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嚴重低估轉換成棕油種植區的泥炭地的碳排放

翻譯:江雪

kalimantan_0034
排水道直達印尼加里曼丹中區的泥沼地森林。

根據一項新的報告,聯合國跨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大幅度地漏報東南亞泥炭地枯竭所造成的碳排放量,以讓位給油棕種植。

早前,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UM)環境研究院和科學工作者關懷聯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UCS)的研究人員于本月在《環境研究快報(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上發表了他們的發現,地下水位深度可作為測量在枯竭的泥炭地上種植導致的泥土-碳流失量的媒介。泥炭是一種耗時數千年才形成的物質,密集而濕軟,擁有大量的碳儲存。

根據該報告,泥炭森林佔東南亞約25萬平方公里,大約是一個密西根州的大小。作者們寫道,在過去15年,越來越多的泥炭森林被清除、被枯竭、被焚燒以種植新的棕油和作為紙漿原料的樹木。這使得泥炭層上層暴露在氧氣之中,導致碳分解並散播到大氣層中,進而致使全球暖化。印尼是繼美國和中國之後,第三大的碳排放國,就是因為其泥炭地的轉變。

過去的一項研究發現,泥炭地雖然僅覆蓋地球陸地面積的大約2%-3%,但它們存儲了全球大約四分之一的土壤碳——這幾乎等同於等於整個大氣層所能負荷的碳總量。為了維持更多的碳處於地下,許多購買源自泥炭森林的商品的公司,必須將問題最多的棕油排除在其供應鏈外,以減少其自身的碳足跡。

因全球暖化而造成的氣候變遷,也導致了泥炭地的自行乾枯,形成「惡性循環」——泥炭地的焚燒導致氣候變遷,當泥炭地乾枯,這又反而助長了碳的流失。

kalimantan_9064
印尼加里曼丹中區的泥炭沼澤地。

UM和UCS的研究人員確立了地下水位下降和碳流失攀升的關係,意味著地下水位的監測能夠幫助各公司更精確地測量出從他們購買的,和運用在自己產品或作業中的棕油所排放的溫室氣體。

為獲取泥炭森林破壞所導致碳排放的估算,研究人員從已發表的研究中匯整出數據,評估建立在泥炭地的熱帶種植區的地下水位深度和碳平衡,然後比較兩組碳流失的測量:沈澱和質量的平衡。

為找出沈澱率,他們不僅觀察土地下沉的幅度,也研究了種植區土壤內的碳儲存量。然而,作者們認為光是如此未能呈現出某處泥炭森林的枯竭,將為全球暖化帶來多大影響的全貌。

因此,研究人員還在碳收穫(如新的植物物質被添加到泥炭地)和碳耗損(如土壤 – 碳排放)平衡的基礎上,使用質量平衡模型來估算碳排放。這讓他們得以將二氧化碳和甲烷兩項因素納入他們的預測中。研究人員說,這將為泥炭森林轉換成棕油種植區導致全球暖化的潛力帶來更精確的評估。

研究人員發現,以70公分深度的枯竭為單位來計算,每一年每公頃的碳耗損量大約20噸——這幾乎是聯合國IPCC所估算,因油棕種植而導致的每年每公頃12噸排放量的兩倍。

然而,UM的金柏麗•卡爾森(Kimberly Carlson)表示,需要更多的研究以完全調和她團隊的調查結果和IPCC的估算。卡爾森在一項聲明中指出,「雖然我們的計算獲利於一組令人振奮的新數據,
利用一個令人興奮的新集公佈的數據中,但由於對熱帶泥炭地嚴重缺乏研究,意味著對種植系統導致泥炭-碳耗損的估算依然是不確定的,且經常是奠基於假設而非實際測量」。

UCS的拉伊•古德曼(Lael Goodman)在一項聲明中表示,減少泥炭地排放溫室氣體的唯一可行方法,就是避免棕油種植擴展到完整的泥炭森林。

古德曼說,「我們的發現加強了這樣的想法——鑑於其對全球氣候的影響,應該不惜一切避免使泥炭土枯竭」。

新聞來源:Mongabay

Published by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