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18年全球熱帶雨林報導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Rhett A. Butler

  • 這是Mongabay.com每年的雨林年度回顧期。
  • 總的來說,2018年對於這個星球的熱帶雨林而言,並非好年頭。
  • 雨林保護遭受了許多挫折,特別是在巴西、剛果盆地和馬達加斯加。
  • 哥倫比亞是2018年為數不多的熱帶雨林之一。

2018年是全球熱帶雨林艱難的一年。以下是一年中一些最大的熱帶雨林事件,但我們無法涵蓋所有內容,所以如果缺少重要的部分,可以通過底部的評論功能添加它們。

2019年的展望可在已發布中文章中閱讀:2019年的雨林展望 [1/2/19]。 Continue reading “回顧2018年全球熱帶雨林報導"

有一條河被謀殺了——烏魯柯拉威事件筆記

作者:墨人
圖:墨人

2018年10月29日早上,砂拉越沐膠縣(Mukah)警察總部入口處,聚集了一群伊班族村民。左邊,是一群婦女在敲擊傳統樂器;右邊,另一群人進行著某種祭祀。

起先是一位男士抱著一隻白雞祈求查辦過程順利,其後是幾個人輪流對著警察局圍牆喊話擲米。其中一位大漢所說的伊班語,翻譯出來大略是:“願你們進到森林裡被大樹壓死;願你們在河裡被鱷魚吃掉、被蛇咬死;願你們在睡夢中死去。”

他咒駡的,是6個村莊的村長。 Continue reading “有一條河被謀殺了——烏魯柯拉威事件筆記"

研究顯示,婆羅洲森林採伐與種植園擴張範圍相當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Hans Nicholas Jong

2017年,婆羅洲的工業種植園擴張與森林損失的減緩,為兩者的相關性帶來有力的證據。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IFOR)的科學家在一項新研究中提出了這一研究結果。該研究使用時間序列衛星圖像來量化2000年至2017年婆羅洲每年的森林損失、工業種植園擴張及其重疊的範圍。

婆羅洲,佔全界油棕種植園所在地的一半,全境由印尼、馬來西亞和汶萊管轄,但由於工業種植園面積微不足道,該研究省略了汶萊境內的調查研究。 Continue reading “研究顯示,婆羅洲森林採伐與種植園擴張範圍相當"

馬來西亞日:祝福我們的原住民

編譯:烏舜安咿
作者:Siti Kasim(人權律師)

注:原文發表於916日馬來西亞日

MD01
特米雅族在話望生一帶設路障,以確保他們的祖傳地不會像2012年那樣受到侵犯。

9月16日,我們慶祝馬來西亞日。在1963年的這天,我們希望我們所有人能朝向更大的目標,那就是共同建立一個偉大的國家。

一個偉大的國家,是使其人民幸福、包括被邊緣化和受壓迫的少數民族,是首要且最重要的。然而,我們的人民和政府似乎更關注邊界以外的群體,甚於我們自己的人民。

我們的原住民,如同美國原住民、以及騷擾與流離失所在巴勒斯坦的加沙人。換言之,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他們將成為我們境內的難民。

是誰從原住民手上奪走祖傳地?種植園主、建築公司、採礦公司,甚至是榴櫣種植公司——這些所貪婪資本家,皆得到政治人物與公務員的幫助。在這個馬來西亞日,難道我們不感到羞恥麼?

讓我們了解一些事實:

(一)原住民土地權利,包括他們的祖傳地(Tanah Adat)是一再被法院承認。這種權利在普通法,甚至任何州政府公報土著(馬來)保留地,都證明了原住民在土地權利。

(二)馬來西亞高等法院認為,聯邦和州政府擁有保護原住民土地權利的信託義務。原住民發展局(JAKOA)的專門成立,是確保聯邦政府履行其信託義務。

來自特米雅族的原住民,不得已的在話望生(Gua Musang)一帶設路障(Blockade),以確保他們的祖傳地不會像2012年那樣受到入侵。無論是聯邦政府或州政府都沒有提供支援。反而,有關當局通過拆除路障甚至逮捕行動對付特米雅族。

當局使用各種方式對付特米雅族,如僱傭暴徒來恐嚇原住民。據說當地原住民“領袖”製造出來的的印像是,這個抗爭行動並沒有完全獲得族人的支持。

這些讓人想起美國強盜大亨在舊西部的土地爭奪,然而受害的不是印第安人,而是我們馬來西亞的原住民。

儘管面對這些挑戰,但原住民內心的真正力量讓他們堅定不移。

2018年8月份,森林局拆除了原住民的路障,我們也看見一些私營承包商獲准加入他們的行動,但警察卻阻止其他非政府組織進入路障區。

執法單位的偏袒

我們的政府機構在哪一方?我們看到的是我猜測的,聯邦後備隊(FRU)被用來對抗特米雅族。聯邦後備隊是接受誰的指使?為何他們不是保護特米雅族呢?

承包商或當局展開了所有挑釁或欺凌,但特米雅族從沒對任何表現出一點侵略之意。我們的是非觀念在哪呢?我們保護弱者免受強勢和腐敗傷害的本能在哪?“希望聯盟”在哪?

MD02
在他們絕望與無助之下,有200名特米雅為代表,從吉蘭丹遠到布城紮營,只為向首相提出申訴。

我希望首相能在百忙中抽出時間,向原住民發展局發出行政指示立即行動,至少採取任何可能的方式,保護原住民生活在習俗地上的權利,免被侵占。在找到最終解決方法前,原住民發展局必須確保使用聯邦政府的機制來阻止對原住民土地的侵占與拆除,以及支持他們的路障行動。

這是聯邦政府的信託義務。讓我們的聯邦後備隊佔對邊去戰鬥。保護我們的原住民。

在談到聯邦政府參與的必要性後,我們也不能指望首相馬哈迪去解決所有問題。他不是具有超人力量的馬來西亞隊長。

我們需要長期解決方案;其中最主要的是需要一位有政治意願和能力的領袖來引領原住民發展局有效的執行任務。在我看來,具有法律背景的被任命者對於領導原住民發展局才是至關重要的,至少目前是如此。

被任命者需要能夠掌握所有法律問題並具備領導該部門的政治能力,並運行於各種政府機構,如總檢察署、執法當局(警察與聯邦後備隊)等,以協助實現其目標。

我們需要改造和振興原住民發展局。僅在馬來西亞半島,我們有約18個部落和超過20萬名原住民人口。

原住民與自然的親密關係

研究表明,當各國保護那些仰賴森林生活的人之權利,並支持民眾參與政治進程時,他們能更好地處理環境衝突。

“巴黎氣候變化協定”承認原住民與其環境的內在聯繫。無論他們是在俄羅斯的原野、或是非洲、美洲或亞洲的熱帶雨林,所有的原住民都與他們生活的自然環境有深層的關聯之共同點。

居住在內陸深處的原住民說,森林就像他們的超市:它生產用於餵養家畜的草、他們的食物、飲用水以及需要的藥。但自然不僅僅如此,自然也激發了原住民的文化、傳統、科學和身份。

例如,通過觀察自然的傳統知識,如鳥類、蟲子和樹木,可幫助原住民社群定義其季節變化。這就是為何原住民處於保護自然的前線。保護生態系統的平衡始終是原住民的生活方式。即使他們建立定居點,也不會對周圍的自然環境帶來負面影響。

商業性農業破壞生物多樣性,將原始森林轉變為農耕地。這些活動使原住民難以保護他們的環境,以及他們的文化、語言、知識和獨特的傳統。

許多決策者似乎並不認為“保護原住民權利是我們所有人受益”,是唯一讓我們獲益的。

我們必須看到原住民是地球生物資源的主要管理人。他們的遺產、生活的方式、對這星球的管理以及宇宙觀,都對我們來說是寶貴的寶庫。

我們對原住民的真正義務是不干涉他們,讓他們做出自己的決定,並停止灌輸我們的文化於他們。

發達國家必須學會謙卑,尊重我們的自然世界,並實現來自“古老”但不那麼“完整”的罕見文化,如原住民。古老的文化已找到一種方法,可通過自我掌控和有尊嚴的相互鏈接促進自治;然而埋頭辦事、被固定薪水束縛、對著電視發呆飲食的文化幾乎無法實現。

我們的原住民和他們守護的環境,如今逐漸遭採礦、巨壩建造、伐木和工業化農業項目所威脅。他們試圖以極大的勇氣和能力去抵抗各種入侵,然而他們的抗爭往往遭政府和企業所忽視。

MALAYSIA-ENVIRONMENT-RIGHTS-PENAN
砂拉越原住民為祖傳地被入侵而展開抗爭。

在這個馬來西亞日,我們不僅僅要考慮半島原住民,還有土地被侵略的沙巴和砂拉越的原住民。這是我們決心成為偉大發達國家的獨特挑戰。我們不能讓我們的原住民繼續被邊緣化並受到經濟掠奪者的影響。

作為一個偉大國家的一份子,我們需要保護原住民並確保他們生存與成長,他們是真正的土著,這片土地的第一批居民。

我們必須記住,團結我們的聯繫比分裂我們的牆更強大。我們必須慶祝所擁有的多元性,正是因為這多元使我們與眾不同,讓我們的世界更加富裕。

祝愿,馬來西亞日快樂。

 

 

原文網站:星報(The Star)
https://www.thestar.com.my/opinion/columnists/siti-kasim-thots/2018/09/16/a-malaysia-day-wish-for-our-orang-asli-orang-asal-and-other-natives/

多少巨壩崩塌才算足夠?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Fiona McAlpine

 

在氣候暖化的情況下,巨壩和豪雨恐成危險組合

2018年8月杪,緬甸中部的巨壩崩裂,導致約5萬人逃離家園,洪水也湧入勃固省(Bago)斯瓦爾鎮(Swar)與附近村莊。由於今年的季候風降雨量大增,導致這座斯瓦爾巨壩(Swar-Chaung)的儲水溢出,淹沒緬甸中部和南部的農作物,並使15萬人被迫流離失所。

001
氣候科學家預測,降雨量增加將曾為氣候暖化最不可預測和潛在災難性影響之一,因此洪水和巨壩崩裂將變得更加普遍。圖:寮國那凱水壩(Nakai Dam)——照片取自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由季候風暴引起的災難性天氣事件正成為南亞與東南亞的日常新聞,2017年,為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和孟加拉帶來毀滅性的洪水,導致超過1000人喪命。

Continue reading “多少巨壩崩塌才算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