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認證 邁向永續

L1_MTCC_Cover_700_467_c1

愛護資源、節省用紙,這些話大家從小聽到大。雖說動作小但力量大,將木材資源系統化,並以永續的方針經營,才是生態維護的唯一方法。

馬來西亞主要出口的天然資源:一是石油、二是棕油、三就是樹桐,也就是說馬來西亞第三大主要經濟來源就是樹桐。全球針對石油的課題已經談了好幾十年,但對於森林、木材資源的管理及教育,卻遠遠跟不上時代的腳步。

L2-3_DSC_0065_450_670森林資源的開發,絕不僅僅是因為一棵大樹的倒下而需要數十年來重新生長,而是從以樹木為家、為生長、為覓食的各種動物,到以森林為生活依賴的完全生態破壞。它造成的或許是一個生態環境的消失,更可能是幾個稀有物種的滅絕,影響之大,難以預估。

「馬來西亞在全球一直都被認證為多元物種豐富的環境,這無疑是熱帶雨林環境所帶來的優勢與驕傲。」馬來西亞木材認證理事會(MTCC)首席執行員楊天光同樣指出,但也由於依賴經濟成長的必須,這個有限的條件不斷地受到威脅。為了搶救這屬於大家的資源,人們必須醒覺。

「森林的開發必須有效地進行管理!」他強調公民意識的崛起讓很多公共議題受到關註,而自然的保護更是一大主流。人們必須意識到自然森林不能毫無節制地任意開發,而全球尤其在歐美落實的森林驗證認可計劃(PEFC),更是必須在國內積極落實。

不過,保護森林並不表示限制木材原料的開發,而是在開發過程中,進行妥善地管理、分批、監督及照顧,讓同一個區域中森林重新種植的速度,跟得上開發的腳步。這對無論是環境的平衡及生態的遷徙,都有了較為友善的管理機制。

我國僅1/3雨林受驗證

經過認證的家居產品或許價格高了少許,但對於生態的永續維護絕對是無價的。
經過認證的家居產品或許價格高了少許,但對於生態的永續維護絕對是無價的。

馬來西亞木材認證理事會在1999年1月開始運作,成立目的在於推動一項讓業界自願參與的國家木材認證機制,國內稱之為MTCS,即「馬來西亞的木材認證機制」(Malaysian Timber Certification Scheme)。理事會由木材產業、學術及研究機構、非政府組織和政府機構代表所成立,MTCS進行的兩種類型的認證:森林管理認證(FMC)及產銷監管鏈認證(CoC),並再委任更獨立的第三方針對FMC及CoC進行評估,以國際森林驗證認可計劃為標準進行驗證。

首先第三方將針對森林管理單位(FMU)裏的森林管理作業方式及過程進行突擊檢查,確保有關作業方式遵守開發的次序、速度、保護等過程,方可通過森林管理認證。

進而到產銷監管鏈認證則是委任第三方審查製造商、出口商在所有過程中使用的全部木材產品,都是取自於通過森林管理認證的森林,才能在最終產品上取得認證。

為什麽需要木材認證?

馬來西亞木材認證理事會首席執行員楊天光強調,森林驗證認可機制全面化從森林的管理開發,到產品的製作過程都仔細完整,務求讓資源的開發及使用更有效管理。
馬來西亞木材認證理事會首席執行員楊天光強調,森林驗證認可機制全面化從森林的管理開發,到產品的製作過程都仔細完整,務求讓資源的開發及使用更有效管理。

「為什麽我們要如此勞師動眾來進行木材認證?首先針對八九十年代開始,熱帶森林的嚴重退化及濫伐問題,於是國際間就發起抵制熱帶木材原料的呼聲;漸漸地發展出持續性森林管理的機制,希望木材相關業界在使用大自然的同時,也主動維護生態的平衡。」楊天光笑說,而理事會的工作並不只是單方面下達命令,必須通過國際森林驗證認可計劃對理事會發下的認可守則,針對天然林及人工林的標準進行檢驗,而這個守則,理事會及各企業也必須嚴格每5年重新進行審核。

「截至今年4月的資料,我們雖成功邀請多達330家木業公司參與,並有141家公司採用森林驗證認可計劃的標誌,但多數還是針對出口的項目,本地使用仍較少。」這是因為歐洲國家如丹麥、英國、德國、芬蘭、比利時及瑞士等各國政府,針對公共採購的決議、歐盟生態標籤認證(EU Ecolabel)、歐洲零售環境可持續性發展守則(European Retail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Code)的推動而造成的影響。

另外像是澳洲、意大利、加拿大、新加坡、美國等國家,包括我國,針對綠色建築(Green Building)的標準,也必須採用符合認證機制的木材原料。

那麽時至今日,我國對木材認證計劃究竟執行了多少?楊天光說明,「共有10個森林管理單位,鑑證了多達465萬公頃森林驗證認可計劃的自然森林。」他旋即嘆道,這僅僅在馬來西亞熱帶雨林的版圖中只佔了約1/3的大小。

談到全球森林驗證認可計劃的落實,他更無奈道,其實只有9%的森林獲得認證;而全球工業原木供應當中,也就只有26%獲認證。就目前情況看來,森林驗證認可計劃確實還有一段很漫長的路要走。

改變要從消費者開始

L2-3_IMG_6690_515_343「廠家參與進行認證的工作確實是比較耗費成本,但對於森林與生態,卻是絕對無法用金錢來進行衡量的。」楊天光語重心長地說,看到一座被開發的森林,往往失去的不只是樹木本身,還包括各種賴以生存的生態系統,有時甚至大大影響了本來以森林為天然資源供給的原住民朋友。

「或許有些人認為,透過法律的途徑去強制執行木材認證會是很有效的做法,但這將對依賴木材產業的三十多萬人口造成重大影響,對於經濟的維持也會造成問題。」楊天光強調,唯有從道德的角度出發,教育消費者了解產品、了解來源,主動選擇支持永續的產品,進而影響商家、工廠的意願來改變市場的循環,才是真正達到永續計劃的重要指標。

近幾年資訊的推廣逐漸強化,因此企業的文化及形象也成為消費者購買產品意願的指標,而楊天光希望各大木材相關企業能夠正視這項趨勢,讓消費者有機會選擇對環境更友善的產品。

L2-3_IMG_6685_515_343
國內外已有不少商家積極參與森林驗證認可機制,並且將辨識標籤明顯出示,讓消費者更容易能夠選擇對環境友善的產品。

他認為,雖然表面上這項工作看似繁雜勞心勞力,但通過森林管理可得到國際認可,當消費者選擇商品意識成熟後,更擁有符合市場要求、提高競爭的優勢。同樣的,認證後的產品也直接成為可出口全球的市場產品,並獲得旗下產品的監管條件,以及妥善的風險管理,比起非認證的企業,整體上都有更具優勢的未來潛能。

購買前先了解產品

「所以我們當前的任務有主要兩個方向,一是將木材認證的機制進行推廣,讓更多消費者了解它的重要性;二是持續與各廠商溝通,增加進行木材認證的意願及在國內產品標註認證。」他指出,目前MTCC的官方網站www.mtcc.com.my已詳細列出國內通過認證的企業名單,消費者在購買木製商品時除了可註意森林驗證認可計劃(PEFC)的標誌,也可以上網了解各企業的推動進度。他強調目前持續鼓勵企業加入這個永續的理念之余,也希望消費者用自己的知識與權力,提升市場產品的理念及品質。「每個人都要有勇氣問自己,是否已準備邁向更好的未來,地球、人類、生態與資源都這循環中,唯有貫徹永續的理念,才是迎接未來的重要契機。」

新聞來源:東方日報

短評:

無可否認的,我國木材認證協會採用PCFC木材驗證認證算是一項進步 (合法性與環境考量)。然而,該認證的社會準則被批為軟弱無力的,即沒有認真處理伐木執照與當地社區糾紛的問題;被認為是一項妥協與社會不可持續的準則。並不為我國社會非政府組織(Social NGOs) 所認同,馬來西亞木材認證協會的此項措施,顯然只是為了滿足西歐市場的要求。而且,執行時仍有許多不足之處,例如在半島馬來西亞許多州政府所屬的森林林地,被過度開發,卻仍然持有檢驗的準證。即便如此,PCFC還是不為砂州的木材業普遍接納。馬來西亞木材認證理事會首席執行員楊天光 每每告訴砂拉越的非政府組織說,他來自砂拉越的尼亞石山小鎮週邊都是長屋。他說,他理解長屋人民。然而遺憾的是,自他任職於MTCC的多年來,卻沒有協助及考量長屋居民的要求,以制定更具社會可持續的認證準則!而我國的木材認證明顯的是為木材業者服務的。所以,社會非政府組織已於2008年,退出了其諮詢的程序,不反映平衡的社會考量,所以其認證在國際市場上,並不擁有良好的信譽,例如Forest Steward Council, FSC 的準則。

Published by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