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死於麻疹被質疑。不被承認的權利為疾病本因

整理報導:烏舜安咿

T_June19_307

衛生部長祖基菲里阿末(Dzulkefly Ahmad)表示,話望生瓜拉格村的原住民所感染的疾病,已被衛生部確認為麻疹(measles)。

祖基菲里阿末於6月17日召開記者會表示,根據化驗報告,直至6月15日,衛生部確認有37人感染麻疹。

T_June19_302
衛生部長祖基菲里阿末表示,原住民所感染的疾病,已被衛生部確認為麻疹。

“主要原因是,這些原住民的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MMR)接種覆蓋率很低;只有61.5%的居民曾注射第一針麻疹疫苗,30%人曾注射第二針疫苗。”

他指出,化驗報告顯示,其他疾病如肺結核、鼠尿病、類鼻疽及冠狀病毒的檢驗皆呈陰性。

“由於峇迪族(Bateq)是游牧民族,所以我們的醫療團隊很難以接觸並為他們提供醫藥服務,因為他們經常搬遷,飲食缺乏營養,引發感染麻疹和並發症的風險。”

不過,峇迪族人和非政府組織對於15名原住民致死的“神秘疾病”為麻疹,表示難以置信。

大馬保護自然遺產組織(PEKA)主席Shariffa Sabrina Syed Akil提出質疑,何以麻疹可在一個月內導致如此多人死亡。非政府組織表示,分別在5月29日和6月6日病逝的兩名死者Romi Hamdan和Puja Joh,其初步驗屍結果是死於肺炎,何以與麻疹有關。

對此,吉蘭丹州衛生總監Zaini Hussin醫生表示,兩名死者的呼吸系統疾病可能是麻疹的並發症。

不被承認的權利為疾病本因

奪走瓜拉格村原住民性命的“神秘疾病”是麻疹,長期關注與協助原住民爭取權益的多個非政府組織都表示質疑,其中原住民關注中心(COAC)在6月中旬更發表指出,原住民面對的根本原因,從來不被政府聆聽與正視。

(在“發展”於2012年來襲前,瓜拉格村原住民的生活環境。此為原住民關注中心行政總監Colin Nicholas在2009年至2012年間,到訪瓜拉格村所記錄的畫面:https://www.facebook.com/pg/centerfororangasliconcerns/photos/?tab=album&album_id=289611071077922

原住民關注中心於6月12日在面子書發表,指自發生瓜拉格村原住民集體死亡事件後,不少媒體致電詢問與跟進詳情,而該中心的回复皆為——死亡的真正原因不是醫療問題,但如果原住民社區的習俗地權利不受承認,其土地以進步和發展名義被破壞和耗盡,那麼這會產生直接的結果。

“在2009年至2012年間,當我們訪問瓜拉格社區時,他們是健康快樂的,且仍然完全掌控著他們的生活方式。”

該中心表示,但由於其傳統領域權利不被承認,以致大部分領土,特別是在國家公園北部邊界以外的領土,都給了聯邦土地發展局(Felda)發展油棕種植園。

這油棕種植園項目始於20世紀70年代。在2000年,Felda Aring 10和11種植園項目把話望生(Gua Musang)- 瓜拉吉賴(Kuala Krai)高速公路到瓜拉格村入口處的森林徹底清除。

伐木總是大型種植園擴張的前奏,採礦活動也隨之而來。因此,瓜拉格半游牧獵民族生活被破壞的經典案例 – 無知與貪婪的決策者利用權力控制部落村民。

T_June19_301
瓜拉格村民如今暫住的臨時營地。

森林破壞可危害健康

原住民關注中心行政總監Colin Nicholas日前接受《星報》訪問時指出,瓜拉格村原住民曾強壯健康,但環境與生存地的破壞讓他們身體虛弱無力。

T_June19_308.jpg
原住民關注中心行政總監Colin Nicholas

他說,瓜拉格村的習俗地範圍包括瓜拉格、國家公園(吉蘭丹部分)和北部(靠近Pos Lebir),但大部分土地,即原住民的生存基地已轉變為伐木、種植園和採礦活動,他們被要求永久定居在瓜拉格村內。

 

“原來的習俗地近一半,特別是左側部分已被清除,如今為Felda油棕種植園的範圍曾經是他們捕撈覓食的地方。”據知受影響範圍約為10萬公頃。

Colin Nicholas表示,由於生活條件惡劣,瓜拉格村原住民的精神狀態也有所下降。“近十年來,人們一直在抱怨這些問題。然而這些事件的發生,源自於當局缺乏對原住民的責任和關心,”他說。

他補充說,死亡可能不是由一個因素引起的,而是可能是多種因素。由於目前的定居點不健康或不安全,他們深入森林居住,而只有在需要會見他人或將病人送往醫院接受治療才走出森林。

政府見屋沒供水供電

非政府組織Sahabat Jariah負責人Johan Halid表示,儘管向吉蘭丹州政府屢次投訴,但瓜拉格村面對的情況只有更惡化。

他說,政府為社區建造了混凝土房屋,但沒有水或電力供應;而農村發展部用300萬令吉在社區安裝了供水系統,但卻一天都不曾運作。因此,峇迪族人更喜歡待在臨時帳篷裡,靠近水源。

長期在瓜拉格提供原住民協助的Johan表示,近年來,隨著該地區鐵礦的開採,當礦工在開採時使用某些化學品進行爆破時,污染情況變得更加嚴重。

“瓜拉格村附近目前的鐵礦有州政府批的特許經營權,直到2023年。儘管該礦場所持有的環境部許可證已過期,但仍進行採礦和爆破。原住民向州政府提出了很多抱怨,但沒有人關心。”

T_June19_305
一名峇迪族小孩在避難所內因發高燒而冒汗。照片:馬新社

洪水災難影響身心健康

實際上,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在2011年至2012年間,進行原住民土地權利調查時,將瓜拉格村選為10個“代表性”案例研究之一,以突出馬來西亞的原住民情況。

在2014年至2015年間發生的吉蘭丹洪水災難,對他們造成了極大的影響。這不僅僅是在獲得清潔水面對問題,他們的身心健康迅速下降,從未真正恢復過來。

隨著他們習俗地持續遭到破壞,峇迪族的日常卡路里攝入量和所有其他營養需求的能力也急劇下降。他們開始失去自主權和尊嚴。2015年後,身心健康狀況下降尤為明顯。

沒有完整的資源基礎來維持生存需要,沒有能力實踐他們的傳統生活方式,沒有完全控制他們的生活,他們就會營養不良,體重不足和抑鬱,身體抵抗力進而下降。

原住民關注中心認為,由於瓜拉格村村民的抵抗力很低,許多疾病 – 無論是肺炎還是肺結核,甚至是腹瀉 – 都可能是致命的。

T_June19_304
兩名人類學家—Krik和Karen Lampell Endicott在20世紀70年代和2004年,在瓜拉格社區進行長期實地考察,並由原住民關注中心於2012年出版其觀察報告《The Headman Was a Woman: The Gender Egalitarian Batek of Malaysia.》。此書記錄了一個高度平等的狩獵採集者社會的性別角色,並深入了解人們為什麼需要健康的森林來茁壯成長。

瓜拉格,一個快速消失的部落

Sahabat Jariah的Johan Halid表示,西馬半島約有2000名峇迪族人,此族群是所有西馬原住民族中最原始的,而住在瓜拉格村的峇迪族人生活情況是最糟糕的。

“他們是文盲,長期營養不良。而住在Aring Lima,即距離瓜拉格村兩小時車程外的峇迪族人則生活狀況較好。”

他說,馬來西亞國民大學(UKM)在瓜拉格村周圍的河流採集了水樣本進行調查,發現水中含有金屬、砷和化肥中的化學物質。據說爆破成分是在村莊的水源附近加工的。

曾在彭亨州峇迪族社區居住所的環境保護主義者林澤偉(Lim Teck Wyn)表示,峇迪族大多分散在吉蘭丹州、彭亨州和登嘉樓州。因峇迪族是獵人和食物採集者,以致難以數算實際的人口數量。

“男人們往往會從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個地方去打獵幾天,”他說。

麻疹奪命不應該

《當今大馬》報導,前衛生部長S Subramaniam認為,在這個時代,馬來西亞人不應該死於麻疹。他在面子書上評論了峇迪族社區的疾病。

“衛生部表示,瓜拉格原住民的死亡可能是麻疹造成的。我們大多數人都知道,麻疹往往是一種自限性疾病,即在大多數情況下,只需要在積極治療可治愈。”

此外,根據衛生部長祖基菲里表示,瓜拉格的疫情肆虐以來,衛生部目前共接獲了112宗相關病例,其中正式死亡病例為3宗,但非官方的死亡病例則有15宗。最新案例是一名2歲6個月大的男童,死因是感染麻疹並發症。

瓜拉格185名名居民中的170人已進行體檢。另外,警方在法醫隊的協助下已從瓜拉格移出12具遺骸,並送往話望生醫院進行解剖鑑定死因。

T_June19_306

新聞來源: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9/06/18/disbelief-after-measles-identified-as-the-cause/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center-for-orang-asli-concerns-coac/kuala-koh-deaths-non-recognition-of-rights-the-root-cause/2384927524884493/?fref=mentions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9/06/17/health-minister-disease-affecting-kampung-kuala-koh-is-measles/#cxrecs_s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9/06/11/expert-destruction-of-forest-linked-to-decline-in-health/#CA8sVrdMstPQLf8K.99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9/06/11/a-tribe-thats-fast-disappearing/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