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櫚油:馬來西亞嚴厲打擊後的其他選擇?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Emma Charlton

減少棕櫚油的生產行之不易。

這是一個與科學家爭議越來越激烈的議題,科學家稱棕櫚油生產正在威脅熱帶生物多樣性,大片雨林被砍伐以便為油棕種植開闢道路。

在過去20年裡,超過350萬公頃的印尼語馬來西亞森林遭到破壞,80巴仙的人猿棲身地遭到摧毀。如今剩下不到12萬數量的它們,已被列入世界自然基金會“極度瀕危”的名單中;大象、犀牛和老虎也面臨風險。

palm02
人造黃油、巧克力、洗髮水、肥皂等,這些只是我們日常使用的含棕櫚油成分物品的一部分。圖: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油棕櫚工作組(IUCN Oil Palm Task Force)

如今,身為世界第二大棕櫚油生產國的馬來西亞,表示不會允許進一步擴大種植園,但這是否真的可以實現?可有更好的替代方案?

減少棕櫚油的生產行之不易。雖然徹底禁止或限制生產有利於環境和促進生物多樣性,但往往忽略了培養當地社群的社會與經濟利益。

棕櫚油生產的倡導者說,與其他作物相比,棕櫚油生產的原因之一就是其土地利用的效率。研究表明,隨著人們對植物油需求的持續增加,棕櫚樹生產食油方面,效果比油菜籽或大豆等其他作物好6至10倍。

甚至環保人士也表示,抵制棕櫚油所得到的好處更少,皆因替代品可能同樣具破壞性。

蘇門答臘人猿協會(Sumatra Orangutan Society)在其網站說:“如果企業轉換替代品,則需要犧牲更多的土地。”

“我們需要做的是,確保以盡可能不具破壞性的方式種植油棕樹,棕櫚油不需要犧牲生物多樣性的森林而種植。”

雖然開發油棕園所造成的全球森林采伐不足0.5巴仙,但在熱帶地區,這一數字可能高達50巴仙。根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油棕櫚工作組(IUCN Oil Palm Task Force),在馬來西亞,從1972年到2015年,開發油棕園佔森林采伐的47巴仙。

palm03
圖: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雖然馬來西亞專注於限制作物並使其可持續發展是朝著正確方向的第一步,但有些人質疑政府主導的政策的有效度。舉例,印尼政府於2011年實施暫停措施,旨在保護原始森林並減少森林采伐,然而,一項研究發現這政策並沒有產生積極影響。(編按:點擊延伸閱讀報告

即便是“可持續”這個標籤也有爭議。根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油棕櫚工作組的說法,印尼和馬來西亞的認證系統有效性尚未得到評估,數據難以獲得。截至2017年,印尼僅有12巴仙的油棕種植園獲得認證。

雖然馬來西亞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表示,她希望所有現有的棕櫚油貿易商都能獲得100巴仙的馬來西亞可持續棕櫚油認證,但她也承認這將“具挑戰性”,因目前只有20巴仙的商家註冊,而教育生產商也是關鍵。

“我們將採取快速行動,希望能向種植業折解釋成為第一級或五星級標準棕櫚油操作的重要性。”

palm04
馬來西亞為世界第二大棕櫚油生產國。圖: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油棕櫚工作組。
palm5
圖: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油棕櫚工作組。

 

文章取自: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