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 全球水力發電增長會使氣候變化加劇

作者:Claire Salisbury

  • 多年以來, 人們都認為新式水利大壩不會排放溫室氣體。現在,全世界計劃建造或已在建大型水利工程(超過100兆瓦)847座,小型水利工程(超過1兆瓦)2853座,然而一項新的全球性研究則顯示,大壩水庫是溫室氣體的一項主要排放源。
  • 這項研究橫跨六大洲,觀測了267個水庫所排放的二氧化碳(CO2)、甲烷(CH4)以及氮氧化物(N2O)。在全球范圍內,該研究的研究者們估計,與稻田種植或者生物燃燒相比,這些水庫排放了1.3%的人造溫室氣體。
  • 水庫排放目前並未算入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UN IPCC)的排放評估之內,但研究人員們認為水庫排放應該被算入其內。事實上,在聯合國清潔發展機制(CDM)下,很多國家目前都符合獲得建造新的大壩所需的碳信用。
  • 該研究也提出了一個問題,即水利發電是否應該繼續算作一種綠色能源,亦或是水利發展需要滿足聯合國CDM的碳信用要求。
001
中國的千島湖,因上世紀50年代所建的新安江大壩而形成。一個國際性的研究發現,水庫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是巨大的,在一座水庫建成最初的20年裡,甲烷佔其可能排放的溫室氣體中的90%。 照片:Bryan Ong on Flickr,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CC BY-NC-ND 2.0 license

Continue reading “意料之外: 全球水力發電增長會使氣候變化加劇”

東京奧委會木材採購不可續 非政府組織促停用昇陽木材

olympic2020.jpg

編譯:烏舜安咿

2017年7月24日東京正舉辦“東京2020標誌旅遊節”(Tokyo 2020 Flag Tour Festival),為3年後的奧運會拉開倒數序幕,惟再盛大的倒數慶典也掩飾不了國際奧委會(IOC)違背可續發展的規格要求的承諾。

雨林行動網絡(RAN)、市場變化(Market For Change)、布魯諾曼瑟基金會(BMF)、砂拉越達雅伊班協會(Sarawak Dayak Iban Association)、拯救熱帶雨林(Rainforest Rescue)和日本熱帶雨林行動網絡(JTFAN)聯合發表文告,表示國際奧委會在過去半年,批准來歷不明的大批數量雨林木材,或木材來自備受質疑的原產地,用於東京新奧林比克體育場的建築工程中。

Continue reading “東京奧委會木材採購不可續 非政府組織促停用昇陽木材”

從比爾卡勇槍殺案 見棕櫚油暴力成本

“鑒於棕櫚油行業的規模龐大,涉及供應鏈的時間長短有別,以致要追蹤全球棕櫚油工業有關的所有環境與人權問題是困難的。大量金錢往油棕種植園投資,涉及的基礎設施在進行中,而若你阻礙了其操作,你可能將以最殘酷的方式 ‘被處理’。”

——Nigel Sizer,雨林聯盟(Rainforest Alliance)主席

billkayong1

2016年6月22日的早晨9時許,砂州環保社運分子比爾卡勇(Bill Kayong)從家裡出門,乘坐四輪驅動車前往美裡市區的途中,在交通燈路口遭凶徒開槍射殺,當場斃命。

比爾卡勇是人民公正黨美裡區國會議員張友慶的新聞秘書兼達雅人協會秘書,他在生前正為一個伊班族社群聲討被Tung Huat Niah Plantation棕櫚油公司侵佔的習俗地。

在槍殺案發生數天后,警方經調查確定了數名主要嫌犯,包括棕櫚油公司的總監兼大股東李志堅。不過事發后警方發現對方已離開大馬,潛逃至澳洲,最后在12月12日在中國福建莆田被當地公安逮捕,押送回馬。(警方也在案發后陸續逮捕3名嫌犯,包括李志堅共4人被控上庭。)

全世界的環境與人權社運活躍分子,包括比爾卡勇,與棕櫚油生產有關聯而在暴力事件中死亡的案件,仿佛已成了地球上必然發生的不可或缺的本質。

Continue reading “從比爾卡勇槍殺案 見棕櫚油暴力成本”

民間團體怒斥:以巨壩交換道路建設是不公平的!

綜合報導:烏舜安咿
圖:網絡

“把峇南內陸需道路建設的要求與巨型水壩牽連關係,這同等敲詐。”

各非政府組織針對砂州副首長佔馬欣的“居民拒絕水壩,政府拒絕建路(No Dam,No Road)”說法皆發表文告與接受訪問,表達峇南內陸人的心聲。包括拯救河流聯盟(Save Rivers)、保護峇南行動委員會(BPAC)和馬來西亞原住民聯盟(JOAS)。

如同其他國家的居民,峇南內陸人絕對有權利獲得由政府理應提供的基礎設施和其他建設,除了道路也包括學校、醫療設施、乾淨水源、24小時電源等。

Continue reading “民間團體怒斥:以巨壩交換道路建設是不公平的!”

烏魯慕達自然林伐木猖獗 威脅野生動物與水源供應(下)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Kate Mayberry

 

上篇部分內容:

『位於馬來西亞半島北部吉打州,與泰國邊境為鄰的烏魯慕達受保護自然生態區(Ulu Muda Eco Park),面積相等於兩個新加坡,是北部三個州屬約400萬人口的水源供應處。如今,卻見伐木活動重新在烏魯慕達區內活躍。

2016年5月,馬來西亞《星報(The Star)》揭露在烏魯慕達自然生態區的南部出現新的伐木道路,那裡集有一堆高品質的樹木如柳安木(Meranti)、印茄木(Merbau)和橡木(Cengal)在伐木營地區,等待被運往木材工廠。在另一個伐木區,發現一個牌子寫著吉打州政府為伐木執照擁有者。』 

———————————————————————————-

“保留以被採伐?”

位於吉打州的烏魯慕達自然生態林是由龍腦香科植物(dipterocarp)所組成,包括原始森林和以前的伐木區(次森林),並在國家林業法之下分成7個“永久保護林”(Permanent Reserve Forest)。

“永久保護林”不代表該森林保存不變。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馬來西亞分會在2009年評估烏魯慕達集水區報告所示,該區的“永久保護林”是重要的集水區,也是被指定為生產木材的地點,其餘則為研究、教育與休閒的作用。

曾為農業部官員的彭發球表示,“這區域雖然為森林保留區,但受保護的程度並不強。”

“保留來做什麼?保留以被採伐?”

Continue reading “烏魯慕達自然林伐木猖獗 威脅野生動物與水源供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