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馬森林怪談(二)永久森林保留區保護的是錢

作者:墨人

永久森林保留區 / hutan simpanan kekal / permanent forest reserve,這名堂,讓人覺得是指「受政府保護的森林」。

這想法的一廂情願程度,就像覺得標榜「重視營養」的食品企業就不會搞出黑心産品。

米爾解釋:「保護森林的用意,是確保州政府在相關土地保有權的保障(security of tenure),就如進出私人地必須經過地主准許那樣。」

換言之,這是州政府「保留」對土地和天然資源的管控,與保護環境生態不一定有直接關係。

永久森林保留區,從定義來說,就是州政府憲報圈定一片森林爲森林局管理範圍,任何人進出都得申請批准。

聯邦憲法第74(2)條文闡明,土地事項是歸於州政府權限,這其中包括了森林地。在森林事務,州政府掌控立法大權,聯邦政府只能提供勸告和技術支援。

無論是西馬、沙巴還是砂拉越的林務法律,縱使細節上存有差異,其實都沿襲殖民時期的觀念,把森林的價值局限于采集木材、礦石、河沙等等資源。政府管理森林的目的,以及森林局的存在理由,就是控制這些資源。自從建國以來,相關法律雖不乏與時並進的修訂,背後的觀念卻是換湯不換藥。

怡保一景。假設鏡頭裡的地區都在永久森林保留區之中,只要經過州政府批准,即使石灰山被炸得面目全非、樹木被砍光建造房屋和大道,依然可以在官方記錄列為永久森林保留區。

根據《1984年國家森林法令》第10(1)條文,西馬永久森林保留區必須根據闡明的11種用途來分類。第一類,是「可持續采集方式經營之木材生産森林」,也稱爲生産林(hutan pengeluaran / production forest)。其餘10類森林,就包括防洪、集水區、野生動物保護、研究用途等等功能,統稱保護林(hutan perlindungan / protected forest)。第10(4)條文也闡明,永久森林保留區在被歸類之前,是自動列爲生産林。根據馬來西亞半島森林局網站提供的資料,2018年西馬永久森林保留區,生産林占了逾六成。

米爾解釋,即使是采石場、礦場、菜園、貓山王榴槤園丘,一旦經過州政府和森林局批准,都可以建在永久森林保留區。只需更換土地用途,即使把樹木砍個不剩,相關土地在官方記錄依然是永久森林保留區。這其中的收益就歸于森林局,不是縣土地局。

就連高速公路工程也可以依法炮制。

「關鍵是在於州政府和相關公司到底簽了什麽協議。政府可以撤銷指定的永久森林保留區,以取消通行限制。當然也可以就只更換土地用途,大道公司可能就需要繳付特定數額資金給森林局。」

所以,西馬480萬公頃的永久森林保留區,是包括礦場、采石場、菜園、種植地、高速公路等等。而且,在這些地方的伐木活動,是不受限于可持續性伐木的規定。

這是完美的「漂綠」優勢。只要向國際社會擺出「480萬公頃永久森林保留區」,不明就裏者當然不會看出其中蹊蹺。

由此可見,永久森林保留區保護的,並不是森林,而是某類利益相關方的口袋。

州政府林務大權的另一個問題,是隨時可以撤銷一片森林的永久森林保留區地位。《1984年國家森林法令》第11條文闡明,州政府若認爲一片森林地不再需要用來提供永久森林保留區的11種用途,或需要用作「更高的經濟用途」,就可通過憲報撤銷其地位。

這名堂的「永久」字眼,根本就是幌子。

2016年5月,一支由大約150人組成的考察團發現,彭亨河以及淡泊靈河(Sungai Tembeling)因伐木和種植業活動而淺化(参考新闻[1])。彭亨發展機構旗下油棕園丘項目是禍首之一。這團隊隨後發表「烏魯淡泊靈宣言」,呼籲反貪污委員會調查涉及失控開發現象的官員。時任州務大臣阿南耶谷回應說,彭亨政府從未忽略環保責任,並稱自己出任大臣以來已憲報30萬公頃集水區(参考新闻[2])。他還說,「我並非否認問題,只是他們(非政府組織)有時把彭亨講得很糟,而事實上並不是那麽糟。」

2017年11月29日,阿南耶谷在彭亨州議會聲稱,州政府考慮重新評估已憲報為集水區的森林,作為「償還欠聯邦政府33.1億債務的方案」(参考新闻[3])。

永久森林保留區,既不永久,也不一定能夠保護森林。州政府的森林管理成績單若是滿江紅,憲報永久森林保留區的舉止就很可能是公關噱頭,絕對不應該視爲改邪歸正。

那麽,如果州政府宣佈在森林開拓園丘種植樹木,就是在一大堆樹之中再種一堆樹,應該很環保、很安全吧?

很抱歉,沒這回事。

西馬森林地帶,雖然大部份已劃為永久森林保留區,其實用來進行可持續性伐木的生産林是佔了六成。

(待續)

參考:

  1. Negara bakal berdepan bencana air – PEKA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341702]
  2. Pahang MB: 300,000ha of water catchment areas gazetted
    [https://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6/05/24/pahang-mb-300000ha-of-water-catchment-areas-gazetted/]
  3. Pahang plans to re-evaluate water catchment areas to pay off debts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s/25032]

大馬森林損失速度快 人民三餐溫飽未醒覺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當今大馬 | 海峽時報

T_July19_201
馬來西亞和印尼的婆羅洲地區之大型種植園因伐木活動、森林采伐、林火和勞工剝削等問題而面對嚴格的審查。圖片:法新社

100人和平遊行至國會    呼籲保護雨林和原民權利

由馬來西亞保護自然遺產組織(PEKA)發起和平集會,號召支持者於7月18日聚集國會外,敦促政府修改1984年“國家森林法”,以保護熱帶雨林和原住民的權利。

參與的非政府組織包括與環境相關的,以及為原住民爭取權利的團體,如話望生發展協會(Moada)、馬來西亞氣候行動組織(Klima Action Malaysia)、霹靂自然之友(Kuasa Perak)、馬來西亞綠色和平組織(Green Peace Malaysia)和馬來西亞動物協會(Malaysia Animal Association)。 繼續閱讀 “大馬森林損失速度快 人民三餐溫飽未醒覺"

你的利益vs我的生計 社會大眾應與原住民共生共存

文:烏舜安咿
圖:Mei Shya Yap

14702253_10154563688517159_6723623222582431776_n

全世界凡有森林、森林內有原居民的地方,似乎都發生同樣的困境——森林土地被外來人士侵占、資源被榨乾、原住居民因此被逼遷等。在馬來西亞無論是東部婆羅洲的沙巴和砂拉越,或是西部的半島,住在內陸的原住民亦難逃一劫。

奪取森林資源、侵占原住民權利的外來人士,往往以“發展”為名開發原住民的森林土地,回饋給原住民的是一摞摞的空洞承諾。最終的利益是外界人士所取得,而所付出的代價是原住民唯一的生計。

然而,原住民面對的困境並非社會大眾所熟知的,但他們的問題不是單向的,而是與大眾的生活如經濟息息相關的,因此不少社會團體嘗試組織與原住民相關的講座、分享會,邀請大眾出席了解與思考。

繼續閱讀 “你的利益vs我的生計 社會大眾應與原住民共生共存"

【公正党举办“马来西亚环境法案与运动”短期课程】

12109889_909626419072958_7617111634170822480_o

人民公正党环境局将在2015年11月28、29日(星期六、日)及12月5日(星期六)举办“马来西亚环境法案与运动”短期课程,并特别邀请了马来西亚律师公会环境与气候变化委员会主席Roger Chan律师主讲。

公正党环境局主任李健聪表示,在我国不断追求经济成长与国阵政府不重视永续性发展与环境保护之下,环境破坏与公害不断在马来西亚发生。

“从80年代的红泥山事件到近年来年度烟霾和大水灾,环境祸害似乎不曾间断过。为此,人民公正党将通过这项课程,让参与者能够深入探讨以下题材:国内现有环境法案、区域和国际各种方案与条约、国内趋于严重的各类环境问题、环境课题中的贪污事件、无节制的森林开发及季节性的烟霾对健康的影响等等。”
繼續閱讀 “【公正党举办“马来西亚环境法案与运动”短期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