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禁用棕櫚油 大馬政府需負責任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Sarawak Report | 砂拉越報告

T_May19_601.jpg
5月16日,霹靂州務大臣Ahmad Faizal Azumu下令執法人員前往Kampung Tasik Cunex原住民村,拆除他所說的未經許可建造的封鎖線。在遭到州政府拆除Blockade後,當地原住民展開第四次封鎖線,為的是家園土地森林不被入侵。

5月中旬,一個發生在西馬霹靂州的森林入侵案,是讓見者心碎的玉立破壞場景,而這發生在馬來西亞各地,尤其是砂拉越和沙巴的熱帶雨林。

位於霹靂州Kampung Tasik Cunex的原住民,住在州內剩餘的一個森林保護區內,試圖阻止伐木者入侵森林土地而設立封鎖線,惟遭執法人員強勢拆除

州政府已宣佈為此土地的擁有者,並讓關係良好和富有的企業獲得特許經營權,採伐有價值的天然木材,最終將該地區變成更多的種植園。

霹靂州原住民可能擁有人權,正如馬來西亞簽署的國際公約在道德上所認同的那樣,這些公約試圖為國家政府現行制度下的每個人帶來基本的公平與平等。 繼續閱讀 “歐盟禁用棕櫚油 大馬政府需負責任"

回顧2018年全球熱帶雨林報導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Rhett A. Butler

  • 這是Mongabay.com每年的雨林年度回顧期。
  • 總的來說,2018年對於這個星球的熱帶雨林而言,並非好年頭。
  • 雨林保護遭受了許多挫折,特別是在巴西、剛果盆地和馬達加斯加。
  • 哥倫比亞是2018年為數不多的熱帶雨林之一。

2018年是全球熱帶雨林艱難的一年。以下是一年中一些最大的熱帶雨林事件,但我們無法涵蓋所有內容,所以如果缺少重要的部分,可以通過底部的評論功能添加它們。

2019年的展望可在已發布中文章中閱讀:2019年的雨林展望 [1/2/19]。 繼續閱讀 “回顧2018年全球熱帶雨林報導"

砍伐热带雨林导致雨量减少!來自婆羅洲的警示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Jeremy Hance

 

  • 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過去60年來,婆羅洲大面積森林被砍伐,大部分用於油棕種植園,這導致氣溫升高,降水量減少。
  • 森林不僅提供遮蔭,且創造了降雨,可回收土壤和植被中的淡水。
  • 氣候的局部變化可能會給驅動它們的作物帶來麻煩,也是印尼和馬來西亞最賺錢的商品之一:棕櫚油。
  • 這篇文章是“拯救地球上的生命:野外的話語”的一部分,由Mongabay的每月編輯Jeremy Hance撰寫。

繼續閱讀 “砍伐热带雨林导致雨量减少!來自婆羅洲的警示"

姆魯區非法伐木持續 砂拉越政府欺瞞社群

採訪:烏舜安咿
圖:Willie Kajan提供

經姆魯區社群德林族(Tering)、柏拉灣族(Berawan)與本南族(Penan)進行在地調查發現,Radiant Lagoon私人有限公司在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自然遺產的姆魯國家公園附近,展開新油棕種植園的伐木作業,而砂拉越政府和姆魯區州議員Gerawat Gala並沒有對大眾說明此事。

德林族領袖Wille Kajan表示,伐木作業仍全面展開,違反了立即停止伐木,等待相關執法單位進行調查的承諾。有關承諾是記錄在《星報》於3月14日報導“姆魯國家公園濫用土地爭議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關注”:

負責環境與土地索賠以及原住民事務的執法機構已在姆魯區,並在附近調查當地人申訴油棕種植園工人砍伐森林和破壞墳墓與水源的說法。
 姆魯區州議員格拉瓦加拉,在35日表示已指示相關執法機構在姆魯區 與附近進行在地調查,毫不拖延。參與調查的機構包括砂拉越自然資源與環境委員會、砂拉越土地與測量局、民政事務處、駐地公署和原住民法院。
格拉瓦加拉於35日在美里省公署,與姆魯區原住民代表、油棕種植園管理層和執法機構進行閉門會議,以嘗試解決問題,然而局面僵持不下。

本週,姆魯區社群成功阻止兩台推土機的操作,並以錄像記錄正在進行的伐木作業。

“推土機司機稱他只是在維修這條路,但過後承認是其主管下達命令,要他在德林族、柏拉灣族和本南族的土地上砍伐樹木。我們土地上的上千棵樹木遭非法砍伐,你可(通過照片)看到遍布滿山。”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Wille Kajan表示,原來的森林如今被砍伐成貧瘠土地,沒有什麼能夠取代被採伐和毀壞的樹木,野生動物也失去棲身地。“原始樹木需要至少一個世紀才能重新生長,這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本月14日,自然資源和環境委員會(NREB)拒絕向受影響的本南族社區Bateu Bungan的村長Ukau Lupung提供Radiant Lagoon私人有限公司特許經營地段第2和第3區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EIA)。Ukau Lupung和他的兒子從姆魯山前往古晉,以試圖獲取這些文件,這些文件在進行任何砍伐森林活動前是必須提供給受影響居民的。

Ukau Lupung表示:“我們對砂拉越政府不遵守規則感到失望,政府過分偏袒私人公司的利益,而非傾聽我們的意見。我們已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幾代人,而我們沒有得到任何信息或諮詢正在發生的事情。”

他表示,原住民提出的三個核心問題都沒有得到解決——即原住民的祖傳習俗地、對集水區的影響以及對祖先墓地的侵占。

未徵求村民意見徵用土地

“我們從未就此土地上發生的事情獲得意見徵求,而我們完全不贊同這些行動。我們在此呼籲Radiant Lagoon私人有限公司立即停止所有活動,並在七天內從移走所有的機械!”Willie Kajan和Ukau Lupung說。

T_March19_105
受影響地區的鳥瞰圖。

從更廣泛和長遠的角度來看,當地的德林族、柏拉灣族和本南族社區也關注森林砍伐如何影響該區的生物多樣性、動植物和自然野生動物的棲身地。Willie Kajan表示,因這可影響當地旅遊業,這是姆魯社群的生計,即提供長船、導遊和寄宿以及其他旅遊服務。當中姆魯國家公園和酒店業務也將受到影響。

“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是否願意參觀河流受污染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的世界遺產?姆魯山中的蝙蝠種群如何受到影響?這些蝙蝠飛到汶萊覓食。數百萬隻蝙蝠的夜間外流是姆魯山的主要特點之一,”Willie Kajan說道。

Ukau Lupung也表示:“森林是我們的生命泉源,它等同於本南族、德林族和柏拉灣族的‘超市’和‘銀行’。我們仰賴森林生存,在森林中捕食和覓食我們的食物和藥用植物。它也是我們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天然材料的來源。我們還種植果樹,收成豐實。”

已被授予Radiant Lagoon私人有限公司的土地也是目錄國家公園和汶萊森林之間的廊道。這條廊道是本南族、德林族和柏拉灣族社區唯一可以捕獲和覓食的區域,皆因他們在姆魯國家公園內不能獵捕。此外,野生動物穿過此廊道作為姆魯國家公園和汶萊森林之間的遷徙路線。

Willie Kajan表示,有很多關於可持續性、森林砍伐和確保考慮當地原住民利益的討論。因此,砂拉越政府和有關當局必須採取行動,確保當地原住民的森林、環境和原住民權益得到保護的適當時機。

T_March19_107
本南族、德林族和柏拉灣族展開封鎖行動(Blockade),將油棕種植的員工驅離。
T_March19_109
3月15日,本南村Bateu Bungan的村長Ubau Lupung尋求砂公正黨副主席兼峇都林當區州議員施志豪人權律師的諮詢。
T_March19_110
在古晉的乾淨能源合作會議上的合照。左起施志豪、村長Ukau Lupung、Ba’a Abang本南村村長Panai Erang、工程部長兼實蘭溝國會議員巴魯比安和Willie Kajan。

 

研究顯示,婆羅洲森林採伐與種植園擴張範圍相當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Hans Nicholas Jong

2017年,婆羅洲的工業種植園擴張與森林損失的減緩,為兩者的相關性帶來有力的證據。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IFOR)的科學家在一項新研究中提出了這一研究結果。該研究使用時間序列衛星圖像來量化2000年至2017年婆羅洲每年的森林損失、工業種植園擴張及其重疊的範圍。

婆羅洲,佔全界油棕種植園所在地的一半,全境由印尼、馬來西亞和汶萊管轄,但由於工業種植園面積微不足道,該研究省略了汶萊境內的調查研究。 繼續閱讀 “研究顯示,婆羅洲森林採伐與種植園擴張範圍相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