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棕櫚企業:種植特許範圍為國家機密

sabah-oil-palm-aerial

印尼土地與空間發展部長Ferry Mursyidan Baldan在可持續棕櫚油圓桌協議官方函件中指出,棕油企業有權利公開其種植地定位地圖。可持續棕櫚油圓桌會議這2年半來致力提倡馬來西亞與印度尼西亞分享種植定位地圖,惟其公開資訊的合法性引起爭議。

儘管油棕種植企業公司會反對透明制度,可持續棕櫚油圓桌協議印尼種植聯誼會主席Edi Suhardi仍對該宣佈甚感驚喜。

一年前,印尼農業部農園總署長Gamal Nasir的函件中指出公開定位地圖是違法的,除非,該油棕種植企業公司被吊銷執照或被取代。油棕種植業界不認同公開種植地定位地圖的做法。

Edi Suhard 不認同公開定位地圖會違法的說法。

去年12月,Gamel Nasir 表示印尼宣佈公開種植定位地圖,卻因“國家公開定位地圖的合法性”而將馬來西亞排除在外。Edi Suhardi認為印尼不該有“雙重標準”。

馬來西亞種植業者表示有意義公開種植定位地圖,惟顧慮此做法會違反《1972年馬來西亞官方機密》條例。 馬來西亞棕櫚油生產商―KL Kepong集團總經理Roy Lim Kiam Chye表示,“不許公開發佈定位地圖除非內閣通過。”

“馬來西亞法闡明,並不允許公開種植定位地圖於大眾。馬來西亞法超越可持續棕櫚油圓桌會議。”聯合種植總監Bek-Nielsen亦如是指出。

馬來西亞自然協會主席 Balu Perumai表示,“這是俱有爭議性的。馬來西亞官方機密條例僅涵蓋官方文件和安全領域,與種植地無關聯。”

馬來西亞森林專家兼社運成員林澤偉表示,“私人土地並不在該法令的範圍之內。我認為公開種植定位地圖未受法律限制。”

草根(Grassroots)咨詢顧問吳安德魯則表示,“為何保持沈默並含糊帶過?很明顯種植地位是國家機密,但是卻被可持續棕櫚油圓桌協議提出來。”

早在2013,可持續棕櫚油圓桌協議致力呼籲種植企業包括棕櫚油提煉商、零售商、銀行和非政府組織公開種植定位地圖,唯,企業公司擔心該做法弊大於利。

Edi Suhardi 則認為公開種植定位地圖可阻止種植業的破壞行為和剝削原住民土地,也可以阻止金錢賄賂或虛報土地賠償等問題。

“企業公司將面對制裁,若原住民向警方報案或非政府組織介入。”

Aidenvironment 亞太執行長 Eric Wakker 表示,“他們在乎其合法性。我想,那是因為他們畏懼我們或綠色和平組織採用定位地圖來做證據。”

可持續棕櫚油圓桌協議所提出的政策條例包括禁止破壞生態與社區保護區、原始森林和墓地。馬來西亞與印尼開發土地特許權違反了可持續棕櫚油圓桌協議的政策條例。

在馬來西亞,公開種植定位地圖是俱有爭議性的。

大眾可透過不同方式取得數據,一小筆費用即可獲得土地範圍地圖。任何人可申請並透過地形圖取得馬來西亞地區。谷歌透過其街景服務獲得批準。非政府組織也善用谷歌地圖進行工作。谷歌也提供了創建應用程序服務。

而馬來西亞官方機密法闡明,唯一可公開棕油特許權範圍的地圖需在部長的批準之下。馬來西亞官員無權執行。

馬來西亞種植與原產業部部長道格拉斯烏佳並未對此作出回應。

可持續棕櫚油圓桌協議外展協調員表示Stefano Savi表示,“在馬來西亞,沒有任何報道是關於公開種植定位地圖是違法的。”

“我們正籌劃組織,擬案並提呈至內閣,向馬來西亞政府尋求意見。”他補充。

新聞來源:Mongaba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