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間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已將350萬公頃森林變為油棕櫚樹林

棕櫚樹的種植面積以每年7%的速度在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擴展

1975-2009年馬來半島油棕櫚樹的種植面積和森林面積(公頃)
1975-2009年馬來半島油棕櫚樹的種植面積和森林面積(公頃)

1990到2010年間,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和新幾內亞約有350萬公頃(870萬英畝)的森林變成了油棕林。這項綜合評估數據是由棕櫚油可持續發展圓桌會議(RSPO)發布的。

這項研究是由一組來自世界各個國家不同組織的科學家們共同完成的,其結果都展現在他們的7篇學術報告中。報告估算了棕櫚林在以上三個國家的擴張所導致的土地使用和溫室氣體排放量的變化、評論了由棕櫚產業對社會和環境所造成的影響、預測了該產業在這一地區的增長趨勢、並且提出了計算排放物和泥炭地碳儲量的詳細方法。

這項研究發現沒有收到關於油棕林的那套說辭的影響,它指出了被改造成油棕林的制備種類,例如,37%的油棕林是有森林改造而來的,但是這當中只有4%是原始森林。Tropenbos International(荷蘭熱帶雨林保護組織)的成員Petrus在其論文中列出了被改造森林的詳細數據:

所有被改造成油棕林的森林中,包括開發的和未被開發的、山地森林和濕地沼澤森林,在這一時期的統計數據顯示,巴布亞島(新幾內亞島舊名)所占比重名列前茅(61%: 33,600 公頃),沙巴(62%: 714,000 公頃),巴布亞新幾內亞(54%:41.700公頃),加裏曼丹(44%:1.23 Mha),沙撈越(48%:471.000公頃),蘇門答臘(25%:883.000公頃)和半島馬來西亞(28%:318.000公頃)。

實際上,建造油棕林在森林破壞中所占的比重近年來正在上升,已經從2001到2005年的百分之二十上升到了206到2010年的百分之三十六(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這一數據是百分之四十八)。然而鑒於早年間油棕林的擴建,這一數據並不該令人十分吃驚。然而,森林並不是油棕林擴建的首要受害者:更大面積的油棕林是由農林和橡膠作物改建而來的。這種情況在蘇門答臘(59%)和馬來西亞半島(44%)尤為常見。

1112indonesia600

圖表總結了印度尼西亞的蘇門答臘、加裏曼丹和巴布亞島(上圖)以及馬來西亞半島(下圖)的土地使用變化情況。左欄:油棕林出現之前的土地使用情況(左下角是油棕林的年增加總量)。中欄:森林改造之後的土地使用情況(左下角是油棕林的年增加總量)。右欄:兩個五年期間土地使用情況的變化。
圖表總結了印度尼西亞的蘇門答臘、加裏曼丹和巴布亞島(上圖)以及馬來西亞半島(下圖)的土地使用變化情況。左欄:油棕林出現之前的土地使用情況(左下角是油棕林的年增加總量)。中欄:森林改造之後的土地使用情況(左下角是油棕林的年增加總量)。右欄:兩個五年期間土地使用情況的變化。

被改造的森林大多是開發過的原生低地森林。這種趨勢的原因很簡單:這種森林在木材已經開采過之後對於開發者來說經濟回報奇偶很低了,但是把它改造成油棕林卻會有很好的收益。此外,相比於山地森林來說,低地森林更適合開發,便於接近。

大面積的草地和矮樹林也被改造成了作物林,特別是在加裏曼丹。這些區域也曾是森林,但是由於1982-1983和1997-1998年的厄爾尼諾現象所引起的火災,它們才變成了草地和矮樹林。

研究發現,遭到改造的泥炭地面積相對較小—只有大約15%的油棕林是由泥炭地改造而來的—但是這項改造使得溫室氣體的排放不成比例,因為泥炭地的流失導致了大量的碳元素進入大氣層。

“截止到2010年,泥炭地上的棕櫚林占到了棕櫚林總面積18%,但是泥炭火災和氧化的排放物卻占到了工業化棕櫚林種植總排放量的大約64%(每年1180萬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1990到2010年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泥炭地上油棕的種植情況
1990到2010年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泥炭地上油棕的種植情況

研究者們指出,種植作物後的泥炭地排放物大幅增加,從20世紀90年代每年260萬噸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增加到了2001-2005年的560萬噸,在2006到2010年,這一數據又增加到了880萬噸,其中緣由便是可開發的低地森林越來越少,所以人們對泥炭地的開發越來越多。

然而研究表明,森林退化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比棕櫚油生產過程中排放量要大。

“在印度尼西亞,土地使用過程中產生二氧化碳的最大來源便是森林退化(40%),不管是因為伐木而從未被開發森林轉化為已開發森林還是因為野火而從已開發森林變為灌木叢,”世界野生生物基金會的Timothy J. Killeen和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交易商—豐益國際的員工Jeremy Goon在一篇綜述中寫道:“2006至2010年,由於用地的變化和泥炭地氧化而導致的溫室氣體排放量顯示,在印度尼西亞,棕櫚油產業導致的排放物占所有用地方式所導致的總排放量的16%,在馬來西亞,該數據則為32%。”

但是,溫洛克國際組織的員工Nancy L. Harris在其領軍研究的一篇論文中表示,長遠來看,棕櫚油產業對森林的影響和溫室氣體的排放都會增加。Harris認為,假設棕櫚油產業像現在這樣擴張下去,截止到2050年,該產業二氧化碳的凈排放量將達到152億噸。排放量的攀升主要會是棕櫚林在泥炭地和熱帶雨林地區擴展的產物,特別是婆羅洲,蘇門答臘島和新幾內亞。但是中止泥炭地的改建,把重點放在增加產量上則會使排放量較現在的運作方式減少一半。在以上地區暫停、並且逐漸終止泥炭地天然森林的改建則會幫助我們實現零排放。與此同時,繼續增加油棕林的面積,使其產量翻倍。

後者有助於避免對社會和環境的不良影響,這些影響在國際濕地組織成員Arina P. Schrier-Uij和其他非營利組織的研究者共同發表的論文中就曾提到過。該論文還指出,降低排放量的最簡單途徑就是阻止將泥炭地改建為作物種植園的行為。

總量是指每年由於土地使用變化(LUC)和泥炭地流失和改建造成的氧化而產生的地上碳排放(AGC),該數據已根據碳排放的來源分層顯示;該數據不包括泥炭火災造成的碳排放,原因是不同地表狀態的火災數據不足。
總量是指每年由於土地使用變化(LUC)和泥炭地流失和改建造成的氧化而產生的地上碳排放(AGC),該數據已根據碳排放的來源分層顯示;該數據不包括泥炭火災造成的碳排放,原因是不同地表狀態的火災數據不足。

總之,這一系列論文提供的充分數據反映了世界幾大棕櫚油出產國在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油棕種植情況。 它們還提及了棕櫚林擴張的影響:溫室氣體排放、地表下沈和洪水災害、生物多樣性減少、火災風險增加、生態系統紊亂以及對附近居民的影響。

棕櫚油圓桌會議(RSPO)稱,以上論文的目的是“為棕櫚油圓桌會議持續進行的一個關於溫室氣體排放和棕櫚油的討論提供信息”。

“希望這些論文能夠引發一場政策制定者、專家學者和普羅大眾廣泛參與討論。”

棕櫚油圓桌會議(RSPO)溫室氣體第二研究小組技術部的報告
棕櫚油圓桌會議(RSPO)溫室氣體第二研究小組技術部的報告

這些圓桌會議觀察員們期待已久的報告就在這次於11月11-14日在棉蘭舉行的年度會議之前發布了。棉蘭位於蘇門答臘的印尼島。棕櫚油圓桌會議旨在通過建立社會和環境標準來引起人們對棕櫚油的持續關註。

新聞來源:Mongabay

Published by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