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山河系列1:激烈反壩 捍衛河流

政府推展砂拉越再生能源计划,在砂拉越州兴建50个大大小小的水坝,包括8座巨坝,引起砂州原住民和非政府组织强烈反弹,联袂抗争,矢志捍卫家园及赖以维生的山林河流。

政府躊躇滿志,砸下巨資在砂拉越州展開“再生能源走廊計劃”(Sarawak Corridor Of Renewable Energy,SCORE),興建50座水壩,包括12座發電量數以兆瓦計的巨壩(megadam),“據說”產電量之大,甚至可以跨海供應西馬半島不斷增長的電力需求。然而,浩瀚工程開展至今,未見其利,先見其弊,首當其衝的,是土生土長的原住民。以環保和永續之名大興土木的能源工程,卻讓山河變色,生活陷窘,陸續站出來,集體怒吼,捍衛世代相傳的習俗地及孕育生命的河流。

先把水壩的概念釐清。就其形式,是人造湖泊,主要建在河流的中上流,並且處於狹窄的谷地,兩岸山坡可作天然圍牆,河谷被引入的流水淹沒後,就形成水庫,俗稱水壩。

水壩有微型(Micro Dam)小型、中型水壩(Dam)及大型水壩(Mega Dam)之分,不同類型的水壩有不同高度和容量,功能和影響也不同。最基本的區分方式是,高度在15公尺以下的,屬中小型水壩,15公尺以上則為巨壩。

一般用於家居發電的微型水壩,發電量約100千瓦(100KW),小型水壩發電量約10兆瓦(10MW),巨型水壩發電量則高達1000兆瓦(1000MW)以上。

水壩功能主要有蓄水、發電、防洪、航運、養殖、旅遊等,而此次的主題焦點在於———用於發電的巨型水壩,亦即在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裡,即將興建的12座產電量龐大的水力發電廠。

當今峇南成員兼馬來西亞環境及工業安全顧問陳慧君指出,水力發電雖屬再生能源,但興建巨壩生產龐大電力的模式越來越受爭議,而每一次必然引發糾紛及強烈反彈的,正是漸被全球多國淘汰的巨壩。

原住民開發商對峙
砂拉越州是馬來西亞最大的州屬,拉讓江是全國最長的河流。從1970年代開始,這條江河和周圍山川雨林,就被“欽點”為興建巨壩發電廠的地點。

第一座巨壩,是在擾擾嚷嚷中完工及投運的巴昆水壩(Bakun Dam),面積之大等於一個新加坡;第二座在1990年代興建的巨壩是巴當艾水壩(Batang Ai);第三座完工不久的是姆倫水壩(Murum Dam);第四座水壩峇南水壩(Baram Dam),在原住民與開發商的對峙氣氛中“蓄勢待發”。

每一座巨壩的興建,都引起民間非議和壓力,而且一次比一次激烈。

最新的、也是最激烈的反壩行動,是已僵持逾1年的發峇南水壩行動。

這座遭頑強抗衡的巨壩,距離拉讓江河口306公里的上游,涵蓋範圍從主幹峇南河左邊的支系巴打河(Sungai Patah)、卡哈河(SungaiKajah)到右邊的希特河(Sungai Hit)。

水壩高度165公尺,以一般樓層高度3.5公尺計算,等於至少47層樓高,正常滿水位為178公尺,水庫面積389平方公里,超過吉隆坡的面積,集水區面積則有8966平方公里,受影響村落多達50個,涉及遷離人數達2萬,淹沒地區3萬8900公頃,受影響的主要原住民族群包括肯亞(Kenyah)、本南(Penan)及加央(Kayan)。

摧毀環境的噩夢
原住民不再沉默認命,反應前所未有的強烈,除了生活陷窘及文化消失的危機感,也因為由始至終,政府長期以來“習慣”單方面決定原住民的未來,更重要的是,整個過程欠缺透明,甚至有違反國際公約規範之嫌。

捍衛峇南行動委員會(Baram Protection ActionCommittee)主席菲力普堯(Philip Jau)所住村落不在淹沒範圍,卻是間接受影響的村落之一。已有三座巨壩作為“前車之鑒”,他和其他受影響村落的村民一樣,對上游的伐木活動及環境污染,既憤怒又反感。

2013年10月,峇南村民在村落路口設置路障,阻擋開發公司進入祖輩世代居住繁衍的習俗地,輪班駐守,展開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結束的捍衛家園行動,迄今逾1年,間中面對開發公司的投訴及州政府和警方的強行驅逐,非但不退縮,不妥協,反而聚集更多砂州的原住民部落和聯盟連成一線,包括以彼得卡朗(Peter Kallang)為首的拯救河流聯盟(Save Sarawak Rivers Network)、馬來西亞原住民陣線(JOAS)、國際河流組織(International Rivers),以及西馬半島甚至國際非政府組織的關注與支援。

當今峇南協調員廖天才指出,曾經讓人類引以為傲的水利工程,如今卻是摧毀環境及縮緊生機的噩夢。所以,不止環保組織堅決反壩,環境科學研究者也再三反思,頻頻警告,巨壩的弊多於利,未必是讓地球“再生”,並且打造“永續”未來的能源。

此外,州政府在沒有諮詢受影響居民的同意、在社會群眾缺席的情況下,單方面通過興建巨壩的決定,已經罔顧國際公約所要求的自由、諮詢及知情權。

數年抗爭出現轉機?
在非政府組織的支持及援助下,加上原住民頑強的堅持,長達數年的抗爭,出現轉機,至於是否“曙光”,則言之過早。

比起中央政府的強硬態度和選擇漠視原住民的抗議,砂拉越州政府一度放軟姿態,釋出善意,該州土地發展部長詹姆斯瑪欣曾向媒體透露“州政府不會堅持落實引起爭議的所有12個巨壩計劃”,那也是砂州政府官員首次表示檢討有關計劃。

讓人感覺諷刺甚至矛盾的是,這位部長還對媒體表明“我不覺得需要(12個水壩),我們只需其中4個,即分別位於巴昆、姆倫、峇類及峇南。”這4個水壩足以生產6000兆瓦的電力,相當於砂拉越所需電量的六倍。

8000兆瓦電力輸西馬半島?
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E)是中央政府繼北馬經濟發展走廊、東海岸經濟發展區、柔南依斯干達發展區及沙巴發展走廊之後,重點開闢的第五個區域發展走廊。對中央政府及砂州政府而言,這是極其重要的“發展”,讓砂州在2020年達到先進工業州的地位。

這個占地約7萬平方公里的發展區,從泗裡街的丹絨瑪尼到民都魯是米拉瑤沿海一帶約320公里的地段,並延伸至周圍地區與腹地,約有70萬7800人口。

再生能源走廊範圍內的市鎮包括泗裡街、詩巫、沐膠、加帛和民都魯。整個發展區的核心是能源資源工業,尤其是水力發電(2萬兆瓦)、煤炭(14億6000噸)及天然氣(40兆9000立方尺),因砂州中區擁有豐富的蘊含量。

2030年全面落實發展
在第九大馬計劃下,這項計劃已獲50億令吉撥款,並設下2030年製造150萬個工作機會、國內生產總值每年平均增長5.5%、以及20年後達致3050萬投資額的目標。整個計劃將在2030年全面落實及發展。

一如既往,開始得風風火火,後勁卻不如預期,而且引來詬病和反彈,最受爭議的是,雖然名為再生能源走廊,以發展再生能源工業為主,但實際上煤炭並不符合當前國際間所定義的“再生能源”範疇。

此外,重點推展的再生能源項目,幾乎都是採用水力發電,亦即興建水壩,單單一條拉讓江,就包括說姆倫水壩(Murum Dam)、巴雷水壩(Balleh)及巴拉固水壩(Pelagus Dam),另外幾個能源供應發展區則是林夢(Limbang)、峇南(Baram)及歷時數十年並且嚴重超支的巴昆水壩(Bakun Dam)。

迄今為止,巴昆水壩、巴當艾及姆倫水壩皆已完工,正在動工的最新項目是峇南水壩。按照砂拉越能源公司(Sarawak Energy Bhd,簡稱SEB)和國家能源公司(TNB)所簽訂的計劃,預計從2017年供應西馬半島電力,並逐期增加供應量,至2030年時,由砂州輸往西馬半島的電力,預料可達8000兆瓦(MW)。

此有計劃將電力輸出到周邊地區如印尼的加里曼丹及汶萊。根據砂能源公司的研究,砂州所圈定的50處可發展水力發電廠地點,一旦計劃全部落實,總發電量可達2萬兆瓦。

還我山河系列1:激烈反壩 捍衛河流

新聞來源:南洋商報

报道: 陈绛雪 摄影: 陈凯强 / 房子康

Published by

One thought on “還我山河系列1:激烈反壩 捍衛河流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