蜆殼石油呼籲造林減緩氣候變化 婆羅洲是植樹的中心舞臺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Toct18_201
如聯合國所概述,如果世界要將升溫限制在1.5攝氏度,那重新造林將被視為必不可少的。 照片:Otto Bathurst / Jon Arnold Images Ltd / Alamy

儘管某些政客試圖假裝這個問題不存在,但震撼人類的全球暖化威脅又回到國際上最關注的問題。

科學家(以及任何小學基礎科學課及格的人),都明白燃燒化石燃料會產生溫室氣體,從而增加全球氣溫。這是為什麼自歐洲工業革命開始以來,隨著世界各個地區的人口紛紛湧入車內,並開啟空調或集中供暖,促使氣溫正加速上升。

全世界人們需要共同研究如何控制影響,或我們共同承受,讓人震驚的結果。

10月初,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發佈一份特別報告,稱其最後呼籲政策制定者採取行動,以防止可能在在12年內之內,氣溫上升1.5°C的災難性情況。

這不是政治問題,儘管政治家在涉及化石燃料生產的地區尋求支持票時會如此說詞。但相反的,這是影響我們所有人的現實,現在甚至被一個製造問題的工業龍頭所承認。

蜆殼石油(Shell)承認全球暖化需要行動。

幾十年來,石油老闆領導了高额資助的全球宣傳戰,以反對科學家關於溫室氣體的警告,否認氣候變化的存在。然而,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危機,他們開始擺脫不誠實的論點,但依然有極少數來自發達國家的不負責任政黨,堅持己見。

英國衛報於10月9日的報導,蜆殼石油,一家數十年一直從馬來西亞海域抽走石油的公司,其負責人承認自己的工業產生的危機,並宣佈他認為唯一現實的快速解決方案 —— 就是充值種植我們的熱帶雨林。

最後!這個網站(砂拉越報告)自成立以來所探究及全世界觀察,關於最顯然、最有利和最大規模的措施可扭轉氣候變化的方法,終於被那些有錢和影響力的人所認可,以將之實現。

所以,如今爭論已經結束。婆羅洲原住民為了保住他們的雨林當然是正確的,而那些試圖通過破壞來填滿口袋的“現代化者”已被證明,該行為是悲慘和災難性的錯誤。

婆羅洲是植樹的中心舞臺

如今,是時候開始修復損害,並扭轉全球暖化的情況,這將會是婆羅洲成為全球雨林再生計畫的中心舞臺。現在,是時候將油棕這單一農作中止,且基於健康和環境的因素,它在國際市場上越不受支援與歡迎。在蜆殼石油等宣導者和支持者的幫助下,讓我們通過精心的再造林和可持續開發來重建土地,從而將當地居民擺在第一位。

科學可以再次解釋原因。熱帶樹木的再生可重新大量的吸收大氣中的碳,而二氧化碳中的碳變成樹木結構材質的同時,也將氧氣釋放到大氣中。

但是,不要詢問砂拉越報告有關科學提問,進一步的細節,詢問蜆殼石油的老闆,他絕對是一位科學家,且明顯的商業利益至今仍鼓勵他的工業隱瞞真相。

距離氣溫上升1.5°C的災難性情況還有12年,隨著氣候變化破壞著地球,意味著其市場即將受到破壞,因此蜆殼石油首席執行員范伯登(Ben van Beurden)已提倡,大規模重新造林,作為人類能以迅速採取行動的唯一解決方案處理此迫在眉睫的危機。

讓我們聽聽他的話。馬來西亞應該率先要求從婆羅洲業務中獲利的公司,現在協助展示方案,並使其成為東馬及其他婆羅洲經濟的可行專案。

現金拮据的馬來西亞政府應該與蜆殼石油一起努力,在曾經資源最豐富但人口稀少的的地區重新種植。

關鍵措施應該包括剷除油棕種植園,因這只是使得一些腐敗企業和其地方政客受益,並在那裡重新種植樹木。同樣的,砂拉越貪婪的元首(前首長)泰益瑪末,必定倒反人生,將他口袋的錢掏出來幫助這個計畫。

這些措施可能有助於解決馬來西亞腐敗所造成的預算危機,同時解決全球暖化問題。因此,現在是時候與蜆殼石油、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以及世界上最健全的政府討論最佳前進的方向。

 

衛報部分報導

蜆殼石油老闆說,需大規模重新造林以控制氣溫上升1.5°C

范伯登表示:“另一個巴西的熱帶雨林”有助於實現聯合國的目標。

蜆殼石油老闆表示,為了應付更嚴峻的全球暖化問題,需要一個如亞馬遜熱帶雨林的規模,進行大型種植專案,因為他認為單靠更多的再生能源是不足夠的。

Toct18_202
蜆殼石油首席執行員范伯登(Ben van Beurden)

范伯登表示,將氣溫上升限制在1.5°C(相當於 2.7 F°)將是一項重大挑戰。根據聯合國氣候科學小組的一份具里程碑式報告稱,有必要避免危險的氣候變暖。

“你可以達到1.5°C,但不是在拉動相同但稍微有難度的杠杆,而是其拉動的速度比我們想像的快。我們認為可以做的事大規模的重新造林。想想一個如巴西的雨林:我們可以控制在1.5°C內。”他在倫敦出席石油與天然氣活動上,向觀眾表示。

“這不是有些人會想到的:我們只需做更多的太陽能、風能就能到達(減緩)目標,”他補充道。

如果世界將要升溫限制在1.5°C以下,那麼在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題小組在本周的概述情境中,重新造林被認為是不可少的。

但范伯登強調,迎接挑戰將是一場艱苦戰鬥,因雖然在“技術上可行”,但若不改變政府政策和監管,就不具商業可行性。“把氣溫低於2°C已是前所未有的合作規模。而到達1.5°C更是一項重大挑戰。”

不過身為蜆殼石油的首席執行員的他堅持認為,天然站在投資組合中不斷增長的份額中,在1.5°C的升溫世界中發揮作用。

“你可以對語義進行無休止的討論,它是過度角色或目標角色嗎?到最後兩者都是。”

 

原文:砂拉越报告 | 卫报

砂州首長談永續林業 促企業參與可持續認證

編譯:烏舜安咿

Toct28_101
砂州首長阿邦佐哈里。圖:星報

 

砂拉越州政府敦促涉及木材與棕櫚油的企業參與可持續認證,以便能將產品銷往更廣闊的全球市場。

砂州首長阿邦佐哈里表示,目前市場非常敏感,特別是在環境和碳排放的問題上。

“砂拉越政府的意圖是,我們必須遵守國際標準,無論是木材業或其他作物如油棕業。“

“我們是一個貿易國家,必須出口我們的產品,因此得遵守(可持續認證標準)。在這種情況下,有關企業公司必須獲得認證,才能在世界任何地方銷售有關產品。”

他補充說,如果企業遵循里約熱內盧召開的地球環境高峰會議(Rio De Janeiro Earth Summit)協議,進行認證,則買家才會購買。

“人們只會購買世界認證與認可的來源,如果你不遵守,市場將抵制你。除非你能像他們展示的證書,是符合國際標準的。”

“如果你不遵守,他們就無法再轉售給市場。誰要進口無法銷售的商品?這是傻子做的事,”他說。

阿邦佐哈里也談及工業森林(industrial forest)概念,它可提供原材料的同時,也讓森林永續。

“種植林的概念主要是重新種植樹木,這是為何我傾向使用‘工業森林’這詞,這意味著你種植並成為可持續的原料。”

“一旦它成為原材料,那麼便是可續性的。因為你不斷補充原材料,那麼整個產業鏈是可持續的,”他解釋道。

他於9月14日出席由大安集團(Ta ANN Group)舉辦的晚宴上,接受媒體採訪時如是表示。該晚宴是大安集團慶祝,其管理的加帛森林管理單位(FMU)獲得森林管理認證(MTCS-PEFC)。

出席者包括副首長阿瑪道格拉斯、城市規劃,土地行政與環境助理部長連達立夫、大安集團執行主席阿瑪阿都哈密和大安集團董事經理兼首席執行員拿督黃國惠。

 

原文取自:婆羅洲郵報
http://www.theborneopost.com/2018/09/15/timber-palm-oil-companies-urged-to-get-sustainability-certifications/

歐盟逐步淘汰棕油 郭素沁:大馬可持續性發展受阻

(吉隆坡 5日訊)原產業部長郭素沁炮轟歐盟,逐步將棕油淘汰出歐盟市場,妨礙大馬達成聯合國可持續性發展目標。

她發文告說,大馬已採取多項措施,投資確保可持續性發展,並遵守可持續性的程式,但歐盟的反棕油行動對棕油生產國傳達的信心是,即使投資維持可持續性發展,也是徒勞無功的。

Continue reading “歐盟逐步淘汰棕油 郭素沁:大馬可持續性發展受阻”

政府參與可實踐零毀林目標

編譯:烏舜安咿

近年來,來自公民社會、民間組織、消費者等的壓力與監督,許多採取/開發森林資源而牟利的企業或政府機構開始被關注,並試圖或減少供應鏈活動對歡迎影響的責任,尤其來自北營(Global North)的國家,如歐洲、美加等,提出零毀林承諾(zero deforestation commitments,ZDC)。

從環境角度來看,零毀林承諾是受矚目與合時宜的。

由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IFOR)與國際農業研究諮商組織(CGIAR)研究中心共同設立的林業新聞網,專題記者莫妮卡(Monica evans)在『零毀林商品?難以置信的可能』文中指出,在不產生意想不到的負面影響之下的“零毀林承諾”似乎艱難,或無法遵循,只是另一種公共關係和營銷策略的象徵性聲譽。

事實上,在供應鏈中,零毀林承諾的實踐與理論是兩回事。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在2018年初發布的研究報告——『企業零毀林承諾:對外部性問題和執行差距的評估』中,針對50個做出零毀林承諾的“權利代言人”——擁有潛能在在商品的全球價值鏈中可制訂規則的企業公司進行評估,並試圖揭示這些大膽的承諾,實際上對森林、生產者和社區有著什麼關聯。

Continue reading “政府參與可實踐零毀林目標”

FELDA 8煉油廠重獲RSPO認證遭抨擊!

編譯:烏舜安咿
圖:Chain Reaction Research

FGVnRSPO

棕櫚油巨頭FELDA旗下8間煉油廠獲得可持續棕油圓桌議會(下稱RSPO)認證,但依然對森林和員工造成侵害。

2016年5月,《華爾街日報》揭露指FGV涉嫌在馬來西亞剝削種植園員工權益,以致FELDA旗下超過50間煉油廠自願退出RSPO認證

根據《達邦樹.無聲的吶喊》整理報導,風險管理研究機構“連鎖反應調研(Chain Reaction Research)”在2016年4月22日的調查研究《FGV:MK——RSPO认证处于危险,即时资金流动受影响》中,強調該子公司清除了880公頃的高保護價值泥炭地,違反了棕櫚油永續發展圓桌會議(下簡稱“RSPO”)的標準。

綠色和平(Greenpeace)東南亞森林保護專案負責人Bagus Kusuma表示:“RSPO再次顯示自己的軟弱無能。儘管RSPO被說服重新認證有關煉油廠,但FELDA旗下的FGV依然沒有符合 ‘不採伐、沒泥炭、不開採’的標準,相關的企業公司不應該向FGV或其子公司採購,直到FGV能證明剝削員工與破壞環境的日子已終結。”

綠色和平在2018年1月8日發文告表示:“FELDA的子公司FGV在過去兩年破壞超過1400公頃泥炭森林。經過非政府組織與其客戶的施壓,FELDA承諾在2017年8月修復過去進行的破壞。然而至今沒有公佈任何行動計劃,更甭說修復任何森林的行動了。”

Bagus Kusuma說: “儘管其剝削員工的新聞已上了頭條,但FELDA過去兩年依然不改的持續剝削。FELDA必須立即改革其勞工實踐,包括停止向員工收取招聘費以及歸還護照給員工。”

 

** 關於FELDAh/FGV需要遵守的 “不採伐、沒泥炭、不開採” 的標準政策,請點擊一下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