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業機構破詩巫盜木案 起1370條擬加工私木

illegalloggingatkuching
砂林業機構在詩巫一林地偵破非法伐木案。

砂拉越森林企業機構在詩巫一林地展開的執法行動中,偵破一宗非法伐木案,起回1370條木桐。砂森林企業機構在接獲公眾情報后,迅速由詩巫區辦事處的執法組派員,於昨日下午扑擊都東島而破獲盜伐木材案。

根據該機構發出的一篇文告指出,在該行動中,現場是起獲1370條短型木桐,皆無合法標簽。

Continue reading “林業機構破詩巫盜木案 起1370條擬加工私木”

只能哀痛

評論: 蕭德驤

CP_WWF

馬來西亞野生動物基金會及印尼野生動物基金會,趁著世界環境日到來,發表《2016年婆羅州環境狀態》報告,揭露若根據現有森林消失速度,至2020年婆羅州將再失去600萬公頃的森林。

600萬公頃的森林是怎樣的一個概念?若以新加坡國土面積716.1公方公里為標准,600萬公頃即等於約84個新加坡那麼大。

由此可見,婆羅州森林消失課題值得全國人民關注,因為婆羅州其中一個如今面臨森林迅速消失的地方正是砂拉越州。

Continue reading “只能哀痛”

專家預測到2020年 婆恐失75%森林

CP_WWF
中加裡曼丹東邦佐章地區森林鳥瞰圖。(圖由WWF-Indonesia/Arief Destika提供)

配合2017年世界環境日,馬來西亞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與印尼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最近聯合發出,該兩個機構即將聯合出版的環境書籍《2016年婆羅洲環境狀態》之摘要。

該摘要強調婆羅洲目前的環境狀態及所面對的環境課題,其主要目的是為了提升人們對保護婆羅洲森林的醒覺。

Continue reading “專家預測到2020年 婆恐失75%森林”

單一耕種毀林

編譯:烏舜安咿
圖:The Borneo Post

作者:Aishah Mohamad Afandi

tapang_BernamaSAM

隨著更多的森林保護區轉化為單一耕作,這趨勢不僅是破壞森林生態,也會造成更多的森林被採伐。

大馬自然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SAM)實地研究員米爾拉薩(Meor Razak)向《馬新社》(Bernama)表示,單一耕作導致森林遭砍伐,而此土地則不再被視為森林。

Continue reading “單一耕種毀林”

古晉峇哥公園面臨浩劫

tapang_seehuaspecial
(左圖)每日有數十輛羅裡,在峇哥森林保留地外圍的山區輪番上山地挖掘及載送泥土,其中一條通往泥山的山路是越過該森林保留地。
(右圖)峇哥森林保留地外圍山區,四處被挖掘得隻剩下光禿禿的地表,令人看了心酸!

峇哥國家公園外圍森林並不平靜,幾曾何時,包圍在這國家公園外的森林保留地,正掀起挖泥賣泥活動。

據了解,峇哥國家公園外圍邊界的社區森林保留地佔地達780公頃,因與峇哥國家公園相毗鄰,自然生態物種與資源豐富,成為人們覬覦的“肥肉”。

熱心環保人士透露,於1995年至2005年間,該森林保留地曾出現過開墾活動,居民取得通行証似的,肆無忌憚地進入森林保留地大規模砍伐樹木及開墾。

據說,在當時,人們可進入該森林保留地進行砍伐和開墾,並種植果樹,之后就可名正言順向政府申請該土地的擁有權,於是,開山劈壤成了當時火熱的項目。

如今,熱心環保人士擔憂,峇哥國家公園外圍邊界又要經歷另一波浩劫。

 

另一波浩劫-挖掘賣泥山

“每輪的侵佔土地、非法開墾都對當地森林資源帶來嚴重的破壞及巨大的沖擊!雖然2005年過后,已沒有看到非法開墾的活動,但是如今迎來另一波變相浩劫-挖掘出售泥山!”

據消息傳出,這些泥土是用於臨近的政府填土工程。這令人質疑的是,倘若政府的工程需要泥土來填土,難道動用國家公園外圍邊界森林保留地附近的泥土是“合情合理”?

雖然表面上,承包發展商成了這起案件的眾矢之的,但是,若沒有官方部門批文,也無法促成該泥山的挖掘。

“這是否為一項短視的行為,毫無考慮到自然森林的生態,政府森林保留地乃是官方工程的專利品?為了政府工程項目,就可合理化地從峇哥國家公園邊緣的森林保留地大刀闊‘土’?”

何止是峇哥國家公園及外圍森林保留地,其實,砂州森林都珍藏著大自然的“藍寶堅尼”及“法拉利”,若不加以維護及嚴謹規劃,任由濫伐摧毀,將對環境帶來破壞,失去的天然資源及珍貴物種將絕滅。

 

國家公園四周坑坑疤疤煞風景

當人們去一個古跡旅游,不外乎是要親眼見証古色古香的建筑物、文物的初始原貌,在四周自然景觀的圍繞下,陳設出協調配搭的畫面。

很難想象的是,當眼前賞心悅目的優美古跡,突然一座新穎的洋房“殺”進視線,頓時,讓這個視覺畫面,非常突兀及不搭,大大打消千裡迢迢來為睹古跡的興致!

這正是道出峇哥國家公園目前外圍正置身在“四面楚歌”當中。這是因為目前該國家公園外圍的森林保留地附近目前正展開挖掘泥山工程。

當國家公園四周圍都是被挖得千瘡百孔、坑坑疤疤,生態環境已大肆被糟蹋,外國游客將怎麼看?旅游手冊上描繪得優美的自然景觀,可是,踏入國家公園卻看到四周光禿禿的地表,他們勢必深感失望。

“若整個峇哥國家公園外圍森林都挖得坑坑疤疤,亂七八糟,那種感受將遠比古跡蓋新洋房更為糟糕。”

 

繼上一回峇哥森林保留地附近山區驚見挖掘泥山事件被揭發及曝光后,雖已獲得官方部門的澄清,但始終改變不了泥山繼續被挖掘的事實!

日前,《詩華日報》記者聯系熱心環保人士,來到佔地約780公頃的峇哥森林保留地附近正進行挖掘的泥山,以切身了解及採集真相。在是項採訪過程中,發現挖掘泥山工程仍舊如火如荼地展開。

據了解,每日有數台神手、數十輛羅裡,在該保留地外圍的山區輪番上山地挖掘及載送泥土,仿佛在向這個砂拉越最具權威性的森林與生態保護區-峇哥國家公園做出挑舋。

記者也被告知說,通往泥山的其中一條山路是越過該森林保留地,同時,記者隨環保人士深入峇哥森林保留地,也發現保留地內有被測量的蹤跡。

環保人士開始擔懮挖泥山工程是否會擴張到該森林保留地,抑或當局測量那些先前在該地進行非法開墾和侵佔土地?峇哥森林保留地會否也“失守”淪為私人土地或挖掘泥山之地,仍有待查証。

“保留地本來不應被測量,但是卻發現有被測量的蹤跡,所以峇哥森林保留地會不會失守,最后也連帶一起被挖掘?”

 

社區森林保留地的內懮外患

佔地達780公頃的峇哥國家公園外圍邊界的社區森林保留地正面臨“內懮外患”的前后夾攻!

由於目前社區森林保留地尚未劃入國家公園領土,因此,沒有一個規范可以約束外來人士進出該森林保留地,以致於該保留地一直成為人們打獵、捕殺野生動物及採集森林資源的聖地,嚴重干擾林中生態資源。

據環保人士透露,峇哥社區森林保留地於1990年代可看到3種猴子,即長鼻猴、銀葉猴及長尾獼猴的出沒,樹上四腳蛇、飛鼯鼠等;草藥方面,則有稀有藥用植物及沉香木等。如今,卻很少看見了。

“以前峇哥森林也是盛產沉香木的寶地,后來由於人們的大量採集,現在數量大大銳減。”

除了外來人士長期以來自由進入森林保留地進行打獵及採集,如今,峇哥森林保留地內又驚見有測量過的蹤跡,這是否意味著該森林存在被開發或被挖掘泥山的可能性,仍是個未知數。

 

加強及修改法令,擴大峇哥國家公園范圍

作為一個負責任且高調環保主義的砂州政府,是時候檢討現有的國家公園法令,加強立法管制,擴大現有峇哥國家公園的領土范圍至現有森林保留地,以更好保護峇哥與其他國家公園外圍森林保留地的珍貴物產與生態資源!

此舉將有助於制止人們因森林保留地不受法律規范的制限,而自由進出森林保留地,為所欲為地滿足個人私欲及嗜好,不受約束地捕獵、採集林中珍貴的野生動植物破壞生態等。

當森林保留地內的珍貴物產及生態資源被保存下來,將可發展砂拉越的生態旅游,畢竟工商業發展,不是砂拉越的強項及優勢,大自然生態美景與資源才是。

而砂拉越國家公園的生態旅游是最大的賣點,有關當局應該加強立法管制,致力於保護生態資源,大力推動砂州的生態旅游。

“惟有豐富的生態資源才有望打造成為一個絕佳的旅游區。”

為了后人及砂拉越自然生態的未來,如果現在不即時採取保護措施,最終這些野生動植物及生態恐怕將走入歷史,成為陪葬品,到時隻能在書本上才能看得到。

 

原文:《詩華日報》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