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种植之名行伐木之实 原始森林消失最大祸首

半島多州在去年12月中至今年1月中遭遇嚴重水災,森林消失一般被視為本次水災的禍首。然而,追根究柢,森林消失的最大原因,卻是源於種植林的開發。

以災情最嚴重的吉蘭丹為例,雖然該州政府宣稱仍然擁有大片森林保留區,但是事實上,目前法律竟然允許在永久森林保留區內開發種植林,令一些人假借種植之名砍伐森林。

根據環保網站Mongabay.com去年與谷歌合作製作的全球森林地圖顯示,大馬的原始森林消失速度占全球之冠。

本地森林專家林澤偉(Lim Teck Wyn,右圖)表示,根據1984年森林法令第11條文,永久森林保留區允許開發和種植,任何可以生產木材的種植林(timber production plantation)。

法令也闡明,克隆橡膠木(TLC,Timber Latex Clone)是其中一種獲准在永久森林保留區內進行的種植林項目,因為克隆橡膠木種植林可以生產木材。

橡膠也是森林保留區

克隆橡膠木(TLC,Timber Latex Clone)是近年崛起的種植林計劃,除了生產橡膠汁,其木材非常適合木業及傢俱工業的用途。

林澤偉表示,大馬大約10年前開始發展克隆橡膠木種植林計劃,除了生產橡膠汁,其木材非常適合需求量劇增的木業及傢俱工業。

只是,令人難以想像的是,克隆橡膠種植的地點竟落在永久森林保留區內,即把森林保留區內所謂的“退化森林”(degraded forest)砍除,並以克隆橡膠樹取而代之。

以種植掩飾砍伐活動

由於法令把“可以生產木材的種植林”定義永久森林保留區的一部分,因此林澤偉指出,這就是為何一片片森林被砍掉後,當局尤其是吉蘭丹州政府仍宣稱還有大片的永久森林保留區。

他繼稱,當局以種植計劃來掩飾伐木活動,因為多數獲得批准的森林開發都是以“種植計劃”的名義,而非“伐木計劃”。

根據大馬環境局官網,從2005年至2014年,吉蘭丹州在10年內共批准136個森林開發計劃,涉及12萬5712公頃森林,但只有區區4個是伐木計劃(涉及913公頃森林)。

在其餘的132個種植計劃當中,最受歡迎的是克隆橡膠木(87個計劃,7萬4402公頃)。另外26個是棕櫚樹(3萬2443公頃)、6個蔬菜種植(1982公頃)及其他項目13個(1萬7954公頃)。

“退化森林”定義模糊

同樣的,在彭亨方面,2005年至2014年共有43個森林開發計劃,涉及8萬8955公頃的森林,但只有2個是伐木計劃(913公頃森林)。

其餘41個森林開發計劃都是種植林,包括12個克隆橡膠木(4萬5045公頃)、25個棕油(4萬181公頃)及2個其他項目(2816公頃)。

由此可見,多數獲批准的森林開發計劃乃是以種植為名,而所謂的純伐木計劃只有幾個。

除了以種植之名,行伐木之實,林澤偉也批評當局對“退化森林”的定義非常模糊。這些遭種植林取代的“退化森林”,實際上都是木材價值非常高的樹木,最終倒下的是一棵棵超大樹桐。

8萬公頃種植獲批准

根據大馬種植與原產業部於2014年6月12日回應沙登國會議員王建民的國會書面答覆,政府於2006年起推行森林園丘發展計劃(Program Pembangunan Ladang Hutan, PPLH),這項計劃主要提供貸款給有意發展森林園區計劃的人士。

該部至今已批准約7億6950萬令吉貸款給59人,其中以吉蘭丹獲批的貸款額最高,總共2億3610萬令吉,甚至還多過東馬州屬。

接着是沙巴(1億9480萬令吉)、砂拉越(1億7770萬令吉)、彭亨(6110萬令吉)、柔佛(5650萬令吉)、雪蘭莪(3870萬令吉)、霹靂(440萬令吉)及吉打(10萬令吉)。

該部表示,截至2014年4月,上述森林園丘發展計劃共有8萬7000公頃或77.4%成功進行種植計劃。

種植計劃需獲州批准

該部也鼓勵申請者種植克隆橡膠木,因為它能在15年後提供木材,預計每公頃能提供200立方公尺的木材,並且每年能夠提供每公頃1500公斤的橡膠汁。

無論如何,由於土地問題屬於州政府權限,因此種植與原產業部表示,所有種植計劃的土地必須獲得州政府的批准。

除了中央政府的森林園丘發展計劃,吉蘭丹州政府推出的人民園丘(Ladang Rakyat)計劃,也是導致該州森林大量開發的禍首之一。

每年40噸泥土被侵蝕

林澤偉擁有森林系學士文憑,為森林與環境課題奮鬥已超過10年。

林澤偉表示,在最近爆發洪災的州屬,災區受到黃黃的泥漿水淹沒,這是砍伐森林引發洪災的最好證明。他解釋,由於高山及種植區光禿禿,導致土地非常容易被雨水侵蝕,黃泥漿自然隨着雨水傾瀉而下。

他說,每年大約有40噸(tonne)或相等於4萬公斤的泥土被雨水侵蝕,並隨着雨水衝入低窪處的河流;當河床受到這些黃泥漿覆蓋而變淺時,加上大量的雨水,將使整個地區變成水鄉。

丹登彭雨量超出40%

無論如何,除了種植砍伐,林澤偉也同意,雨量過多也是本次大水災的肇因之一,因為若沒有過量雨水就不會有水災。

大馬氣象局接受《當今大馬》訪問時表示,吉蘭丹、登嘉樓及彭亨在2014年12月的降雨量,比平常雨量高出40%。

吉蘭丹首府哥打巴魯,在2014年12月的降雨量共818.8毫米,比起2013年12月的290.8毫米高出3倍。瓜拉吉賴在2014年12月的降雨量則約1151.6毫米,比起2013年12月的561.8毫米高出2倍。

登嘉樓的貢科達(Gong Kedak)在2014年12月的降雨量約1072.2毫米,比起2013年12月的505.6毫米同樣高出2倍;彭亨關丹在2014年12月的降雨量則約1820毫米,比起2013年12月的1073.4毫米高出2倍。

吉賴關丹雨量刷新紀錄

大馬氣象局表示,2014年的每月雨量創下兩個新紀錄,即瓜拉吉賴以1223.6毫米的月雨量刷新2007年12月的1110.7毫米最高紀錄;關丹則以1806.4毫米的月雨量打破2001年12月的1471.1 毫米最高記錄。

氣象局認為,本次大水災肯定與季候風所帶來的高雨量有關,另一個原因則是海水漲潮,影響上游的雨水無法順利流入大海。

雖然東海岸在去年12月顯然迎來異常多量的雨水,但大量砍伐森林則加劇水災問題。林澤偉表示,原始森林遭砍伐後將一去不回,取代的種植林充其量只是農業;從環境角度來看,種植區已失去原始森林原有的角色,尤其是無法扮演集水區及吸水功能。

因此,林澤偉提醒,唯有立刻停止一切種植計劃,才能避免讓水災成為大馬人的夢魘。

以种植之名行伐木之实 原始森林消失最大祸首

新聞來源:當今大馬

Published by

One thought on “以种植之名行伐木之实 原始森林消失最大祸首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