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魯慕達自然林伐木猖獗 威脅野生動物與水源供應(上)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Kate Mayberry

 

ulumuda01
從烏魯慕達自然生態公園運出的木桐。攝影:Kate Mayberry

在馬來西亞半島西北部的一片塵土飛揚的路段,三輛載滿木桐的羅里停放在路邊,羅里司機們在開放式的小屋旁歇息,邊等待官員清理貨櫃。過了不久,另一輛負載的羅里也停放在路旁,羅里上飄揚著紅色的旗幟,警告其他道路使用者其載有潛在危險貨物。

位於馬來西亞半島北部吉打州,與泰國邊境為鄰的烏魯慕達受保護自然生態區(Ulu Muda Eco Park),面積相等於兩個新加坡,是北部三個州屬約400萬人口的水源供應處。如今,卻見伐木活動重新在烏魯慕達區內活躍。

馬來西亞自然協會(Malaysian Nature Society,MNS)吉打州秘書彭發球(Phang Fatt Khow)表示,“採伐森林的過程具非常破壞性。他們出動大批推土機和大型羅里運載木桐,這比樹木本身移除的情況更糟。那個區域不應該被採伐。”

Continue reading “烏魯慕達自然林伐木猖獗 威脅野生動物與水源供應(上)”

伐木活動頻密 布拉甲浮木塞河道

(古晉10日訊)布拉甲區州議員兼砂拉越水上運輸與安全助理部長裡旺拉岸表示,砂拉越河流安全局將於近期內在峇貢舉行一項會議,屆時將提出有關布拉甲雙溪峇律浮木阻塞河道的問題。

除此之外,該局也已致函天然資源與環境部以申請撥款預算,作為清理該河道上的浮木,以策安全。

河安局申請撥款清理

裡旺拉岸在本月10日的卓越技術培訓中心移交峇貢信托基金會予本南學生后,在新聞發布會上,接受媒體訪問時如是表示。

他也要求,水壩公司、砂能源公司、砂河流局、天然資源環境部及相關業者攜手合作,確保砂拉越河流和森林資源的保育受到重視,並回饋當地的河流使用者。

擬報告書要呈首長

據他所了解,砂環境部助理部長拿督連達立正擬定報告以呈給首長有關該河道的情況。他稱,除了雙溪峇律,裡瑙河的情況也相當嚴重,因為之前那裡是伐木基地,由於橋梁損壞的關系,所以業者必須利用河流運木。

“在峇貢周圍地區的居民都是使用河流代步,因此,河道浮木問題將影響居民的生活作息,比如附近弄烏山等地區人民前往臨近的加帛診所求醫。”

影響居民生活作息

較早時,裡旺拉岸透露,2個星期前飛往該區巡視,根據他們的觀察,雖然水流改善可以稍微通行,但對船隻使用者而言非常危險,原因是該區有進行許多伐木活動。

然而,他表示,浮木不是最主要導致日前布拉甲水災的問題,但是,浮木問題會對船隻使用者的安全構成危險。

原文取自:《诗华日报

砂州政府25億令吉收購巴貢水壩 称無需再建新水壩

20110525_bakun_0107
巴貢水壩總發電量為2400兆瓦,為全馬最大水壩。

(古晉8日訊)砂拉越政府取得全馬最大水壩巴貢水壩的全面擁有權!

首席部長拿督阿瑪阿邦佐哈裡宣布,砂拉越州政府已與聯邦政府達致協議,獲取砂拉越水力發電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權,后者是經營和擁有巴貢水壩的公司,屬於聯邦財政部和聯邦土地局共管。

他指出,砂州政府透過屬下的砂拉越能源公司展開收購砂拉越水力發電有限公司的行動,收購價為25億令吉。

在收購巴貢水壩之后,砂州政府目前擁有4座水壩,即巴貢水壩、姆倫水壩、巴當艾水壩和即將完成的巴類水壩。

阿瑪阿邦佐哈裡說,以目前的需求,這4座水壩已經足夠,政府無意再增加新水壩。“即使未來對電力的需求有所提升,也將以新技術開拓新能源,不會影響人們居住的甘榜和部落地區。”

Continue reading “砂州政府25億令吉收購巴貢水壩 称無需再建新水壩”

谁的责任?砂水利砂能源应清理浮木屑

kch-bp010317-lc-logjam-p1

砂拉越水利有限公司(SHSB)和砂拉越能源有限公司(SEB)有责任清理巴鲁依河长达30公里的浮木堵塞。

布拉甲区州议员利旺拉岗认为这两家公司从这条河流(和巴贡水坝)获益,有责任清理这些浮木屑。

利旺拉岗日前前去巡视,证实“浮木阵”已严重影响弄佳威和弄布桑居民的生活。因此,浮木屑应快速被清理。

“谁应该负上责任?理应上,自然资源和环境局(NREB)和砂河流局应负责。但是,他们不能这么做,因为单单清理长达30公里河面上浮木就耗资数百万令吉。”利旺拉岗如是表示。

Continue reading “谁的责任?砂水利砂能源应清理浮木屑”

拉让江“浮木阵”严重 数年仍无法解决

log-jam-bakun-page-1-2nd

(古晋1日讯)巴贡水坝和巴路依河发生“浮木阵”久时!浮木和木屑严重造成阻塞,危害当地河流使用者的安全。

自2011年起,从弄佳威河至巴路依河的累积浮木,更是长达30公里。

据悉,该浮木和木屑来自于距离巴贡水坝120公里至150公里外上游的伐木活动,因大雨导致大量的这些木桐、木屑等漂流下来。

Continue reading “拉让江“浮木阵”严重 数年仍无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