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善森林的油棕业目标?

【當今大馬|時政】此岸彼邦|黃孟祚
砂拉越非政府組織先驅、長期致力於原住民人權與福利事工。專欄作家、社會與環境的諮詢員,著有《顧全大地》及《邁向永續農耕》二本書。

588cd97e92173260675e537d76bcc753
原文發布日期:2014年4月23日

 評論來源:當今大馬

今年正月6日,数家棕油公司与贸易商共同发表了一项《可持续棕油商业宣言》,签署者包括IOI、春金(Musim Mas)、吉隆甲洞(KLK)、森达美与联合利华(Uniliver)。

宣言宗旨有三:(一)建立可追溯产源与透明化的供应链;(二)通过保存具高碳储备林地(HCS)与保护泥煤地(不论其深度),以加速迈向不让森林消失的路程;(三)加强焦注推行有利的经济变革,以及确保人民与社区享有正面的社会冲击。

这显然是一项鼓舞人心的棕油商业宣言。内容称:依次承诺,我们邀请种植人、贸易商、提炼商、非政府组织、消费者、金融界及其他相关工业界,加入此努力以达致目标。我们可以转化油棕业成为一项可持续的工业。我们坚守可持续油棕圆桌会议(RSPO)的准则(注1),将致力确保我们所生产、贸易、加工、消费与融资的棕油,乃持守不破坏森林、保护泥碳地,以及为社区人民提供正面的社经影响的原则。包括不开辟具高保留价值(HCV)与高碳储备的林地,停止烧芭与减低温室气体排放;不再发展新的泥炭地,及应用最佳管理在已开发的泥炭地园丘,或恢复不宜重植的土地,作为他种用途;尊重普世人权宣言及劳工权力、协助小园主加入供应链,尊重当地原住民的习俗权益,及致力协助各造解决土地纠纷。

每位签署者将按其各自时间表策划在12个月内实现这些原则。此宣言的实行将以RSPO准则2为依凭,即遵照地方、国家与所采纳的国际法律与规则,并由独立的评估来确定。(注2)

过往记录差令人有保留

无论如何,关注此议题的本地公民社会似乎不相信这项企业界自发的新政策会实现。这也难怪,因为这些签署公司的环保记录与社会公正的名声不怎么好。例如IOI在砂拉越的油棕园与当地习俗地的纠纷,采用高压与法律的手段,经营所谓合法得来的土地;不尊重原住民习俗权益。而自然之友国际指全球最大的棕油公司森达美在非洲利比里亚的园丘,也对当地社会及环境造成伤害。(注3)

还有,我国最古老,拥有逾百年历史的园丘公司吉隆甲洞,也饱受环保组织责怪,被指在新几内亚砍伐原始森林来开辟油棕园。(注4)春金在印尼加里曼丹开发大片泥炭地,对红毛猩猩种群带来严重伤害,以及烧芭造成烟霾的扩散与湿地排水所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联合利华则是最大棕油消费商,正是这些油棕公司产品的主顾。虽然如此,但有一点可肯定的,他们都是RSPO的会员,都曾公开表示有意改善行业的运作。

我们姑且不咎既往,毕竟若这项新政策能确实规范未来的园丘开发,它还是可以杜绝更多的问题。基于此,我想这项宣言还是值得支持的。当然,这还端视有关公司对新政策的具体执行方案,以及如何纠正许多看来无法逆转的旧错。

大型采购商承诺挺环保

嘉吉公司(Cargill)也于今年4月上旬向RSPO承诺——只会购买RSPO认证的棕油产品。这家美国食品公司虽然于过去两年只输入2000多吨的马来西亚原棕油,数量不大,但嘉吉的响应,相信会加速更多的贸易承诺。

较早于2013年12月,全球最大的原棕油提炼与棕果收购商丰益(Wilmar)即单方面宣布,从2015年起不再考虑收购源自不可持续生产的原棕油,包括来自新开发之原始林地和泥炭地种植的油棕,以及那些卷入习俗土地争议的园丘。

按Mongabay网络的报道,丰益掌握全球45%原棕油的需求。不过丰益亚洲区高级职员说,此数据有点高估,比较准确的说应该是在30至35%之间。无论如何,它毫无疑问地占据市场一大笔,任谁都不能漠视。评论称,丰益的零度森林破坏的新政策若获全面实行,必将改变棕油业的生态。那就是可持续生产及消费一个新旅程碑,为环境保护与社会公平作贡献。

油棕园是森林流失祸首

丰益的决定绝不是偶然与突发的,而是国际环保与人权组织长期努力施压与游说的成果。具估计在2010至2012年间,在全球主要森林覆盖国中森林的消失,比例最高的国家要算是马来西亚计为14.4%,其次是巴拉圭9.6%与印尼8.4%。(注5)其中主要原因乃土地政策容许开辟森林与湿地来种植油棕。

油棕园种植地在我国半岛(270万公顷)与沙巴(150万公顷)业已饱和。目前大力开发的乃在砂拉越,甚至把森林保留地与原住民共有森林都用上了。目前在砂拉越已开辟的120多万公顷的油棕园中,几近半数是泥炭地。RSPO准则并不建议泥炭地种植油棕,并认为那也是不符合经济效益,且会造成长远的生态破坏。况且,还有200起习俗地纠纷法律案件待审,其中约半数与油棕园发展有关。

非政府评估目前砂拉越建全的森林不及20%,而非官方所言的逾70%。何况森林消失的趋势还在继续,而油棕种植是主要的祸首。

大马当局并不支持改革

遗憾的是,马来西亚政府,尤其是砂拉越并不支持这项改革的努力。砂州土地发展部长占玛欣在丰益宣布其新政策后,恶人先告状,指丰益这项措施会立即实行,砂拉越生产的棕油会被拒绝,必然影响45%油棕生产,特别会令小园主陷入困境。不过,部长却也扬言不怕没买主,并会将砂州的棕油卖往不设限的中国与印度。(注6)

这显然是蓄意扭曲丰益的承诺。原因恐怕就是害怕它将冲击政客的既得利益,因为本地许多油棕业者涉及泥炭地的利用,及牵连习俗土地的纠纷。零森林消失政策及尊重习俗权原则,将逼使砂拉越油棕种植放慢脚步。

马来西亚棕油业协会(MOPC)的执行员尤索夫巴西伦(Yosuf Basiron)虽然表面支持RSPO,却不认同RSPO不鼓励开发泥炭的立场。该协会指此准则,乃其受西方其他植物油工业的操控,为要打击热带的棕油业。他甚至撰文称,油棕园的开发对红毛猩猩是有好处的。(注7)我国及砂拉越的棕油业协会,甚至要设立马来西亚个别的油棕种植准则,那当然是较低的要求,不具国际信誉。

马来西亚官方也不乏修辞回应,批评零森林消失为不恰当的措施,争辩偶然性地转换部分森林保留地作为园丘用途,并无碍森林的保存。(注8)难怪我国关注油棕业非政府联盟(MPONGOC)周前呼吁我国政府与其花费大量的经费与精力去反驳人家的批评和到欧美进行公关的推销活动,不如认真地改变油棕生产的政策,为可持续油棕业做长远的打算,不能只顾眼前的快钱。否则,在此消费文化愈加文明之际,只能将我国这项重要工业抛在后头。(注9)

 

注释:

1. 参看最新RSPO准则。
2. 相关宣言可参看这里
3. 资料来源在此
4. 资料来源在此
5. 资料来源在此
6. 资料来源在此
7. 资料来源在此
8. 资料来源在此
9. 资料来源在此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