蜆殼石油呼籲造林減緩氣候變化 婆羅洲是植樹的中心舞臺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Toct18_201
如聯合國所概述,如果世界要將升溫限制在1.5攝氏度,那重新造林將被視為必不可少的。 照片:Otto Bathurst / Jon Arnold Images Ltd / Alamy

儘管某些政客試圖假裝這個問題不存在,但震撼人類的全球暖化威脅又回到國際上最關注的問題。

科學家(以及任何小學基礎科學課及格的人),都明白燃燒化石燃料會產生溫室氣體,從而增加全球氣溫。這是為什麼自歐洲工業革命開始以來,隨著世界各個地區的人口紛紛湧入車內,並開啟空調或集中供暖,促使氣溫正加速上升。

全世界人們需要共同研究如何控制影響,或我們共同承受,讓人震驚的結果。

10月初,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發佈一份特別報告,稱其最後呼籲政策制定者採取行動,以防止可能在在12年內之內,氣溫上升1.5°C的災難性情況。

這不是政治問題,儘管政治家在涉及化石燃料生產的地區尋求支持票時會如此說詞。但相反的,這是影響我們所有人的現實,現在甚至被一個製造問題的工業龍頭所承認。

蜆殼石油(Shell)承認全球暖化需要行動。

幾十年來,石油老闆領導了高额資助的全球宣傳戰,以反對科學家關於溫室氣體的警告,否認氣候變化的存在。然而,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危機,他們開始擺脫不誠實的論點,但依然有極少數來自發達國家的不負責任政黨,堅持己見。

英國衛報於10月9日的報導,蜆殼石油,一家數十年一直從馬來西亞海域抽走石油的公司,其負責人承認自己的工業產生的危機,並宣佈他認為唯一現實的快速解決方案 —— 就是充值種植我們的熱帶雨林。

最後!這個網站(砂拉越報告)自成立以來所探究及全世界觀察,關於最顯然、最有利和最大規模的措施可扭轉氣候變化的方法,終於被那些有錢和影響力的人所認可,以將之實現。

所以,如今爭論已經結束。婆羅洲原住民為了保住他們的雨林當然是正確的,而那些試圖通過破壞來填滿口袋的“現代化者”已被證明,該行為是悲慘和災難性的錯誤。

婆羅洲是植樹的中心舞臺

如今,是時候開始修復損害,並扭轉全球暖化的情況,這將會是婆羅洲成為全球雨林再生計畫的中心舞臺。現在,是時候將油棕這單一農作中止,且基於健康和環境的因素,它在國際市場上越不受支援與歡迎。在蜆殼石油等宣導者和支持者的幫助下,讓我們通過精心的再造林和可持續開發來重建土地,從而將當地居民擺在第一位。

科學可以再次解釋原因。熱帶樹木的再生可重新大量的吸收大氣中的碳,而二氧化碳中的碳變成樹木結構材質的同時,也將氧氣釋放到大氣中。

但是,不要詢問砂拉越報告有關科學提問,進一步的細節,詢問蜆殼石油的老闆,他絕對是一位科學家,且明顯的商業利益至今仍鼓勵他的工業隱瞞真相。

距離氣溫上升1.5°C的災難性情況還有12年,隨著氣候變化破壞著地球,意味著其市場即將受到破壞,因此蜆殼石油首席執行員范伯登(Ben van Beurden)已提倡,大規模重新造林,作為人類能以迅速採取行動的唯一解決方案處理此迫在眉睫的危機。

讓我們聽聽他的話。馬來西亞應該率先要求從婆羅洲業務中獲利的公司,現在協助展示方案,並使其成為東馬及其他婆羅洲經濟的可行專案。

現金拮据的馬來西亞政府應該與蜆殼石油一起努力,在曾經資源最豐富但人口稀少的的地區重新種植。

關鍵措施應該包括剷除油棕種植園,因這只是使得一些腐敗企業和其地方政客受益,並在那裡重新種植樹木。同樣的,砂拉越貪婪的元首(前首長)泰益瑪末,必定倒反人生,將他口袋的錢掏出來幫助這個計畫。

這些措施可能有助於解決馬來西亞腐敗所造成的預算危機,同時解決全球暖化問題。因此,現在是時候與蜆殼石油、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以及世界上最健全的政府討論最佳前進的方向。

 

衛報部分報導

蜆殼石油老闆說,需大規模重新造林以控制氣溫上升1.5°C

范伯登表示:“另一個巴西的熱帶雨林”有助於實現聯合國的目標。

蜆殼石油老闆表示,為了應付更嚴峻的全球暖化問題,需要一個如亞馬遜熱帶雨林的規模,進行大型種植專案,因為他認為單靠更多的再生能源是不足夠的。

Toct18_202
蜆殼石油首席執行員范伯登(Ben van Beurden)

范伯登表示,將氣溫上升限制在1.5°C(相當於 2.7 F°)將是一項重大挑戰。根據聯合國氣候科學小組的一份具里程碑式報告稱,有必要避免危險的氣候變暖。

“你可以達到1.5°C,但不是在拉動相同但稍微有難度的杠杆,而是其拉動的速度比我們想像的快。我們認為可以做的事大規模的重新造林。想想一個如巴西的雨林:我們可以控制在1.5°C內。”他在倫敦出席石油與天然氣活動上,向觀眾表示。

“這不是有些人會想到的:我們只需做更多的太陽能、風能就能到達(減緩)目標,”他補充道。

如果世界將要升溫限制在1.5°C以下,那麼在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題小組在本周的概述情境中,重新造林被認為是不可少的。

但范伯登強調,迎接挑戰將是一場艱苦戰鬥,因雖然在“技術上可行”,但若不改變政府政策和監管,就不具商業可行性。“把氣溫低於2°C已是前所未有的合作規模。而到達1.5°C更是一項重大挑戰。”

不過身為蜆殼石油的首席執行員的他堅持認為,天然站在投資組合中不斷增長的份額中,在1.5°C的升溫世界中發揮作用。

“你可以對語義進行無休止的討論,它是過度角色或目標角色嗎?到最後兩者都是。”

 

原文:砂拉越报告 | 卫报

多少巨壩崩塌才算足夠?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Fiona McAlpine

 

在氣候暖化的情況下,巨壩和豪雨恐成危險組合

2018年8月杪,緬甸中部的巨壩崩裂,導致約5萬人逃離家園,洪水也湧入勃固省(Bago)斯瓦爾鎮(Swar)與附近村莊。由於今年的季候風降雨量大增,導致這座斯瓦爾巨壩(Swar-Chaung)的儲水溢出,淹沒緬甸中部和南部的農作物,並使15萬人被迫流離失所。

001
氣候科學家預測,降雨量增加將曾為氣候暖化最不可預測和潛在災難性影響之一,因此洪水和巨壩崩裂將變得更加普遍。圖:寮國那凱水壩(Nakai Dam)——照片取自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由季候風暴引起的災難性天氣事件正成為南亞與東南亞的日常新聞,2017年,為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和孟加拉帶來毀滅性的洪水,導致超過1000人喪命。

Continue reading “多少巨壩崩塌才算足夠?”

歐盟限制棕櫚油進口 棕櫚油生產國反思貿易政策

編譯:烏舜安咿
圖:路透社

原文:The Malay Mail

palm_oil2702
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棕櫚油產量佔全球總量超過80巴仙,其中歐盟是繼印度之後的第二大進口棕櫚油的市場,佔全球至少400億美元(馬幣1680令吉)。

歐盟基於棕櫚油生產的過程造成森林毀壞和環境破環等影響,於今年4月宣布禁止棕櫚油用作生物柴油的基本燃料;面對歐盟的對抗,全世界數一數二的棕櫚油生產商開始反思新市場,甚至進行不尋常的易貨交易,如以食用油交換蘇式噴氣飛機,同時也鼓勵棕櫚油生產商研究從非洲到緬甸的新市場。

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棕櫚油產量佔全球總量超過80巴仙,其中歐盟是繼印度之後的第二大進口棕櫚油的市場,佔全球至少400億美元(馬幣1680令吉)。

面對歐盟的粉碎需求的威脅,棕櫚油產業目前正進行公關戰,並推動生產商進入價額敏感的市場,當中印尼的生產成本較低,比馬來西亞更具優勢。

Continue reading “歐盟限制棕櫚油進口 棕櫚油生產國反思貿易政策”

馬來西亞環境之友:無需更多巨壩!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馬來西亞自然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SAM)於8月中發表文告表示,該組織非常關注砂拉越首長於7月21日宣布欲在老越(Lawas)建大佬山(Trusan Dam)的事件。

“在砂拉越政府計劃建造12座巨型水壩中,其中一個是大佬山水壩,估計生產275兆瓦。”

根據早前報導,即將投入建造工程的巴類水壩(Baleh Dam)將生產1285兆瓦電力,預計在2018年10月施工,2025年完工。

在砂州計劃建造的12座水壩中,目前已完成的包括巴貢水壩與穆倫水壩,而第三座峇南水壩在當地居民的反抗與封鎖道路之下,最終讓前任砂州首長阿德南於2016年3月份宣布停止有關項目。

p37_main_tg_1808_P37_36p_tg.JPG
砂拉越政府計劃建造12座巨型水壩,其中包括穆倫水壩、峇南水壩和巴類水壩。圖為已完工的穆倫水壩。

根據媒體於2016年5月份報導,當時阿德南表示,“不再需要另一座巨型水壩,我們可換微型水壩或其他的替代能源方式,尤其當我們不再提供電力給西馬,則不再需要巨型水壩了。”

根據能源委員會(Energy Commission)的年度報告《2015年馬來西亞電力供應產業的數據與表現》中所見,砂拉越能源局(SEB)在該年的發電量為2241兆瓦,然後同期所需的電量為2288兆瓦。

然而上述數據並不代表砂拉越的儲備電量是不足的。

隨著巴貢水壩的完工並生產電力,砂拉越在2015年的總發電量為4641兆瓦,當中有66巴仙來自巨型水壩。因此總結而言,巴貢水壩在2015年提供砂拉越的總發電量50巴仙。

馬來西亞自然之友主席伊都利斯(SM MOHAMED IDRIS)在文告中表示,“因此我們不清楚砂拉越在2015年的能源儲備容量的實際水平。能源儲備容量是確保能源供應能應對突如其來的電力增加需要的未使用電量。”

因此,馬來西亞自然之友希望砂拉越州政府在做出建造更多巨壩或其他新開發能源的決定之前,先提供公眾目前和預計的能源儲備容量率。

文告指出,據知國際能源署(IEA)建議的能源儲存容量僅為20巴仙至35巴仙之間。

“依我們觀察,砂拉越能源發展政策是在非常混亂的方式下進行的。”

伊都利斯表示,前任首長(阿德南)所做出的合理決定,可在一年後輕易的被扭轉。而對外宣布建造大佬山水壩的決定是沒有明確提及近期的研究證明與發展理由。

有關建造大佬山水壩的計劃並沒有事前徵求民間社會團體,尤其是受影響社區的意見而進行的決定。對於一個只有250萬人口的砂拉越州屬而言,一個接一個的水壩建設決定肯定不符合邏輯。

尤其諷刺的是,砂州仍有許多居住在內陸的原住民並沒有享受國家建設的電力基礎設施。

巨型水壩項目也會淹沒森林和原住民社群的土地,當中巴當艾水壩(Batang Ai Dam)、巴貢水壩(Bakun Dam)與穆倫水壩(Murum Dam)的受影響社群也是被迫的遷移至重置區。這些原住民失去傳統習俗地之餘,傳統生計亦受影響而繼續遭受長期的困苦,同時面對經濟困難、社會文化被破壞、重置區的整體生活質量嚴重下降等問題。

因此,馬來西亞自然之友強烈要求政府撤出大佬山水壩的建造計劃,以及其他正在建設中的水壩項目,同時,國家必須加緊努力,提供內陸居民分散式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無論以太陽能或微型水壩方式提供能源。

“隨意的能源規劃和能源浪費將明顯影響國家的福祉,特別是國家面對各種經濟挑戰的時候。”

原文取自:《The Star

缺乏跟進又沒維修 政府許多小型太陽能計劃失效

sy238171
行動黨砂夢工程太陽能路燈計劃。

對於砂鄉區電力與水源供應部長拿督斯裡史蒂芬倫迪指州政府計劃採用太陽能發電為偏遠地區的甘榜和長屋提供電源,詩巫區國會議員林財耀認為有關計劃必須包含后續更換電池的預算,因為太陽發電最大的問題就是電池的壽命不長。

他說,他本身於3年前在其選區的長屋進行太陽能路燈計劃,當時共建設23盞太陽能路燈,花了近3萬元的費用,但是一般電池的壽命是3年到5年不等,而更換電池的費用是整個太陽能路燈費用的30%。所以如果政府沒有提供太陽能發電日后電池更換和維修費,那整個計劃將不會持久,而一般鄉區居民無法負擔電池更換的費用。

他發表文告表示,過去州政府曾經在長屋區進行過小型太陽能計劃,但是現在這些計劃都沒有得到州政府的跟進和維修,都已經無法正常操作。加上這些設施是屬於政府產業,長屋居民也根本不能夠自行維修和更換電池。

他說,他本身不反對州政府太陽能發電計劃,但是州政府必須有全面的計劃,尤其是后續維修和更換電池的問題。不是隻建不修的態度,否則將無法解決內陸缺乏電力供應的問題。

他稱,目前砂電力覆蓋率達87%,即在砂州大概還有7萬戶家庭沒有電流供應,由此可見砂州還有很多地方沒有電力供應。

林財耀認為,砂州是全馬最多水力發電水壩的地方,而且電力供應已經超出州內的需求量,州政府應該盡快確保州內100%電力的覆蓋率,讓砂子民家家戶戶都公平享有電力供應。太陽能電力計劃固然可行,但是最終砂州電網(State Grid) 還是必須覆蓋砂州各個地區才是長遠之計。

《詩華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