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印度契普克抱樹運動中學習:為女權和環境抗爭

翻譯/黃康偉

chipko-800x500

3月8日不僅是一個讓世人看見女性抗爭慶賀的日子,也是我們紀念帶給今日的抗爭,寶貴啟示的一天。其中,首推印度女性領導的契普克抱樹運動,他們已經領導抱樹運動近40年,成功守護了當地森林,抵抗企業於加爾瓦省(Garhwal)和庫馬盎省(Kumaon)中的喜馬拉雅山區進行單一種植。這群印度女性至今仍在持續勇敢的抗爭。

印度契普克抱樹運動的靈感源自於300多年前,印度女性領導的抗爭運動。當時,拉賈斯坦邦(Rajasthan)的布希諾(Bishnoi)社區成員以抱住樹幹的方式,不惜犧牲生命以保護神聖的牧豆樹(khejri trees)。到了1970年代,一群女性以草根的形式,推動了印度契普克抱樹運動。他們以抱樹阻擋的方式,遏止一群伐木工人砍伐樹木。當時的抗爭運動運用了詩歌等手法感召群眾,他們說:“擁抱我們的樹木,將他們從砍伐中拯救出來。我們山上的資產,將他們從廢墟中拯救出來。”印度契普克抱樹運動於1973年的第一項行動,正是當地人擊鼓遊行進入曼達爾(Mandal)森林拯救遭伐木公司砍伐的300棵槐木(ash trees)。當伐木工人看見當地居民有組織地誓死抱著樹木時,他們選擇後退,並放棄砍伐樹木。許多抗爭都隨著這樣的形式而勝利。

chipko-movement_1970這是一個令人欽佩的抗爭例子。沒有任何神化的訴求,只有值得學習的經驗和堅強的精神,這些有價值的啟示都讓人們銘記和分享。比如,女性組織者首先在他們土地上進行了調查,清楚意識到森林砍伐的主因。無止境的伐木和單一松樹(pine)的培植,全來自於利益的驅使。他們分析森林砍伐活動如何造成水災和土蝕,並直接影響該地區的傳統經濟活動,如農業及畜牧業。在加爾瓦省,當地居民察覺到該地特產樹木,尤其橡木(banj)的消失,直接導致當地生態惡化。單一種植的松樹取代原生的橡木也破壞了當地的環境平衡。

生態失衡影響女性,最重要的是,他們有98%從事農業和畜牧活動,如此的情況在發展中國家顯得常見。鋸木廠和濫伐森林的增加,讓契普克抱樹運動發現守護森林的重要。只有如此,經濟活動才能延續,他們的生計才能維持。其中一位女性領導者說:“今天我清楚看見將鋸木廠設置在山上的做法,正是支持破壞大地之母的計畫。鋸木廠貪得無厭地吞噬樹木,將會徹底摧毀森林直到滿意為止。”40年後,這將是伐木公司人為砍伐的證據,即使這稱之為“可持續森林管理”。但上述做法仍舊是一個高度謀利,持續摧毀世界,直到最後一塊有價值的樹木都被砍伐為止。這些公司的胃口永遠不可能被滿足。

該運動說明當代兩個衝突的對立面。一方面,契普克抱樹運動的女性捍衛道德倫理,尤其是分享、生產和孕育生命的價值觀。當他們提到大自然時,他們會以“大地之母”傳達他們屬於土地的感受,渴望守護森林和大自然,而不是破壞生態。另一方面,西方渴望主宰和開發大自然,反映了西方企圖將人性從大自然中分離的視野。這一方主張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的“發展”原則,同時創造了極大的貧困和酗酒的人們。值得一提的是,女性運動者在契普克抱樹運動發動前,已經開始對抗影響丈夫生活及健康的酒精,特別是那些積極從事伐木活動的人。如此的做法當然也影響了女性及其家人的生活。

最後,該運動展示了女性主義在守護森林和保護環境的抗爭中佔有重要地位。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女性在保護樹木的同時,也在對抗自身為伐木公司砍伐樹木的丈夫。這個故事說明,一群參與契普克抱樹運動的女性對抗他們的丈夫,因為他們的丈夫參與了森林砍伐活動。一位男子說:“你這個笨女人,你如何能夠防止一群瞭解森林價值的人砍伐樹木?你知道森林掌握了什麼嗎?他們製造利益、樹脂和木材。”女子以歌聲回應:“森林掌握了什麼?土地、水和純淨的空氣。土地、水和純淨的空氣,支撐大地之母,那就是她掌握的。”

契普克抱樹運動說明,女性的自由不僅是從父權主義社會主宰的世界中解放出來,也是將所有“被殖民”的男性和女性的,從主宰世界的經濟發展邏輯,資本對大自然無止境和非理性的開發中解放出來。

來源:范達娜·席娃《保持生命力:在印度的女人,生態和生存》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