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非法燒林 — 是誰點的火?

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上月均遭受了16年來以來最為嚴重空氣污染。此次環境危機爆發,是由印尼蘇門答臘島上的森林大火產生大量煙塵霧霾所致。棕櫚油行業運用非法燒林方式清除雨林,以便大肆開發棕櫚油種植園。這一種完全忽略生態環境的種植模式,直接威脅到印尼周邊國家的空氣質素。

印尼作為空氣污染源頭,指責大火是由部分新加坡及馬來西亞旗下的棕櫚油企業引起,因此責任在於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而被霧霾困擾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則強調,印尼政府沒有嚴格管控及懲處在該國屢屢發生的非法燒林行為,才導致放火燒林的行為猖獗。

在森林大火引致的嚴重霧霾之中,殘留了挖泥機 開發泥炭地以種植棕櫚油的鐵證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在森林大火引致的嚴重霧霾之中,殘留了挖泥機 開發泥炭地以種植棕櫚油的鐵證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印尼與新加坡、馬來西亞互相推卸責任
出於各國壓力,印尼政府於本月初採取了人工造雨的方式滅火,火勢才受到初步控制,最污染的日子對印尼周邊國家而言看似已經過去,但這場「責任誰屬」的遊戲卻仍未結束。與其互相推卸責任,是否更應將焦點放在如何杜絕或減少同類事件再次發生?

在 1990 年至 2010 年短短 20 年間,蘇門答臘島的熱帶雨林面積消失了 36%,而種植業的迅速發展成為雨林消失的主要原因。印尼目前已有大約 100 萬公頃的林地,即相當於 127 個香港島的面積用作發展棕櫚油種植,但印尼政府仍預備進一步剔出180萬公頃的森林,以滿足該產業的快速擴張。

綠色和平的調查小組正身在印尼森林大火重災區,實地調查起火災對當地居民及動物棲息地的影響。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的調查小組正身在印尼森林大火重災區,實地調查起火災對當地居民及動物棲息地的影響。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焚燒林地這一種破壞性的耕作方式因為操作簡單、成本低廉而被普遍採用。由於絕大部分的焚燒行為都發生在儲碳能力很強的泥炭地雨林,焚燒過程中會釋放大量的溫室氣體,印尼也因而成為全球第三大溫室氣體排放國。而長期使用焚燒耕作的方式會讓泥炭地雨林更趨易燃,火勢更難以控制,隨時迅速蔓延到周邊的天然林區域,殃及無辜。

印尼是全球棕櫚油第一生產和出口大國, 而中國和中國消費者們則是印尼棕櫚油產業的第三大客戶。作為全球最大的棕櫚油貿易商的豐益國際集團 Wilmar,其位於中國的加工廠在 2012 年合共進口了 80 萬噸棕櫚油和棕櫚仁油,其中有 55% 來自印尼。使用這些棕櫚油製成的產品,有多少會送到我們的跟前?

棕櫚油在生活中無處不在
棕櫚油在生活中無處不在,出現在各種食品(烹飪植物調和油、朱古力、餅乾、薯片、即食麵甚至寵物食品)及各種生活用品(洗頭水、面霜、化妝品、牙膏等多不勝數)之中。在大型超市的貨架上,大概每十件產品裡就有四件產品含有棕櫚油。

由於需求的持續增長,棕櫚油的市場規模持續擴張,在種植過程中產生的環境問題也越趨嚴重。這次空氣污染危機只是冰山一角,只要全球消費者對棕櫚油的需求不減,非法焚燒、霧霾圍城的事件將再三發生,導致雨林持續消失,蘇門答臘處、紅毛猩猩等瀕危動物最終難逃邁向滅絕的道路。就如同非法木材和野生動物貿易一樣,只要需求和貪婪不減,殺戮和犯罪就不會停止。

不可持續的需求和供應鏈是一個惡性循環
這個惡性循環最終會導致氣候變化進一步惡化,自然災害日益頻繁和氣候難民的苦難。印尼的雨林和僅存不足 400 隻蘇門答臘虎的命運,很大程度上都受到我們的消費方式和力量的影響。作為消費者,我們有權利也有責任向相關企業提出要求,讓企業為我們提供「零毀林產品」,即指確定並非靠破壞森林得來的產品,為守護雨林及瀕危雨林動物獻出一分力量。

Published by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