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歐木材貿易談判的隱憂

【當今大馬|時政】此岸彼邦|黃孟祚
砂拉越非政府組織先驅、長期致力於原住民人權與福利事工。專欄作家、社會與環境的諮詢員,著有《顧全大地》及《邁向永續農耕》二本書。

unnamed

在5月舉行的一項諮詢會上,歐盟談判代表團透露,歷時近10年的馬來西亞與歐盟木材貿易協議談判即將完成。這個談判早前因為砂拉越退出而延誤。

歐盟為了回應消費文明的要求,於2003年通過一項合法木材貿易議決案(Forest Law Enforcement, Governance and Trade,簡稱FLEGT),有意從2013年開始,讓所有進口的木材皆為認證的合法產品,藉以減少生產國因非法砍伐與不妥善治理所導致的大片森林消失及其所引起的社會衝突。

為了達致此項目標,歐盟自2005始,即與木材生產國尤其是熱帶木材國家舉行會談,有意與生產國簽署自願合作夥伴合約(Voluntary Partnership Agreement)。在此協議下生產國必須設立一套制度,來確保產品的合法性與符合社會和諧原則,就是“確保木材合法性系統”(Timber Legality Assurance System),並可藉以追溯產品的來源。

作為主要的熱帶木材出口國,我國第一個跳出來於2005就表示願意參與談判。顯然,我國的木材業是不願失去這個雖只占產量的16%,但價值卻加倍的市場(傢俬為主)。原本預計一年內談妥。奈何歐盟的要求認真(公民社會促使),而我國的當事人(木材行業與政府)又似乎輕忽問題之所在;不重視合理的諮詢程序,尤其沒有針對原住民權益的訴求,做出恰當的回應。又認為合法認證費時費力,將加高產品成本。這種被視為有欠誠意的表現,導致部分公民社會非政府組織於2008年退出利益各造的諮詢(Multi-Stakeholders Consultation)。

砂拉越短視退出談判

然而,前歐盟駐我國代表賓生皮克(Vicent Piket)卻於2009年初信心滿滿的聲稱,合約談判很快就會有成果。同年,砂拉越卻單方面宣佈退出協議。那是因為砂拉越出口歐盟的木材只占該州產量之區區2—3%。

砂拉越的木材生產缺乏獨立認證,卻自翔合法性。再者,砂拉越的伐木執照多與原住民習俗林地重疊,雖然多起法庭訴訟案已將合法權益判歸社區,當局及業者卻無意糾正執照誤區。因此,此項貿易協議被既得利益者認為是沒有意義的。

不但如此,沙巴與砂拉越的木材公會還於2009年10月發佈聯合聲明,反對馬歐木材貿易協議。認為該協議干涉國家主權;他們不以為原住民習俗權需要歐盟的認同。業主顯然乃以最大利潤為考量,將環境與社會問題擱置一邊。

此立場只能表明彼等的短視,以為可以繼續跟不設入口限制的國家交易;無視全球消費文明正逐步提升。須知除了歐盟國家,美國、澳大利亞、紐西蘭與日本等國,也在提高進口的門檻,例如美國野生動植物保護法(LACEY)與國際瀕危物種法令(CITES),禁止受保護的品種的交易。

再者,發達國家都設有公共採購政策,以阻止不合法的木材進口。即便是木材消費與轉口大國——中國,也已與歐盟建立雙邊協議。因此,中國也要認真處理木材原料的來源,否則其加工的產品也會面對市場的限制。

綠色通道遲遲未出現

儘管協議所面對的阻力愈來愈大,賓生皮克仍於2010年初聲稱,協議談判已進入最後階段,並說協議將在隔年(2011)設立雙方木材貿易的綠色通道,讓我國的木材產品在歐洲市場“通行無阻”。也許是由於西馬的木材行業急於趕上歐盟合法木材市場的列車,給這位外交官錯誤的信號,說溜了口。

如今歐盟駐我國大使都已換人了,“通道”卻遲遲未出現。歐盟的木材進口法令也已於2013年5月生效,馬來西亞的木材產品,必須依靠我國木材認證制度(Malaysian Timber Certification Scheme)進入歐洲。這項認證制度並未獲得國際的全面信譽,若有所疏漏的話,歐盟的進口商得負起法律的責任,因而不是一條綠色通道。

不錯,西馬與沙巴政府看來是有意建立這個“通道”,砂拉越政府卻不是這樣。

前砂首長泰益瑪目曾公開批評協議。一般觀察皆認為他的繼承者,新任首長阿迪南沙登將蕭規曹隨,尤其是沿襲習俗權的狹隘定義,只承認植有農作物的耕地,不認同休耕地、社區共用林及祖傳採集狩獵的界限。

就此課題,公正黨砂州聯委會主席巴魯比安認為,砂州政府被其法律顧問誤導。

樂觀協議達成的隱憂

談判代表曾聲稱,歐盟不會與半個或三份之二的國家簽署協議,要簽就必須馬來西亞整體簽署。但詭異的是,即便砂拉越現階段還不願加入,歐盟卻仍樂觀地認為協議即將簽署。

我們獲悉,這項協議最終會附帶一個具體目標日期的程序,讓砂拉越稍後加入。

公民社會擔憂的是,一旦簽署協議,如何確保沒有遵守合法認證的砂拉越的木材產品混雜在西馬或沙巴的木材產品中,推出歐洲市場,此其一。其二是協議有何法寶在短期內,說服砂州政府改變態度與立場。如果砂拉越的加入遙遙無期,那麼協議的意義必將大打折扣。

至於協議的果效能否達致所期望打擊非法伐木的良好森林管理,則恐怕還是個未知數!

馬歐木材貿易談判的隱憂

評論來源:當今大馬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