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或是挪威人,誰會被咒罵?

《每日議論》直言不諱|Jimmy Adit

Will-it-be-the-natives-or-the-Norwegian-who-will-be-damned_540x300

圍繞著砂拉越北部建造峇南水壩計劃的兩邊對立的力量激起爭議,而第三勢力,即砂拉越首席部長阿德南政府則站在邊上觀察應該相信誰。

對立的力量一方是來自原住民,他們正面臨流離失所的威脅,還有他們的非政府組織朋友,另一邊則是來自挪威的托爾斯泰(Torstein Dale Siøtveit)以及他擔任首席執行員的砂拉越能源公司(SEB)。

原住民方面至少有2萬人,他們得到一些當地以及國際非政府組織的幫助,如布魯諾曼瑟基金(BMF)、拯救河流組織(SAVE Rivers)、大馬人民之聲(Suaram)、馬來西亞自然之友(SAM)、馬來西亞之子(SABM)、為趙明福發聲的馬來西亞人(Malaysians for Teoh Beng Hock)、社區通訊中心(Pusat Komas)、抵制水壩(Damn the Dams)、彭亨拉勿抵制金礦開采氰化物行動委員會(BCAC)、當今峇南(Baramkini)、雪蘭莪及吉隆坡社區關懷中心(Prihatin)、吉隆坡及雪蘭莪中華大會堂青年團、沙巴婦女行動資源組織(Sawo)、年輕人知識和權益安全空間(KRYSS)、國際尊嚴(Dignity International)、Pax Romana-ICMICA、公義學堂(School of Acting Justly)、溫和的愛(Loving Tenderly)等非政府組織出於真實及想象的恐懼而反對水壩的建造。

從峇貢水壩中所得到的教訓是,大約有700平方公裏的原始熱帶雨林以及農田被洪水淹沒,將近1萬名原住民沒有得到他們應得的,反而需要在搬遷過程中,為他們的新家園支付。

該州就連免費以及體面的房子也無法提供給這群流離失所的原住民!更別提當初所承諾的免費水電以及每個家庭10英畝的農田。

取而代之的是每個家庭僅僅獲得一小塊3英畝的農田,而且離他們的家需要幾個小時。

在最新發布的視頻中,其主題為“破碎的承諾:水壩導致流離失所”,有興趣的人可在網上觀賞https://vimeo.com/130516168(英語)https://vimeo.com/130512952(馬來語),在視頻當中,原住民以及他們的非政府組織朋友描述他們的遷移為“文化滅絕”以及“我們不想在峇貢發生的人間悲劇”。

一名原住民表示:“若你有土地你得以幸存,沒有土地你將死去。”

但是無論是建造峇南水壩或是任何水壩,甚至是建造多少水壩,對於托爾斯泰以及砂拉越能源公司而言是無傷大礙的,無論從人類或社會影響的角度來看,或是建造水壩所帶來的環境影響以及這些水壩將會導致地震等風險,對他們而言都是無關痛癢的。

再多建造10座或12座水壩,並將成千上萬的原住民搬遷遠離他們祖先的土地以及遺產文號對他們而言是沒有錯的。淹沒砂拉越森林以及破壞生物多樣性對他們而言也是再正常不過的。

至於他對峇南水壩的辯護,托爾斯泰甚至表示峇南人民是無知的,而那些反對水壩的領導只是在“制造噪音”以及“利用峇南人的無知”。

“需要搞清楚的一點是,無論是一座水壩或更多,都不會制造任何地震。”

沒有經過任何的地震學研究,托爾斯泰即完全忽略科學的發現與觀點,並理直氣壯地告訴砂拉越人他們可以安然入睡 - 仿佛他預先知道神山將會被地震擊中似的。

布魯諾曼瑟基金在一項聲明中就托爾斯泰表示峇南人民“無知”而要求他道歉。

布魯諾曼瑟基金表示:“如果任何人對於水壩計劃“無知”,那麽這就是砂拉越能源公司拒絕發放有關信息的直接後果,這些有關水壩的信息如環境影響評估。”

但是看來托爾斯泰贏得阿德南的信任,並信誓旦旦地表示大約在6月下旬,不管任何人反對,他們將繼續進行水壩建造的計劃。

早前在今年5月中旬,經過與社區領導人展開閉門會議後,阿德南宣布表示州政府將會繼續進行峇南水壩德建造,因為是“人民”想要的。

如托爾斯泰,他在報道中表示在最近的探訪中,他聲稱得到大多數峇南原住民的“歡迎”,而他們也好奇想要知道砂拉越公司在做什麽 - 而阿德南看來也認為與社區領導人以及政府公務員會面即等於與“人民”會面。

拯救河流組織主席彼德(Peter Kallang)在6月26日與阿德南會面後,聲稱首長表示報章斷章取義,錯誤地引用他對峇南水壩打開綠燈的說法。

彼德也告知阿德南表示他所見面的大多數社區領導人甚至不是來自峇南的。

“馬來西亞原住民聯邦協會(Forum)大部分成員 - 還有該活動的組織者都是來自布拉甲(Belaga)、林夢(Limbang)以及峇裏奧(Bario),他們當中來自峇南的是寥寥無幾。”

彼德在報道中表示:“他們沒什麽可失去的,(這就是為什麽)他們站起來給予支持(峇南水壩)。”

彼德也將反對峇南水壩,並由超過8000名受該計劃影響的人所簽署的請願書交給阿德南,並表示阿德南已經口頭承諾將會在開齋節過後探訪峇南。

“我要求他(阿德南)探訪峇南人民。不要只是聽取社區領導人的說法,因為這樣的話,首長就只聽到社區領導人的聲音而已。他們並不代表所有人,他們只是代表他們自己而已。”

阿德南必須知道大型水壩不是唯一的選擇;當中還有其他替代能源,如太陽能、風能、可持續生物質還有微水電等。

還有,當峇貢水壩的容量只用到一半時,為何還要建造數十個水壩?

阿德南是否會贊同托爾斯泰德說法,即砂拉越能源公司對於各個水壩的同步建設將提高其電力以滿足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的需求?而這當中預計將在2030年雇用大約200萬人並吸引大約3000億令吉的投資。

所以到2030年,大約有200萬名砂拉越人將會因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而聚在一起?

抑或是若這200萬人不是砂拉越人,那麽這是否成為政府引入150萬名孟加拉人的借口?

阿德南會相信誰?是原住民以及非政府組織,還是托爾斯泰以及砂拉越能源公司?

一直以來,阿德南都被托爾斯泰以及砂拉越能源公司德信息所餵飽;他在6月26日與非政府組織德會面應該給予他另一角度的看法。

開齋節轉眼就已經飛逝,超過2萬名原住民以及全世界的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當阿德南進行探訪時,到底是原住民,抑或是托爾斯泰會被咒罵?

或者,有誰可以說阿德南不會被咒罵?

請留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