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V清印尼泥炭地違反法規 衛星圖像顯示毀林活動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Thoumicfa

 

風險管理研究機構“連鎖反應調研(Chain Reaction Research)”在2016年4月22日的調查研究《FGV:MK——RSPO认证处于危险,即时资金流动受影响》中,強調該子公司清除了880公頃的高保護價值泥炭地,違反了棕櫚油永續發展圓桌會議(下簡稱“RSPO”)的標準。

然而截至2017年的4月28日,FGV,即馬來西亞棕櫚油生產聯邦土地發展局全球創投控股(Felda Global Ventures’,下簡稱FGV)管理層尚未承認面對印尼政府施加的行政處分,以及暫停通過印尼子公司繼續清除泥炭地。

泥炭地是全球最大的碳匯(Carbon Sinks)。
Continue reading “FGV清印尼泥炭地違反法規 衛星圖像顯示毀林活動”

匯豐承諾與毀林棕櫚業切割關係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Annisa Rahmawati(森林組高級主任,綠色和平東南亞分部)

繼綠色和平(Greenpeace)於1月17日發表《銀行的毀林業務》調查報告,公佈多家銀行提供金融服務給涉及毀林爭議的棕油企業後,其中一家被點名的——匯豐集團(HSBC)於2月20日公佈新政策——僅融資於不毀林、不開墾泥炭地、不侵害人權的棕櫚油公司。

匯豐集團的新政策強調,他們將不再參與任何形式的採伐森林或開墾泥炭地活動,而這兩者是以前政策內容中所缺乏關注的。

匯豐集團要求客戶遵守的新政策包括:

  • 承諾在2017年6月30日以前保護自然森林和泥炭地
  • 在發展新種植區以前確認和保護森林和泥炭地。
  • 在2018年12月31日之前,針對“不毀林、不開墾泥炭地‘不侵害人權”的承諾進行獨立驗證。

Continue reading “匯豐承諾與毀林棕櫚業切割關係”

巴當艾水壩 研究顯示不影響氣候

ka1105a

(古晉11日訊)一項題目為《馬來西亞巴當艾水壩對潛在氣候改變影響》的研究顯示﹐巴當艾水壩將不會造成潛在氣候改變。

該項研究的作者為砂拉越能源公司專家慕巴沙胡先及蘇西娜迪亞以及國油工藝大學高級講師K.W.尤索及M.R.慕斯達化。

該研究報告已被納入2017年國際水力發電與水壩刊物﹐並於去年10月在瑞士舉行的2016年國際水力發電峰會及展覽會上發表。

Continue reading “巴當艾水壩 研究顯示不影響氣候”

女村長設密探與檢查站 終結非法伐木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Carolyn Beeler
原文源自:PRI(國際公共電台網站)

003_jan2017_womenstopillegallogging
哈米莎為婆羅洲西部的某村莊首個女性領袖,她凝聚社區力量,終結該區的非法伐木活動。      攝影:Carolyn Beeler

位於婆羅洲西部,屬印尼的Sedahan Jaya省,其主要道路是棕色一片的土地。不過比起暴雨後的泥濘且混亂的情景,村民認為棕色道路已很好。

“每當孩童放學回家,一定會在回程的路上,雙腳滿泥漿,實在讓我痛心。”

43歲的哈米莎(Hamisah)與兩名孩子住在大道旁的一間小屋中,從她的院子望去,可看見距離400平方英里遠的Gunung Palung國家公園的一些高聳的山丘。

那是洪水來襲的源頭,比起雙腳沾滿泥漿的問題更嚴重。

哈米莎與約莫900名村民都是農夫,在國家公園山腳下的彩虹綠色稻田中耕種;然而水患經常發生在農夫收割季節,造成他們損失慘重。

“這一切與國家公園內的非法伐木活動有關。國家公園內山丘上的樹木迅速減少,以致在下雨時,山丘土地無法吸收水分。”哈米莎在其小木屋前招待來訪的記者,並鋪上紫色厚地毯讓記者席地而坐。

在炎熱的天氣下,哈米莎在接受記者的採訪時,每數分鐘要“噓”聲驅趕經過門前的雞隻,並清楚且簡明扼要的回應記者的提問。

哈米莎不曾上過高校,周遭的居民都說她其實為人害羞,但洪水對其社區帶來的嚴重問題讓她走出舒適區。“我認為這是時候讓我勇敢面對,並成為村的領袖。”

該區在過去不曾有過女性領袖,然而曾為診所醫護助手的哈米莎,協助村民拿抗結核病的藥而擁有一些擁護者。

“或許我是女性,是名母親,很多人在面對問題時都會向我傾訴,而我聆聽後嘗試提供意見解決。過了一段時間,大家都鼓勵我設立辦公室,參與這區域的領袖競選。”

結果她在2013年的選舉中獲勝,成為Sedahan Jaya省Sidorejo區的首名女性領袖,其首要的計劃,是終結該區的非法伐木活動。首先,她以村內的女性為目標。

當時只有一名伐木工人住在其村內,哈米莎與伐木工人的妻子交談,並描述伐木工作的危險,如使用電鋸時失手而受傷?砍伐樹木時遭壓傷?

“該名妻子開始與其丈夫溝通,要求丈夫停止伐木,最後其丈夫放下電鋸不再參與伐木活動另尋工作,為建築工人。”

她表示,除了上述案件,她也與村內的女性談論孩子的未來,希望孩子能在不受破壞的環境下成長…“這是我的策略,告訴村內女性為何我們需要保護村莊。”

然而,在其村莊附近砍伐森林的工人皆為村外人。因此哈米莎招募了些村人,協助逮住路經其村莊到鄰近森林的外來者。哈米莎稱這些村人為“密探”。

003_jan2017_womenstopillegallogging_stastitic
印尼森林面積:1990年至2015年 此數據不包括農業區與城市公園樹木)      數據圖:Kuang Keng Kuek Ser / PRI

其中一名“密探”為村內的雜貨店店主瑟拉莫(Selamat),他的雜貨店僅距離哈米莎住所數分鐘。

瑟拉莫所駐守的位置為首站,當他發現伐木工人路經其店前時,他會立即通知下一站的“密探”利萬(Ridwan)。利萬的任務則是截停伐木工人的車子,並嘗試說服工人們離開。

利萬回憶道,在2014年8月份的一項截停任務中,該名伐木工人情緒憤怒地表示他是為了建屋而伐木,非要售賣。儘管對方申辯不斷,但利萬並沒有放行,最終對方也只能離開。

在哈米莎擔任村領袖的首一年半內,其“密探們”成功逮住5名伐木工人。利萬表示,如今已沒有人在村莊的四周範圍伐木,而這一切改變歸功於哈米莎的領導。

“她不像男性那麼容易動怒,她更有紀律,為人直接和堅韌,是那種能凝聚大家一同共事、跟隨其步伐的領袖。”

該村村民也在“診所鼓勵保護政策”下(成功終止或減少非法伐木活動),獲得更便宜的保健收費。

然而,哈米莎的村莊只是個小地方,至目前僅有6名工人被阻止伐木。同一時間,印尼的森林面積仍大幅度的流失,其中大部分是合法操作的。所以的森林採伐將導致該國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之一。

哈米莎清楚上述的數據與現實,然而她依舊為自己所達成的事情而開心。“不只是我,村內的所有女性都認為能停止伐木便已是贏家。”

哈米莎表示,她的經歷已證明若其小區能做出小改變,任何人亦可以。小改變的積累,能成就大能量。

 

完整訪問錄音檔,請點擊:

http://www.pri.org/node/156458/embedded

徐仁修|哭泣的金馬侖

作者:徐仁修
转载:徐仁修荒野

15621904_1215494455194280_8301260470761463282_n
原本的茂密森林變成滿眼的赤土

為慶賀馬來西亞荒野保護協會會所兼生態教育館的落成與啟用,以及帶領荒野少年營“野外追蹤”活動,前十多天我又出發到西馬來西亞。期間,我請西馬荒野保護協會會長蘇添益陪我從吉隆坡去西馬的高地金馬侖,這裡一直是馬來半島生態數一數二豐饒的地方,其中有一片雨林是大王花的最後棲地。

我一共去過三次金馬侖,但這兩年多我一直沒空前往,這次就專程安排上去,也因為原本守護這片棲地的甘蒼林先生一年多前在森林失蹤,至今不曾尋獲,我到這片森林來,也可順便向他致意……

但我到通往森林的山路入口,才轉一個彎,眼前的景色就讓我目瞪口呆:原本的茂密森林變成滿眼的赤土,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景像,熱帶雨林竟像沙漠一般,僅僅留下一棵高直的大樹,矗立在焦赤的陡坡上,好像墓碑一般,控訴著人類的殘暴與貪婪。很難以想像這裡之前高山密林的樣子。

Continue reading “徐仁修|哭泣的金馬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