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條河被謀殺了——烏魯柯拉威事件筆記

作者:墨人
圖:墨人

2018年10月29日早上,砂拉越沐膠縣(Mukah)警察總部入口處,聚集了一群伊班族村民。左邊,是一群婦女在敲擊傳統樂器;右邊,另一群人進行著某種祭祀。

起先是一位男士抱著一隻白雞祈求查辦過程順利,其後是幾個人輪流對著警察局圍牆喊話擲米。其中一位大漢所說的伊班語,翻譯出來大略是:“願你們進到森林裡被大樹壓死;願你們在河裡被鱷魚吃掉、被蛇咬死;願你們在睡夢中死去。”

他咒駡的,是6個村莊的村長。 繼續閱讀 “有一條河被謀殺了——烏魯柯拉威事件筆記"

徐仁修|哭泣的金馬侖

作者:徐仁修
转载:徐仁修荒野

15621904_1215494455194280_8301260470761463282_n
原本的茂密森林變成滿眼的赤土

為慶賀馬來西亞荒野保護協會會所兼生態教育館的落成與啟用,以及帶領荒野少年營“野外追蹤”活動,前十多天我又出發到西馬來西亞。期間,我請西馬荒野保護協會會長蘇添益陪我從吉隆坡去西馬的高地金馬侖,這裡一直是馬來半島生態數一數二豐饒的地方,其中有一片雨林是大王花的最後棲地。

我一共去過三次金馬侖,但這兩年多我一直沒空前往,這次就專程安排上去,也因為原本守護這片棲地的甘蒼林先生一年多前在森林失蹤,至今不曾尋獲,我到這片森林來,也可順便向他致意……

但我到通往森林的山路入口,才轉一個彎,眼前的景色就讓我目瞪口呆:原本的茂密森林變成滿眼的赤土,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景像,熱帶雨林竟像沙漠一般,僅僅留下一棵高直的大樹,矗立在焦赤的陡坡上,好像墓碑一般,控訴著人類的殘暴與貪婪。很難以想像這裡之前高山密林的樣子。

繼續閱讀 “徐仁修|哭泣的金馬侖"

消失中的森林(樹木篇):泥石流揭伐木問題被漠視‧大馬森林消失量冠全球

 

永久森林保留區及非永久森林被大肆開墾,改作為種植與農業用地,造成森林面積減少了。
永久森林保留區及非永久森林被大肆開墾,改作為種植與農業用地,造成森林面積減少了。

加叻大道的泥石流意外,使到非法伐木再次成為輿論焦點。

工程部長拿督斯里法迪拉指出,由於有樹桐被洪水衝入大道,相信森林深處有伐木活動。另一方面,彭亨州務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卻否認該處有伐木活動。

這場意外沖下來的泥濘,清理數天後路段即可恢復通車。然而在一些我們看不見的地方,砍伐卻是夜以繼日的進行著,政府要花多長的時間,才願意正視不斷消失的森林呢?
繼續閱讀 “消失中的森林(樹木篇):泥石流揭伐木問題被漠視‧大馬森林消失量冠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