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不再有棕櫚油特許經營權嗎?

編譯:烏舜安咿
原文:Sarawak Report

“首席部長阿邦.佐哈里表示砂拉越政府將不再批准開放新的油棕種植園准證,作為說服歐盟(EU)砂州政府是認真保護環境的。” [ 婆羅洲郵報 ] 

廣泛基礎的聲明容易發表,且相同的承諾(或許是誠摯的)是在最後一次州選舉前由已故的首長阿德南所提出的,但只能忽略不計。

因此,砂拉越人需要更多有關阿邦佐哈里日前所說的“不再讓步”和“零腐敗”說法的詳細信息,特別是因為他剛剛將另一份十年的公路合同交給了CMSB(Cahya Mata Sarawak Bhd),即10年的道路維護和管理。此合同屬於砂州元首泰益瑪末(Taib Mahmud)的家族。 繼續閱讀 “砂拉越不再有棕櫚油特許經營權嗎?"

擔憂鋪煙草後塵,棕櫚油產業絕地反擊

編譯:烏舜安咿
原文:The Star

2019年2月26日的上午,華盛頓一家顧問公司的高管向馬來西亞棕櫚油行業的一些高權勢官員提交了一份策略文件。

文件的信息:不要讓環境保護主義者分子和西方國家的政府玷污棕櫚油,以至於它最終會產生像煙草一樣的賤民產品。600億美元的棕櫚油貿易受到了環境保護主義者的抨擊,他們說大面積的熱帶雨林已經被清除以種植數十億人消費的商品(棕櫚油)。

馬來西亞印尼共同生產了世界上約85巴仙的棕櫚油,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動的。他們的生產依賴於消費者所使用的烹飪油需求可持續性以及作為商品如肥皂、洗髮液、休閒食品如比薩餅、麵包和生物燃料的物品的成分。其中食品占全球棕櫚油消費量的近70巴仙。

但在2019年,馬來西亞發起了全球公共關係和遊說攻勢,以保護其主要出口產品的聲譽,特別是在歐洲。《路透社》對數十家棕櫚油行業參與者的採訪與大量信息拼湊在一起。 繼續閱讀 “擔憂鋪煙草後塵,棕櫚油產業絕地反擊"

政府全額補貼認證費 油棕園主速申請MSPO

2019年11月29日

T_Dec19_301
林思健(左一)在國會參與大馬棕油局舉辦的“愛我棕油”展銷會時品嘗涵蓋棕油的食品。右起是副貿消部長張健仁和砂拉卓國會議員阿裡比佐。

大馬棕油局董事林思健上議員指出,原產業部正積極推動油棕種植者申請“馬來西亞永續油棕認證”(MSPO),截至今年8月,砂已經有60%油棕種植面積,就是157萬2477公頃中的94萬4372公頃已經獲得認證,也是全國獲得認證種植面積最廣的州屬,在全國的認證比率排行第二。 繼續閱讀 “政府全額補貼認證費 油棕園主速申請MSPO"

棕櫚油巨頭投資新衛星系統齊抗毀林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Free Malaysia Today

T_Dec19_101
當發生毀林事件時,衛星圖像可將可靠的信息快速地傳遞,以便有關當局也採取後續行動。

主要銷售和使用棕櫚油的十家企業,投資540萬令吉聯手開發一套新的衛星系統,以更緊密地監控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森林,並加快行動以阻止毀林。

這項目由美國環保智庫——世界資源研究所(WRI)所領導,利用歐洲太空總署(ESA)的衛星數據來監視森林。

“一方面是新技術,另一方面則是讓我們將這些重要角色齊聚一堂,共同思考如何最好地利用信息(阻止毀林),這是目前迫切需要發生的事情,”世界資源研究所駐在印尼的東南亞品牌經理Anne Rosenbarger表示。 繼續閱讀 “棕櫚油巨頭投資新衛星系統齊抗毀林"

歐盟禁用棕櫚油 大馬政府需負責任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Sarawak Report | 砂拉越報告

T_May19_601.jpg
5月16日,霹靂州務大臣Ahmad Faizal Azumu下令執法人員前往Kampung Tasik Cunex原住民村,拆除他所說的未經許可建造的封鎖線。在遭到州政府拆除Blockade後,當地原住民展開第四次封鎖線,為的是家園土地森林不被入侵。

5月中旬,一個發生在西馬霹靂州的森林入侵案,是讓見者心碎的玉立破壞場景,而這發生在馬來西亞各地,尤其是砂拉越和沙巴的熱帶雨林。

位於霹靂州Kampung Tasik Cunex的原住民,住在州內剩餘的一個森林保護區內,試圖阻止伐木者入侵森林土地而設立封鎖線,惟遭執法人員強勢拆除

州政府已宣佈為此土地的擁有者,並讓關係良好和富有的企業獲得特許經營權,採伐有價值的天然木材,最終將該地區變成更多的種植園。

霹靂州原住民可能擁有人權,正如馬來西亞簽署的國際公約在道德上所認同的那樣,這些公約試圖為國家政府現行制度下的每個人帶來基本的公平與平等。 繼續閱讀 “歐盟禁用棕櫚油 大馬政府需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