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護河流,停建大壩!

【當今大馬|時政】此岸彼邦|黃孟祚

bakun_dam_8

當砂拉越巴貢水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確定興建時,面對國內外及特別是受影響的居民與水壩下遊的社團、反對政黨與環保府組織的異議。當時美國水利灌溉局經已決定不再建水壩,並開始拆除已失功能及具環境與社會爭議的水壩。值得一提的美國原是世界建大水壩的翹楚(聞名的Hoover水壩就是其最具代表性的工程),即已做了明智的決定,發展中的國家如馬來西亞,卻在別人提供(推銷正在落寞的)建壩技術時如獲至寶;開始前仆後繼地興建大水壩。

1994年,砂州執政成員黨砂人民聯合黨為了說服拉讓江下遊,尤其是詩巫的華裔社群接受這項雄心勃勃 (2400兆瓦) 計劃。特邀請中國的水力發電專家前來詩巫。他們用中國六十年代的口號,說什麽‘大江流動的不單是水,而是可供發電的金和銀’,若任其流入大海,就是白白的浪費了;暴殄天物!這批外來的宣傳家大力鼓吹水力發電的好處,並稱之為綠色的能源(不是無目的的,後來中國三峽公司獲得承建巴貢水壩權)。他們也試圖回答詩巫居民所擔心的泥煤地房屋下陷倒塌的問題,說巴貢水壩與詩巫乃“井水不患河水”,令人猶如掉入“丈八金剛”的境界。今天在巴貢水壩蓄水4年半以來,詩巫市就有下沈的跡象,尤其是泥煤地上的道路老是下陷。拉讓江水位下降是明顯的。河土崩的現象,一般人都可觀察到的。

最有趣的是宣傳隊的隊長,原水利部長江流域委員會主任及長江三峽建設委員會副主任魏廷錚在馬來西亞(砂拉越)訪問期間,國外媒體問及1975年河南省板橋水壩與石漫灘系列水壩崩潰的事件死亡人數時,他回答說:“不記得具體死亡人數,但不會超過一萬人”。然而,按中國政協委員的估計,該潰壩事件的死亡人數為23萬人死亡。值得註意是板橋水壩的洪水量(8億立方米)只是巴貢的一半。

就在來自遠方之宣傳隊到來的時候,砂拉越內閣一名德高望重華裔高級部長,拍胸膛以人格保證巴貢的安全。可惜不久他就被拉下臺,告老還鄉去了。20年後的今天這位曾風光一時的政客,已垂垂老矣,而巴貢水電至今還未全面運作。他的保證還可信賴嗎?

《國際河流》指出,地球上的河流猶如人體內血管,攜帶各種物質養分,提供生命所需,以及作為交通輸送的樞紐,為人類社會與生態服務。截流建大壩就像膽固醇太高的人,讓血管給堵塞了。其後果大家都知道,不是冠心病,就是腦中風或心梗而粹死。目前世界許多河流遭欄截,為生產人類社會,特別是工業的電力需求。水壩的建造不但會立即沖擊當地環境生態與人群社會,以及影響微氣候與誘發地震的事件。如2008年中國汶川大地震與月前世紀脊頂尼泊爾的7.1級的地震,皆被認為是由於水庫的重量,而激發的地殼活動,導致千萬人的傷亡與財物的損失。

地球的‘血管’被堵塞使整個星球失去健康。科學研究發現大壩讓地球的運轉有些許緩慢,猶如人體老化的現像。新近伍德何海洋學會(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的研究,估計全球的河流每年攜帶2億噸的碳進入海洋,對天空的碳平衡與氣候的穩定,起著重要的作用。這豈是‘金和銀’所能比擬的呢?

水電絕不是倡議者所宣揚的那麽綠色,雖然表面看來,沒有火力發電的煙。但往往由於水庫區的植物殘余在還沒有完全清理的情況下就蓄水,讓淹沒在水中的生物質逐漸腐化。在此過程中,不但是水庫的水質量變壞,影響水生態、傳播疾病(例如瘧疾、血吸蟲與象腳病)及破壞下遊清潔水源的供應,其所生產的甲烷(沼氣)排放入大氣層,以較二氧化碳強23倍的力量,產生溫室效應。研究發現,水力生產每千瓦電對氣候變化都較其他火力發電包括煤電更具影響力。所以,稱之為綠色或清潔的能源,無疑是言過其實的。

新近2014年,牛津大學的研究顯示水電即便是從經濟的角度來看,也是不可行的。那是因為初始的成本高(又往往超出預算,延遲完工),回饋緩慢,加上失誤的風險與有限的壽命。再者,熱帶多雨的地方泥沙淤積速度更快,以及更大的風化力,或對水壩洋灰的牢固性,帶來沖擊。就以估計50年壽命的巴貢水壩來說,卻未必能達此年限。特別是水庫上方管理不當的問題,比如容許農業活動開闢大面積的油棕園,這只會加速終結水壩有效的可用期。砂拉越人民聯合黨所出版的《巴貢水壩手冊》(黃振淵編,1995)稱水力發電“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若不是誤解的話,那就是誤導了。

坐落在砂拉越美里省,擬議中的巴南水壩正面對當地內陸居民頑強的抗衡。河流生態與文化的學者汪美香指出:巴南大壩的落實必然導致當地雨林文化的消失。巴南河流域的卡央(Kayan)與肯雅(Kenyah)族群,有特殊的河流文化,尤其表露在特朗烏山(Telang Usan)即該地區命名的意義上~一種受雨水滋潤之濃稠的湯,就是一切生命的養分。而同樣將受影響的本南族群,乃雨林文化的代言;世界文化多樣性少數具代表性的傳承者。

周前砂首長阿德南宣稱,巴南水壩將與拉讓江上遊另一主要支流巴類河(Baleh)上游的水壩同時上馬興建。巴南河的居民誓言抗衡到底,彼等攔阻建壩工程行動至今已達1年7個月(始於2013年10月23日)。拉讓江上下遊的居民,似乎覺醒得慢,但已在發生中。

話說會來,大壩建造關系全國,甚至全球社會。讓我們一起呼籲:停建大水壩!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