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種植者及外國人豐收時 社會就流血不止

砂拉越焦點:砂拉越的油棕種植業這把雙刃劍超過你平時所見的,因為它將人們所站的那方切得更深。而在這一方,社會的傷口就會一直流血不止。

不幸的是,我們已經走上不歸路。我們已經陷入麻煩之中。那些企業玩家透過合資企業,截至2013年4月,已經接管了近20萬公頃的原住民傳統習俗土地權(NCR)土地。就連州政府也計劃再開闢80萬公頃的土地,以便達到2020年開闢2百萬土地的目標。

支持者是那些站在雙刃劍鈍邊的人,他們表示在該行業內注入的數百萬令吉將幫助創造就業機會、建設道路、引進自來水,因為那裡的居民通常賴於河流的水源為生,並以電力代替居民所使用的油燈及家用發電機。

砂土地發展部長丹斯里詹姆士表示:“一百萬公頃的油棕園,在今天的價格而言,可產生130億令吉。它(油棕園)是砂拉越的搖錢樹。這將會加快原住民傳統習俗土地權土地的開發,並縮小城鄉社會經濟的差距。”當時是2012年7月。

但在看看,這些當地人難道不是一馬援助金(BR1M)的受益者嗎?請記住,一馬援助金是給予那些家庭月收入少於3000令吉的。那豈不是意味着很多參與這些合資企業的當地土地所有者缺少盈利能力?

更糟糕的是,在油棕種植園的44萬2094名員工當中,有80%為外國工人。這就是種植與原產業部長拿督斯里道格拉斯在4月份時曾說過的。

這意味着有關行業不是馬來西亞人獲僱傭的一個重要來源。砂拉越人也亦然。種植園無法為當地人創造就業機會;他們所做的是為成千上萬的外勞創造就業機會。

請記住,該44萬2094名員工並不代表實際數字。事實上,種植園中可能有大概1百萬外勞在工作。可惜的是,當中只有少數是當地人。

是的,支持者一直在說,我們不能責怪種植園僱用外勞,因為他們別無選擇。但我們是否要責怪我們的孩子過於挑剔工作?我們不是努力讓他們升學至學院及大學,並最終期望他們成龍成鳳?

顯然,當我們甫開始這些合資企業並開發我們的原住民傳統習俗土地權地段時,我們的優先考慮就是錯的。

整件事情看起來更像是匆匆忙忙的一項工作,而我們看到的那些年邁及不識字的爺爺奶奶、父母、丈夫及妻子們紛紛因土地索賠及反訴而被拖上法庭。這是非常令人厭惡的,因為原住民的權利遭到踐踏。我們也忽略了這一切。

我們也忽略了該種植園所創造的就業機會並不是惠及我們,而是別人的事實。我們忽略了我們是一個多孔的邊界,而入侵我們州屬的外國人數目已經日益增加至危險的程度。我們還忽略了一個事實,即我們許多原住民傳統習俗土地權地段如今已在企業家的手中,而不是在土生土長的原住民手中。

對於砂拉越,油棕種植園會留下來,而這是個壞消息。它得以留下,是因為它能夠使投資者肚滿腸肥,他們很多當中並不是本地人。而這些會變得更富有的集團,就會因這些盈利而變得更強大。棕櫚原油的出口在今天甚至是免稅的,所以州屬所得益的究竟是什麼?

你且看看你的周圍,你走在街頭,幾乎都可以看到外國人。我們很快就會跟上沙巴的腳步,而如果我們不謹慎的話,我們將會失去自己的身份,並在我們自己的土地變成外國人。

毫無疑問,砂拉越的社會妝容已經改變,併到達了危險的區域。我們可能已經淪陷了。

當種植者及外國人豐收時 社會就流血不止

評論來源:每日蟻論

Published by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