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類水壩--另一個毀滅性發展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095_07102016_balehdamsr-pic01

一個承諾對環境與社會保全的國家,卻對另一個國家施以痛苦與破壞性的工程項目,《砂拉越報告》嘲諷地說,比起個人利益,這無疑是對地球更有價值。

挪威是公認的美麗國家,但與砂拉越和沙巴這森林寶石相比,其北方氣候限制了自然的多樣性。

與砂拉越相似,挪威也有石油和主權基金保護國家利益,然而多年投資於砂拉越最糟糕的破壞者,如伐木巨頭三林集團(Samling)和泰益瑪末家族集團砂州日光(CMSB)。

095_07102016_balehdamsr-pic02

如今,為完成砂拉越最痛心的(從雨林)沙漠化轉型計劃,挪威派出了致命的巨壩建造者——砂拉越能源局(SEB)挪威籍執行長托斯登(Torstein Sjotveit),與其友人和家屬互惠互利的,所獲收入實為震撼。

托斯登吹噓指在砂拉越建設的巨壩模式比其家鄉更有規模與益處。如果有,那就是他在砂拉越塑造了非凡的環境與社會破壞的模範——以及,身為沒有正義感的西方人幫助一個暴君,回報是得到上百萬美元的年薪。

095_07102016_balehdamsr-pic03
(設計對白)小孩們相信我,我會讓你富裕和快樂… 那是當我淹沒你的土地並乘船離開的時候。—— 托斯登如砂拉越的救世主,提出其“挪威水壩模式”為發展的象徵,然而挪威並沒有這般巨壩。

挪威本身已拒絕這類巨壩工程,尤其經研究與相較下,比起托斯登在砂拉越計劃的大型、破壞性建設,小型工程獲證實更經濟。

在托斯登接任為砂拉越能源局的執行長一職後,在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E)中的第一個發展項目是穆倫水壩,那是巴貢水壩後的另一個白象工程。

砂拉越政府耗資上億元建造巴貢水壩,毀滅無價的熱帶森林和破壞上萬人的家園,在工程結束超過10年後,至今仍有原住民未得到合理的賠償。

095_07102016_balehdamsr-pic04
托斯登漠視穆倫原住民的反水壩抗議行動。他比較知道要賺錢,且賺了一大筆。

儘管砂州政府給予受巴貢水壩影響而遭逼遷的原住民一個“現代、進步和繁榮生活”的承諾,但走一趟重置區雙溪阿剎(Sungai Asap),大部分巨壩難民仍住在那基建不完善的地方。

穆倫水壩,托斯登聲稱為當地本南族群帶來希望和進步,然而每一項的安排都是可恥的。

托斯登告訴世界他是如何不可思議的轉變穆倫本南社群的生活。然而事實是,受巨壩影響的多個本南家庭在水壩進出口設路障展開抗議行動的第77天後,因巨壩工程進入尾聲並進行蓄水程序時,全體抗爭人士遭逼遷。

095_07102016_balehdamsr-pic05
反穆倫水壩抗爭行動遭漠視。

穆倫原住民沒有獲諮詢或被通知已計劃的巨壩項目。這批天生的狩獵採集者被安排居住在“新模式”的混凝土長屋村莊,距離城鎮百里之遙,得依靠砂能源局承諾每個月補給的價值650令吉糧食,然而更多時候補給品不是少了,就是更少了。

儘管穆倫原住民是因巨壩而被逼遠離家園,遭安置在僅僅書哩之近的重置區,但在他們在新村莊卻面對水源短缺問題,且受限使用電源,一天僅有數小時可用,甚至面對糧食供應被中斷或影響而遭受飢餓的風險。

095_07102016_balehdamsr-pic06

那麼,關於換取無價木材和與上億巨壩投資相比的回報承諾——財富和賠償又如何了?

每個家庭僅得到砂拉越基本薪資的一半———約500令吉一個月——且在幾年後即將期滿而不再得到這份補償。

與托斯登的百萬元薪金相比,誰人真正的從資源豐厚的本南族習俗地中獲利與發展?

托斯登必須對整個侵犯人權的醜聞負責任。從穆倫水壩被計劃、至建設到完工的過程中,受影響的當地本南族對糟糕的重置計劃並不知情,直至《砂拉越報告》在穆倫巨壩聚水前的數星期,得到密件並公諸於世時,當地人和世人才知曉這個已默默在森林內竣工2年的秘密項目。

面對無法預計的危險

095_07102016_balehdamsr-pic07
受托斯登聘僱的挪威顧問公司揭露巨壩渦輪嚴重故障,然而砂能源局沒有更換或修理,反而試圖掩蓋真相。

由托斯登授權中國公司製造穆倫巨壩的渦輪發動機,儘管已有顧問公司檢查並通知當中渦輪嚴重故障,但他依然無視所有專家的警告和建議而決定安裝,並也試圖掩蓋這個實情。

在《砂拉越報告》公佈穆倫巨壩種種問題的秘密資料後,托斯登和其同事竟然試圖在現場修復故障的渦輪。然而專家表示在巨壩現場修復渦輪幾乎不可能的事,尤其不平衡的葉輪會導致搖晃和被切割,並會導致巨壩的渦輪安裝不穩定而造成大災難。

更加令人關注的是穆倫水壩位於巴貢水壩的上方,兩者之間是由世界第二高的壩牆以及70哩長的峽谷所隔離。一旦穆倫水壩發生狀況,其蓄水將漏斗式的直接湧入巴貢水壩湖中。

砂拉越政府所隱瞞的巨壩影響評估報告經《砂拉越報告》揭露發現,評估報告中關注的是在巴貢水壩後方建造穆倫水壩,帶來的災難危險是“極度的高”。

095_07102016_balehdamsr-pic08
如果巴貢水壩崩塌,洪水氾濫的範圍如圖所示——然而一而再的被砂當局隱瞞。

評估報告也點出當局是在巴貢水壩後才計劃建造穆倫水壩,因此當局已無法為巴貢水壩建立任何措施制止上游洪水沖擊帶來的影響。

然而所有的關注都沒有得到更進一步的訊息,尤其是《砂拉越報告》在不久前揭露巴貢水壩工程的主要缺陷——水壩主要表層並不穩固。

不過,托斯登在10月份即退休並回到挪威(或到另一個貪腐國家繼續牟利)。他清楚的明白其草率態度與馬虎管理若帶來不幸的結果,他也不會被問罪。

一切為了錢

095_07102016_balehdamsr-pic09
玩弄原住民。雖然挪威拒絕巨壩項目,但托斯登認為對砂拉越人民是最好的發展。

建造巨型水壩不會改善當地人民的生活,更甭談帶來發展。

巨型項目是將巨款轉進少數人的口袋。而這是泰益瑪末能以適當的“價錢”來吸引托斯登和其他外國與本地幫手共謀。

泰益瑪末從砂拉越的未來(自然資源)搜刮上億元來發展建設,但實際上並沒有真正落實其設想“工業發展”的主要計劃。而所謂的發展建設中,受惠的皆是泰益瑪末家族的多間建築公司、已壟斷砂州市場的水泥公司和電纜公司。

泰益瑪末和托斯登繼穆倫水壩後的發展項目是巴南水壩。然而受巴南水壩影響的居民甚多,眾內陸居民揭竿起義,設起路障營地反對水壩,最終導致阿德南為了州選而改變計劃。

過去兩年儘管有巴南內陸人展開反水壩抗爭,然而仍有伐木巨頭得到砂州政府的批准,包括三林集團進入內陸開採砂州僅存的自然資源,砍伐數百平方英里的森林,留下滿目瘡痍的景象。

如今,“現代化發展”(巨壩)已轉移至巴類(Baleh)。砂州政府在巴類面對的阻擾不多,反之卻有不少地區讓政治人物有機可趁的讓伐木密友進入採集與破壞。

請問,何來的提高砂拉越人民生活水準的“工業發展”?

泰益和其伐木密友採伐森林,破壞地球之“肺”,毀滅百萬計的物種和品種——大部分未被科學家發現,更不用說調查。這個行為消滅地球上的遺產,將之轉為火柴、複印紙和包裝紙,最終滿足泰益瑪末的貪婪慾望。

給當地人民的好處?零。森林被毀了,河流被污染了,魚群死了

095_07102016_balehdamsr-pic10
這是留給當地人民的前所未有的家園。

為發展快速侵蝕與破壞地球的廣闊油棕項目,泰益和其繼承者阿德南進口數十萬外國勞工,大部分的權益都被榨取。

如今,在泰益瑪木的蘇聯式“快速現代化計劃”的最終階段是在砂拉越建造超過12座巨型水壩,提供大量的電源吸引全世界最骯髒的工業進入砂拉越投資與發展,並帶著上百千的外國勞工參與服務,進而為其家族帶來巨大的財富。

事實上這是過時的願景且並不會帶來收入。這些投資沒有必要且為砂拉越帶來不必要的連串的社會與環境問題,更不曾會為砂拉越人民帶來需要且應得的便宜電源。

然而,若撇掉泰益瑪末與家族和朋黨如托斯登,在各項發展中榨取民脂民膏,賺取最大的利益之外,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尚是不錯的發展。

原文:Sarawak Report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