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保護區面積將至少達130萬公頃 佔砂總面積10%

000000528632

(古晉7日訊)砂拉越的全面保護區面積將至少達到130萬公頃的水平,以讓有關地區的面積能夠佔據砂拉越土地總面積的10%左右。

砂首長拿督阿瑪阿邦佐哈裡(Amar Abang Johari)表示,砂拉越當局將把境內更多森林地帶列為全面保護區(Totally Protected Area,TPA)。

“全面保護區概括了國家公園(Natural Park)﹑自然保護區(Natural Reserves)及野生動物庇護所(Wildlife Sanctuaries)。截至去年﹐砂拉越境內就有86萬公頃的森林被憲報為全面保護區。”

Continue reading “全面保護區面積將至少達130萬公頃 佔砂總面積10%”

馬來西亞環境之友:無需更多巨壩!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馬來西亞自然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SAM)於8月中發表文告表示,該組織非常關注砂拉越首長於7月21日宣布欲在老越(Lawas)建大佬山(Trusan Dam)的事件。

“在砂拉越政府計劃建造12座巨型水壩中,其中一個是大佬山水壩,估計生產275兆瓦。”

根據早前報導,即將投入建造工程的巴類水壩(Baleh Dam)將生產1285兆瓦電力,預計在2018年10月施工,2025年完工。

在砂州計劃建造的12座水壩中,目前已完成的包括巴貢水壩與穆倫水壩,而第三座峇南水壩在當地居民的反抗與封鎖道路之下,最終讓前任砂州首長阿德南於2016年3月份宣布停止有關項目。

p37_main_tg_1808_P37_36p_tg.JPG
砂拉越政府計劃建造12座巨型水壩,其中包括穆倫水壩、峇南水壩和巴類水壩。圖為已完工的穆倫水壩。

根據媒體於2016年5月份報導,當時阿德南表示,“不再需要另一座巨型水壩,我們可換微型水壩或其他的替代能源方式,尤其當我們不再提供電力給西馬,則不再需要巨型水壩了。”

根據能源委員會(Energy Commission)的年度報告《2015年馬來西亞電力供應產業的數據與表現》中所見,砂拉越能源局(SEB)在該年的發電量為2241兆瓦,然後同期所需的電量為2288兆瓦。

然而上述數據並不代表砂拉越的儲備電量是不足的。

隨著巴貢水壩的完工並生產電力,砂拉越在2015年的總發電量為4641兆瓦,當中有66巴仙來自巨型水壩。因此總結而言,巴貢水壩在2015年提供砂拉越的總發電量50巴仙。

馬來西亞自然之友主席伊都利斯(SM MOHAMED IDRIS)在文告中表示,“因此我們不清楚砂拉越在2015年的能源儲備容量的實際水平。能源儲備容量是確保能源供應能應對突如其來的電力增加需要的未使用電量。”

因此,馬來西亞自然之友希望砂拉越州政府在做出建造更多巨壩或其他新開發能源的決定之前,先提供公眾目前和預計的能源儲備容量率。

文告指出,據知國際能源署(IEA)建議的能源儲存容量僅為20巴仙至35巴仙之間。

“依我們觀察,砂拉越能源發展政策是在非常混亂的方式下進行的。”

伊都利斯表示,前任首長(阿德南)所做出的合理決定,可在一年後輕易的被扭轉。而對外宣布建造大佬山水壩的決定是沒有明確提及近期的研究證明與發展理由。

有關建造大佬山水壩的計劃並沒有事前徵求民間社會團體,尤其是受影響社區的意見而進行的決定。對於一個只有250萬人口的砂拉越州屬而言,一個接一個的水壩建設決定肯定不符合邏輯。

尤其諷刺的是,砂州仍有許多居住在內陸的原住民並沒有享受國家建設的電力基礎設施。

巨型水壩項目也會淹沒森林和原住民社群的土地,當中巴當艾水壩(Batang Ai Dam)、巴貢水壩(Bakun Dam)與穆倫水壩(Murum Dam)的受影響社群也是被迫的遷移至重置區。這些原住民失去傳統習俗地之餘,傳統生計亦受影響而繼續遭受長期的困苦,同時面對經濟困難、社會文化被破壞、重置區的整體生活質量嚴重下降等問題。

因此,馬來西亞自然之友強烈要求政府撤出大佬山水壩的建造計劃,以及其他正在建設中的水壩項目,同時,國家必須加緊努力,提供內陸居民分散式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無論以太陽能或微型水壩方式提供能源。

“隨意的能源規劃和能源浪費將明顯影響國家的福祉,特別是國家面對各種經濟挑戰的時候。”

原文取自:《The Star

生物多樣化法案若通過 張健仁称侵蝕砂資源

行動黨古晉市國會議員兼哥打聖淘沙州議員張健仁奉勸砂國陣聯邦部長旺朱乃迪,別成為聯邦侵蝕砂州主權的幫凶。

張健仁是於7月31日在國會下議院參與《生物多樣化資源獲取及利益分享法案》時,如是表示。

有關《生物多樣化資源獲取及利益分享法案》是由聯邦天然資源及環境部部長旺朱乃迪在國會下議院提呈,並於本周一進行二度辯論。

該法案第1(3)條文闡明,聯邦政府在咨詢州政府之后,有關法案將在砂拉越及沙巴實行,而有關法案的其他條文也授權於聯邦政府干涉森林生物多樣化資源的研究、發展和獲取活動。

 

聯邦將威逼利誘

張健仁指出,自建國以來,森林資源和森林中的生物多樣化資源,都是屬於州政府的獨有權力,聯邦政府沒有權力干涉。而且,砂州也有其州法令《1997年砂拉越生物多樣化中心法令》,管制生物多樣化的研究、發展和商業化活動。

“如今聯邦政府又制定法令管制生物多樣化的研究、發展和商業化活動,這不只是將造成雙重管制,浪費資源,而且,也是侵蝕砂州在這方面獨有的權力。”

張氏表示,雖然旺朱乃迪在國會所提呈的法案有闡明必須經過州政府的咨詢后才會在砂州實行,但,實際情況是,當聯邦政府要在砂州實行這法令時,它會透過種種的施壓,威逼利誘州政府就范。其中一個可以預見的手段就是以撥款威脅,州政府若不同意有關法令在砂州實行,就沒有聯邦撥款。要聯邦撥款,就要把部份權力交給聯邦政府。

“往往這就是過去50多年來,砂州在許多事項上逐漸失去主權的過程。開始是在州政府咨詢和同意下落實聯邦法令和政策,之后就是聯邦法令和政策影響州的政策和活動,最后就是由聯邦直接接管或控制有關的州政府部門。”

 

砂國陣部長呈法案

張健仁指出,聯邦政府透過國會侵蝕砂州權力的例子比比皆是。近期的旅游稅法令和《2012年領土海域法令》,就是其中最新的例子。如今,又來了一個《生物多樣化資源獲取及利益分享法案》,企圖影響和控制砂州的森林生物多樣化資源。

“更讓人感到遺憾的是,提呈這項侵蝕砂州主權的法案的部長,本身又是來自砂拉越國陣。”

張健仁建議,要確保砂州在森林生物多樣化的獨有權力不被聯邦政府剝奪,旺朱乃迪應該即席修改有關法案的第1(3)條文,直接闡明有關法案不會在砂拉越實行。他希望,身為砂州人,旺朱乃迪能夠接受他的這項建議,為“捍衛砂州主權”盡點綿力。

但是,當天法案在國會下議院二讀通過,旺朱乃迪還是拒絕接納張氏的建議,還是堅持為聯邦政府干涉砂州在生物多樣化發展領域而開路。

 

原文取自:《詩華日報

綠色浪潮協會:列武吉士基勞為綠肺,停止森林砍伐及炸石活動

kuandan
武吉士基勞山森林砍伐的鳥瞰圖

綠色浪潮協會(Gelombang Hijau)對於武吉士基勞山(Bukit Sekilau)的森林砍伐和採石活動,導致該山迅速光禿和千滄百孔感到震驚,並發表文告呼吁政府立刻停止該山的所有伐木及採石活動。

綠色浪潮也呼吁彭亨州政府把武吉士基勞山劃為永久森林保留地,讓它成為關丹人的綠肺。

Continue reading “綠色浪潮協會:列武吉士基勞為綠肺,停止森林砍伐及炸石活動”

保护女性土地权益 拯救世界的森林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Flavie Halais

womenrights001
如果不是我們,那還有誰呢?Joel Redman攝於印尼西加里曼丹的Sungai Utik。

根據權利與資源行動組織(Right and Resources Initiative,RRI)公佈的新報告《權利與潛力(Power and Potential)》揭露,法律法規效力低以及中等收入的的國家,一貫地未能保障或忽略住在農村或原住民女性的土地權益,導致他們無法達到針對氣候變化的《巴黎氣候協議(Paris Agreement)》或聯合國通過的永續發展目標(SDGs)。

該報告指出,女性在森林中的智慧,以及參與資源使用的決策,對保護與減緩氣候變化影響為至關重要,且對社區和國家層面的經濟發展帶來貢獻。儘管有些社區讓女性參與或擁有土地權益,但土地使用權的法律低效力讓女性面對社會、經濟與環境衝擊時更顯脆弱。

Continue reading “保护女性土地权益 拯救世界的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