dipterocarp)所組成,包括原始森林和以前的伐木區(次森林),並在國家林業法之下分成7個“永久保護林”(Permanent Reserve Forest)。

“永久保護林”不代表該森林保存不變。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馬來西亞分會在2009年評估烏魯慕達集水區報告所示,該區的“永久保護林”是重要的集水區,也是被指定為生產木材的地點,其餘則為研究、教育與休閒的作用。

曾為農業部官員的彭發球表示,“這區域雖然為森林保留區,但受保護的程度並不強。”

“保留來做什麼?保留以被採伐?”

Continue reading “烏魯慕達自然林伐木猖獗 威脅野生動物與水源供應(下)”

烏魯慕達自然林伐木猖獗 威脅野生動物與水源供應(上)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Kate Mayberry

 

ulumuda01
從烏魯慕達自然生態公園運出的木桐。攝影:Kate Mayberry

在馬來西亞半島西北部的一片塵土飛揚的路段,三輛載滿木桐的羅里停放在路邊,羅里司機們在開放式的小屋旁歇息,邊等待官員清理貨櫃。過了不久,另一輛負載的羅里也停放在路旁,羅里上飄揚著紅色的旗幟,警告其他道路使用者其載有潛在危險貨物。

位於馬來西亞半島北部吉打州,與泰國邊境為鄰的烏魯慕達受保護自然生態區(Ulu Muda Eco Park),面積相等於兩個新加坡,是北部三個州屬約400萬人口的水源供應處。如今,卻見伐木活動重新在烏魯慕達區內活躍。

馬來西亞自然協會(Malaysian Nature Society,MNS)吉打州秘書彭發球(Phang Fatt Khow)表示,“採伐森林的過程具非常破壞性。他們出動大批推土機和大型羅里運載木桐,這比樹木本身移除的情況更糟。那個區域不應該被採伐。”

Continue reading “烏魯慕達自然林伐木猖獗 威脅野生動物與水源供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