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參與可實踐零毀林目標

編譯:烏舜安咿

近年來,來自公民社會、民間組織、消費者等的壓力與監督,許多採取/開發森林資源而牟利的企業或政府機構開始被關注,並試圖或減少供應鏈活動對歡迎影響的責任,尤其來自北營(Global North)的國家,如歐洲、美加等,提出零毀林承諾(zero deforestation commitments,ZDC)。

從環境角度來看,零毀林承諾是受矚目與合時宜的。

由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IFOR)與國際農業研究諮商組織(CGIAR)研究中心共同設立的林業新聞網,專題記者莫妮卡(Monica evans)在『零毀林商品?難以置信的可能』文中指出,在不產生意想不到的負面影響之下的“零毀林承諾”似乎艱難,或無法遵循,只是另一種公共關係和營銷策略的象徵性聲譽。

事實上,在供應鏈中,零毀林承諾的實踐與理論是兩回事。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在2018年初發布的研究報告——『企業零毀林承諾:對外部性問題和執行差距的評估』中,針對50個做出零毀林承諾的“權利代言人”——擁有潛能在在商品的全球價值鏈中可制訂規則的企業公司進行評估,並試圖揭示這些大膽的承諾,實際上對森林、生產者和社區有著什麼關聯。

Continue reading “政府參與可實踐零毀林目標”

FELDA 8煉油廠重獲RSPO認證遭抨擊!

編譯:烏舜安咿
圖:Chain Reaction Research

FGVnRSPO

棕櫚油巨頭FELDA旗下8間煉油廠獲得可持續棕油圓桌議會(下稱RSPO)認證,但依然對森林和員工造成侵害。

2016年5月,《華爾街日報》揭露指FGV涉嫌在馬來西亞剝削種植園員工權益,以致FELDA旗下超過50間煉油廠自願退出RSPO認證

根據《達邦樹.無聲的吶喊》整理報導,風險管理研究機構“連鎖反應調研(Chain Reaction Research)”在2016年4月22日的調查研究《FGV:MK——RSPO认证处于危险,即时资金流动受影响》中,強調該子公司清除了880公頃的高保護價值泥炭地,違反了棕櫚油永續發展圓桌會議(下簡稱“RSPO”)的標準。

綠色和平(Greenpeace)東南亞森林保護專案負責人Bagus Kusuma表示:“RSPO再次顯示自己的軟弱無能。儘管RSPO被說服重新認證有關煉油廠,但FELDA旗下的FGV依然沒有符合 ‘不採伐、沒泥炭、不開採’的標準,相關的企業公司不應該向FGV或其子公司採購,直到FGV能證明剝削員工與破壞環境的日子已終結。”

綠色和平在2018年1月8日發文告表示:“FELDA的子公司FGV在過去兩年破壞超過1400公頃泥炭森林。經過非政府組織與其客戶的施壓,FELDA承諾在2017年8月修復過去進行的破壞。然而至今沒有公佈任何行動計劃,更甭說修復任何森林的行動了。”

Bagus Kusuma說: “儘管其剝削員工的新聞已上了頭條,但FELDA過去兩年依然不改的持續剝削。FELDA必須立即改革其勞工實踐,包括停止向員工收取招聘費以及歸還護照給員工。”

 

** 關於FELDAh/FGV需要遵守的 “不採伐、沒泥炭、不開採” 的標準政策,請點擊一下鏈接

棕櫚油巨頭FGV承諾 “努力恢復”已破壞的婆羅洲泥炭地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Basten Gokkon

棕櫚油巨頭FGV(Felda Global Ventures,即馬來西亞棕櫚油生產聯邦土地發展局全球創投控股)在過去一年破壞婆羅洲雨林超過1000公頃的泥炭地,違反其永續政策之際,亦遭到社會大眾的批評。如今,如今FGV表示將“努力恢復”已破壞的土地。

2016年8月,FGV承諾停止摧毀雨林和泥炭地,但事實上卻持續開墾富碳區,以擁有更多的土地空間進行油棕種植。如此一來,FGV不止是違背其綠色承諾,更違反了身為棕櫚油永續發展圓桌會議(下簡稱RSPO)的責任。FGV是在2016年12月獲得RSPO認證資格。

Continue reading “棕櫚油巨頭FGV承諾 “努力恢復”已破壞的婆羅洲泥炭地”

沙巴大學森林營 授予學生永續管理知識

ums-holds-17th-forestry-camp-at-kts-plantation-in-segaliud-lokan-sandakanKTS園坵有限公司連續第二年與沙巴森林部合作,透過在Segaliud Lokan森林保留區所主辦的第17屆森林營活動中,為馬來西亞沙巴大學(UMS)的森林系學生提供實習。

這項為期兩周的森林營從8月28日開始至9月8日結束,共有149名森林系科學與天然資源科學生參與。

森林營被公認為未來森林管理員最重要的科目,它是攻讀森林課程,包括國際熱帶森林﹑森林園坵及森林農業﹑天然公園及木材工藝課程學生的必修科目,並著重在森林領域的原理與實際經驗。

Continue reading “沙巴大學森林營 授予學生永續管理知識”

反思油棕種植的代價

2323c93a53968f5a1fc249277c801189

作者:黃孟祚

由於全球市場需求不斷上升,油棕最大生產國印尼與馬來西亞在60、70年代以來,大力推展油棕種植。尤其印尼佔土地優勢,其種植面積已於近年超越執牛耳近半世紀的馬來西亞。兩國相加油棕總面積已逾2000萬公頃。

油棕原產非洲熱帶地區,南美的熱帶國家和其他東南亞國家也在世紀交替之際或之前投入生產。油棕與其他植物油相比,其生產效率被視為是最好的。也許正因如此,油棕種植可以違反土地開發原則,尤有甚者任何相關開發的環境考量與關懷的聲音,皆被視為西方植物油行業對油棕業的嫉妒與反宣傳。

Continue reading “反思油棕種植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