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治水先護林

作者:許國偉

有“中國綠化之父”之稱的林業專家傅煥光,在水土保持的經驗曾提出整治蘇北水災,他說在各河上流造林“使水流從容宣洩,而淮北之沉災可紓矣。”

他就以法國因為破壞森林而發生水災的教訓來說明森林對水土保持防止水災的重要,並且提出“治水者不獨注意於下游之疏濬,並規划水源,擇地造林,則蘇省幸矣,國家幸矣。”

傅煥光這番話,是距今差不多一個世紀前說的,他在1921年發表《提倡造林以弭蘇省水災》的文章分析了江蘇省水旱災害的原因。

事實上,各國專家都已確認砍伐森林與水災發生之間的因果關係,因為森林擁有巨大的調節水功能,而砍伐森林後,土壤滲透能力降低逾70%,而水力的沖刷強度會增加15倍。

必須正視水災原因
這一次東海岸發生嚴重水災,其中以吉蘭丹災情最嚴重。水災的肇因可以是很多,而輿論都指向同一方向:濫伐森林。

從已公佈的空中拍攝照片看來,災情最嚴重的話望生與瓜拉吉賴一帶的山頭,不少是光禿禿,森林開發情況嚴重,而金馬侖毗鄰的羅京高原開發情況,也是一直是各界關注課題。

只是,政府願意承認這一點嗎?尤其是丹州伊斯蘭黨政府。

面對嚴重水災與鐵證如山的照片,丹州政府實在不能再把水災歸咎“阿拉之怒”,而必須正視森林濫伐的問題。

丹州非法濫伐森林
不過,丹州政府的回應是巧妙的。丹大臣阿末耶谷把矛頭指向“非法”,他說丹州的森林砍伐活動,都依循國家土地理事會設下每年只能砍伐5960公頃的森林的限制,而且獲得各項指標與認證的,有問題的只是非法開拓土地及濫伐森林。

接着,他又否認羅京高原的伐木活動是造成水災的原因,還說12月21日至23日期間,話望生出現數日的豪雨,雨量創下高紀錄。

從丹大臣在短短一個星期裡兩次發表聲明來看,首先他是間接承認州內有非法濫伐森林的事,但又撇清州政府的責任,接着又歸咎超高的降雨量。

那麼,州政府究竟有沒有責任?州內有非法濫伐與開發,州政府無法有效對付,這是否涉及貪污包庇?又或者州政府有沒有濫發執照給公司,讓他們有執照地濫伐森林?這些問題都需要州政府去回答。

防衛心態不惜護短
當然,森林嚴重濫伐,無法保持水土,防治水災不力,中央與州政府都難辭其咎,但是如果“濫伐森林”演變成為這次大水災的一場輿論戰,變成中央強力攻,州政府一味否認,那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因為太強烈的防衛心態,不僅會把問題掃在地毯下,甚至不惜護短,那麼對解決水災的癥結無助。

回看近一個世紀前傅煥光的治水心得,如果丹州政府能跟中央政府合作,少些政治算計,規划水源擇地造林,則丹州幸矣,國家幸矣。

評論來源:南洋商報

Published by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