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手的性別議題:亞馬遜的經驗之談

55

一個新的研究顯示我們對於生活在亞馬遜的人們,在性別關係上存有巨大的知識落差;而在草根,一個顯著的變化正在進行中,當地的婦女開始有組織性地強化自己的地位。

在巴西的Para州,當地的獨女在過去30年來極大幅度地增加了他們在鄉區工人工會的參與,從1970年代只有3%會員是女性到2006年,已有近半的會員都是女性。

在厄瓜多爾,Huaorani女性成立他們自己的原住民婦女協會以爭取她們的利益。

九個在巴西的州屬的婦女創造了一個集體的微型企業網絡,以爭取獲得非木材森林產品,如巴巴蘇堅果(babassu nuts)以進行銷售。

這些故事都被國際森林研究中心(CIFOR)所記載,用以研究亞馬遜的性別與森林關係的文獻,而且這些都並非單獨的個案。

一位在佛羅里達州大學的拉丁美洲學及人類學教授瑪麗安史敏克(Marianne Schmink),以及此研究的其他作者也都確認了這些女性持續在許多地方性的組織及工會,通過不斷的遊說工作而獲得更大的發言權。

史敏克表示,「所有的案例都顯示這些婦女都是通過一些原本他們沒有發言權的的草根組織,然後逐漸發展他們自己的團體,並通過這些團體學習如何成為領袖。」

「(她們)給予彼此支持、學習關於自身的權利及相關政策、如何在公眾面前說話,以及如何堅持他們的觀點直到被她們所屬的社群所接納。這真正的充權過程正在進行中。」

「對我來說,那就是做研究最讓人興奮的部分。」

然而,史敏克表示,儘管大量的案例研究顯示這「標誌性的發展」正在進行中,但卻還沒有研究人員進行有系統的分析。

「而這些都是有關亞馬遜森林社群中與性別議題有關的案例,尤其這個議題對森林管理、食物安全、可持續性生計以及亞馬遜人對外來壓力以及氣候改變很重要。」

史敏克表示,「我認為那些最基本的重要議題缺乏真正的關注。」

「消失的另一半」

這議題很重要,因為忽視性別的政策與項目,也將有可能製造或加劇不平等,同時也忽略了亞馬遜女性的生計制度。

史密特表示,政策決策者需要瞭解的是,關注性別議題不是只是創造女性團體,也包括了改善女性權益或有做決定的權利,以及可以擁有資產的權利,而這些都是很基本的。

「這也包括瞭解性別差異,以及性別關係與角色是組成每一個資源管理系統的部分。」

許多關於森林的政策及項目都是直接針對以森林資源及務農來維持生計的小園主家庭,並以性別來區分工作-男性更多參與伐木與生產經濟的種植;而女性則進行比較小型的森林產品採收及種植糧食作物。

「所以,當你建議要修改該制度,或是提供支援、獎勵,那應該是可以影響整個制度的改變,而不是只有以比較顯著的男性經濟利益或作為家庭領導的男性為主」,史敏克表示。

「如果你在準備進行幹預時卻不考慮性別議題,這不只是否決女性的權益,更是將她們完全排除在整個制度之外,尤其這對一個多元制度是非常重要的。」

作為自1970年代自巴西大學畢業後就在亞馬遜為性別議題工作了近40年的史敏克表示,為了要求每一項計劃都應該要把性別議題加入考量的因素,她和同事在過去數十年來都在為性別議題爭吵。

她表示,這目標到現在還是不能達成。

「項目經理在大部分時候還是忽略了性別議題。這不是因為他們不關心,而是他們根本沒看見。」

「這很讓人感到沮喪,」史敏克表示,「我們已經進行同樣的對話數十年了。」

需要什麼改變呢?

史敏克表示,這是沒有定律的。

「最重要的是,比計劃所預定的目標群想得更遠。要看見不同的群體,不要因為假設特定的計劃不會涉及女性所以就忽略她們。」

史敏克給了一個在玻利維亞進行的大型政府森林管理計劃(BOLFOR)為例子。

該計劃原本只是注重訓練男性伐木工人,史敏克表示,「當他們開始邀請女性參與,把會議時間定在女性也可以參與的時段,並跟進這些女性的情況,結果是,女性的參與改變了整個計劃。」

這也讓大家看到清楚看見該森林管理計劃的長期經營,不能只是依賴男性的技巧,也包括了整個社群的技術能力以支援該計劃。

「所以,要做的就是這些最簡單的事,不要假設男性代表整個家庭,要去跟她們談話」史敏克表示。

給研究員的啟示

研究員,也應該做更多,而不止是關注性別議題。

審核該報告的的國際森林研究中心(CIFOR)資深科學家琪然艾舍(Kiran Asher)表示,研究員必須有意識地把性別和森林問題納入更廣泛的社會政治環境中看待。

艾舍稱,「當你關注性別議題,那也是進入關注權力課題的門檻,而且不止是地域性的權力課題。」

「這不只是技術問題,這是一項政治議題–改變現狀到哪裡都是一個政治議題。這些都是有關聯、長期且複雜的問題。」

這個研究也引發了系列對於性別與森林的課題,艾舍表示,這顯示了研究員必須重新審視他們問問題的方式,以及細心審視所得到的答案。

艾舍也曾經在巴西的亞馬遜地帶,以及其他的拉丁美洲地帶進行草根研究。

「我曾經居住在以捕魚為生的社群,而每個人都堅持女性不捕魚。但每一天,我在那裡的’養母’和她的女兒都會去釣魚。」

艾舍表示,當她向她們提出時此事時,他們卻仍堅持這不能算是捕魚。

艾舍認為,研究員須關注類似​​的矛盾。

「聆聽這些故事。聽這些人說些什麼,以及他們怎麼說。注意他們對誰說和不對誰說。」

「如果我們真的要關注以及知道到草根發生什麼事,那我們,無論是科學家、政策決策者或是學生,是不是能學會如何好好看待事情?」

原文來源:FORESTS NEWS

Published by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