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詩巫面海

【當今大馬|時政】此岸彼邦|黃孟祚

unnamed
泥炭地(或泥煤地)乃湿地原本凹陷的谷地,长年累月地堆积树叶腐枝等生长在其上的植物生物量,由于淹没在水中缺氧的情况,没有完全腐烂成为了粥状碳泥。在地资的历史中乃年轻的地表形成。据悉至少有5000年之久。

砂拉越拉让江三角洲泥炭地的形成,乃相对晚近之事。在2006年与2015年间,湿地国际(Wetlands International)委託、荷兰三角洲研究院(Deltares)执行的一项研究显示,拉让江三角洲泥炭地大量排水以便种植油棕,已导致大规模的地面沉降,将造成在未来数十年裡发生广泛和毁灭性的洪灾。

sibu1

sibu2根据该研究对砂拉越州中部拉让江三角洲延伸区的85万公顷的沿海泥炭地的模拟分析,指出该地带大约42%的面积将在25年内遭遇洪灾。在50年内,受影响的百分比将提高至56%,而洪灾的性质变得更严重和永久性,而且在100年内,82%的泥炭地将陷在泥沼的排水水平线之下。[注1]

较早前湿地国际对印尼苏岛及加里曼丹与马来西亚的研究显示,湿地的油棕种植在排水的情况下,首5年经常下陷1至2公尺,接下来会稳定在每年3到5公分。在25年间下陷总共会达2到3公尺,那么百年后就是4至5公尺。(见下图不恰当粗放式的排水系统与泥炭地下陷的图解)
sibu 3

图解说明:
一、在自然的状态下:水位约与地表面相等。数千年来累积的腐植质。
二、排水让水位下降:地表面开始下降并排放二氧化碳。
三、继续排水:地表面的乾燥的碳开始腐化加速排放二氧化碳,且易引发火灾。泥炭地表因腐化与收缩而下陷。
四、最后阶段:大多数排水底线之上的泥炭,在数十年内挥发为二氧化碳进入天空。

(图解资料来源:湿地国际) [注2]

换句话说,若保持目前的湿地应用方式。就是将拉让江三角洲开闢为油棕园,以及不当的排水。那麽百年后的诗巫就是新的海港;又回到了5000年前的状态。自2006年以来,拉让三角洲共18万公顷的泥炭地分配给16家大集团公司种植油棕。按湿地国际于2009年发布的模拟研究报告显示,诗巫下游9成的土地,于2109年将下陷到排水底线之下。(见下图)届时,诗巫居民可在目前的伊干西岸享受沙滩之“乐”,再也不必驱车60至 70公里的丹章马尼或巴拉威去见南中国海了。看起来这不像是件坏事啊!应该感谢油棕园主的功劳;或为将来的世代高兴,对吗?

sibu4图示(见图)湿地国际的模拟:从2009年的土地利用现状,每隔25年的下陷面积(深色部分),最后一图是100年后可能出现的状况。红点是诗巫的位置所在。

砂中区沿海85万公顷的泥炭地之82%,即69万7千公顷的土地,相当于10个新加坡的面积将沉没海中。这要比巴贡水库一个新加坡要大10倍啊!1980年代巴贡水电站获准兴建时,就引起国民的关注,大片土地遭淹没就是个关键的议题。今砂拉越泥炭地的开发已近10年,环境组织尤其是湿地国际及自然之友的呼吁,似乎没有引起社会或公民团体的共鸣。

保护湿地刻不容缓

2009年湿地国际第一份报告公佈后,笔者曾找过两个反对政党的地方领袖。一个反应冷澹,连交谈的机会都没有。另一个由于自己拥有小油棕园丘,也许是利益的关係超过了其政治的理想,没说上几句就指国际环境团体是受了西方大豆油及菜油工业的指,协助西方国家推销其产品,因而刻意打击我国的棕油业。其论点与执政党没有两样。

其实,小园主大可不必过度反应。湿地油棕种植的破坏,多是财团的大园丘所为。小园主若有诚意纠正其湿地种植的话,也相对容易。例如湿地国际所建议的帕鲁迪种植)(Paludiculture),就是在积水的泥炭地上种植适合其生长条件的农作物。好像拉让江三角洲依干江(Sungai Igan)下游与木胶(Mukah)省传统种植的硕莪棕榈。其淀粉产品的商业用途广泛。硕莪生长不必排水与施肥,人工管理要求极少。当地居民至今仍然从中得益,乃一项有利可图及可持续的农业。即便是保留湿地为森林地,仍然可生长具商用价值的木材。如已被砍伐殆尽的蓝彬木(Ramin,Gonystylus sp., melawis in Malay)曾是输往欧美供室内装修的名贵木材产品。还有本土泥炭地的品种如俗称树脂树的Illipe nut (Shorea sp 望天树属)可生产植物油。千层树(Melaleuca)作为纸浆的材料。

也许有人不认同湿地国际的分析,以为那太过悲观。然而,细读其报告就会认同其科学性。是的,湿地森林绝对不像山地森林具较强大的自我修复的能力。无控制的湿地排水种植,在短期内就耗光下沉。正如它的形成一样,容其自然修复恐怕要数千年的时间,又或由于环境的变迁,再也恢复不了!

正由于此,湿地国际给有关各造作了建议。建议种植业团体停止开闢新的泥炭地,改善现有园地的排水系统,提高其水位;好好管理园地保持地表覆盖,以减低碳的挥发;准备脱离依靠排水的种植业,尽量只用矿质土地;并在湿地上改用帕鲁迪种植。

建议政府当局保育所有存留的泥炭地森林,容其发挥生态服务的功能;执行政府条例限制湿地森林排水与终止发给湿地园丘的执照。并建议政府与商业界共同努力修复已经恶化的泥炭地,改变湿地的用途;实行环境与社会的保护措施;进行恢复与保育的工作。建议购买商与消费者要求产品认证,例如依据可持续棕油圆桌会议(RSPO)所设立认证制度的原则与指标。

这些建议显然是具诚意与合理的。怎么说是受西方植物油工业的利用呢?

注释:
1. Wetland International. 2015, flooding projections for oil palm plantations in the rajang delta peatlands Sarawak Malaysia.

2. Wetland International. 2009, Factsheet and Case Study Summary: Subsidence of peat soils in Southeast Asian – flooding risk in Sarawak.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