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參與可實踐零毀林目標

編譯:烏舜安咿

近年來,來自公民社會、民間組織、消費者等的壓力與監督,許多採取/開發森林資源而牟利的企業或政府機構開始被關注,並試圖或減少供應鏈活動對歡迎影響的責任,尤其來自北營(Global North)的國家,如歐洲、美加等,提出零毀林承諾(zero deforestation commitments,ZDC)。

從環境角度來看,零毀林承諾是受矚目與合時宜的。

由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IFOR)與國際農業研究諮商組織(CGIAR)研究中心共同設立的林業新聞網,專題記者莫妮卡(Monica evans)在『零毀林商品?難以置信的可能』文中指出,在不產生意想不到的負面影響之下的“零毀林承諾”似乎艱難,或無法遵循,只是另一種公共關係和營銷策略的象徵性聲譽。

事實上,在供應鏈中,零毀林承諾的實踐與理論是兩回事。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在2018年初發布的研究報告——『企業零毀林承諾:對外部性問題和執行差距的評估』中,針對50個做出零毀林承諾的“權利代言人”——擁有潛能在在商品的全球價值鏈中可制訂規則的企業公司進行評估,並試圖揭示這些大膽的承諾,實際上對森林、生產者和社區有著什麼關聯。

Continue reading “政府參與可實踐零毀林目標”

油棕櫚讓野豬加速繁殖,恐危害周遭森林

此文转载自:《国家地理

ng001
印尼和馬來西亞已砍伐大片森林,改種油棕櫚。這座油棕櫚種植園位於馬來西亞的沙巴州。/ 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馬來西亞大陸的雨林深處,有一個長久以來的謎團需要解開。自1980年代後期,在帕索森林保護區(Pasoh Research Forest,1500英畝與大片保護區相連的大量原始森林)工作的科學家發現,這座森林的下層植被消失了。隨著時間過去,研究人員發現他們可以愈來愈輕鬆地穿越叢林,而不用在幼苗和樹苗間披荊斬棘。這樣的趨勢非常令人擔憂,因為這些年輕的樹苗代表了未來的森林樹冠。

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罪魁禍首:野豬。牠們把樹苗咬下來築巢、踐踏幼苗、攪動土壤。但是為什麼森林裡到處都是野豬?是因為像老虎這樣的掠食者數量減少了嗎?

野生動物生態學專家馬修.盧斯金(Matthew Luskin) 對此持懷疑態度。他在攻讀博士學位時,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在蘇門答臘附近的森林裡研究老虎。他知道如果是因為缺乏掠食者,那麼其他獵物──如鹿和貘──也會有過剩的情形,但卻沒有。

盧斯金和他的同事在上週的《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上發表的一項研究中,提出了另一個解釋:棕櫚油。

棕櫚油是一種普遍存在於從餅乾到化妝品等各種超市產品的原料,它是一門蓬勃發展的生意──並且也是環境災難。印尼和馬來西亞森林大量流失的直接原因,就是為了種植油棕櫚。

盧斯金的團隊發現,這些油棕櫚種植園也會損害周圍那些看似健康的森林。研究人員說,數量失控的野豬正在破壞帕索森林的下層植被,這並非因為缺少老虎,而是附近有過多的油棕櫚。

大自然的實

在東南亞的森林裡,樹木通常每隔幾年才會結果,而森林裡的動物數量會隨著食物供給量而增減。大多數時侯,果實產量較少,使得動物群的密度較低。

然而帕索森林三面環繞著油棕櫚種植園,油棕櫚是世界上果實產量最高的果樹,這也是為什麼它們有如此重要的商業價值,而且油棕櫚可以持續結果長達約25年。盧斯金懷疑,帕索的野豬會去油棕櫚種植園吃掉落的果實,然後返回森林造成生態破壞。

油棕櫚的作物週期,加上在帕索工作的科學家所收集大量的樹木生長、野豬巢穴和油棕櫚產量等數據,提供了一個完美的大自然實驗來檢驗盧斯金的假設。25年後,油棕櫚數量開始下滑,所以業者必須剷除他們的種植園並從頭來過。在2000年代初期,帕索周圍的種植者汰換了所有的油棕櫚。

突然間油棕櫚果實沒了,儘管帕索本身的條件沒有改變,但是野豬的數量卻在銳減。在125英畝的森林地區,野豬巢穴的數量驟降,從油棕櫚被清除前的三百多個,到幾年後只剩下一個。當新的油棕櫚開始結果時,野豬的數量以相同的速度增加回來:在幾年內又有數百個巢穴。

ng002
婆羅洲的野豬正在吃香蕉。牠們也喜歡吃油棕櫚的果實。/ PHOTOGRAPH BY JAK WONDERLY,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大量的野豬會對環境造成很大的危害,部分原因是牠們會破壞成千上萬棵樹並且攪動土壤,除此之外牠們會吃森林地面上的任何東西──種子、蛋、蜥蜴。牠們的繁殖速度也比世界上任何一種大型動物都快,雌野豬每年會生產兩次,每次9到12頭小豬。以前的研究顯示,在野豬出生的高峰期,牠們有可能損害該地區所有樹苗的一半以上。

盧斯金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in Singapore)和史密森尼熱帶研究學院(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員(同時也是國家地理學會獎助對象),他認為獼猴最終可能也是個問題。油棕櫚園附近的獼猴數量也在暴增,而且牠們也跟野豬一樣會吃水果、小雞到青蛙等任何東西。「還沒有人研究過這些影響。」盧斯金說。

森林愈大片愈

生態學家給這種現象一個名稱,盧斯金和他的同事們寫道:當受益於農業作物的動物「將栽種的生態衝擊延伸至較遠且看似未受影響的地區的食物網」,這就叫作「補貼級聯效應」。

然而令科學家感到驚訝的是,這個特殊的補貼級聯效應到底影響有多遠?帕索的所有研究地點都在森林深處,距離森林邊緣和油棕櫚林至少有0.8英里。

油棕櫚園附近有時會留下幾片森林,以便讓「棕櫚油永續發展圓桌組織」(Roundtable on Sustainable Palm Oil)認證為「可持續性園區」。這些具有「高保護價值」的森林地區往往是大片油棕櫚園區中的幾小塊土地。盧斯金在蘇門答臘參觀了數十塊這樣的森林地後,把這些森林稱為「野豬和獼猴的動物園」。他認為這樣的森林數量可能是不夠的。

「一個解決辦法就是把這些森林作為大自然的綠洲。」他說:「但從長遠來看,這種策略可能無效,因為這些無形的過程正在發生,並正在慢慢地侵蝕森林。」

為了避免森林生態系被吃油棕果實的野豬和獼猴破壞,他繼續說,我們可能需要保留「那些比我們以前想像的還要大的森林地。這項研究顯示,如果我們想要長長久久地保有這些森林的話,我們真的必須增加森林保護區的面積。」

 

撰文:Hillary Rosner
編譯:陳軍名

英文原文:National Geographic

 

 

 

 

FELDA 8煉油廠重獲RSPO認證遭抨擊!

編譯:烏舜安咿
圖:Chain Reaction Research

FGVnRSPO

棕櫚油巨頭FELDA旗下8間煉油廠獲得可持續棕油圓桌議會(下稱RSPO)認證,但依然對森林和員工造成侵害。

2016年5月,《華爾街日報》揭露指FGV涉嫌在馬來西亞剝削種植園員工權益,以致FELDA旗下超過50間煉油廠自願退出RSPO認證

根據《達邦樹.無聲的吶喊》整理報導,風險管理研究機構“連鎖反應調研(Chain Reaction Research)”在2016年4月22日的調查研究《FGV:MK——RSPO认证处于危险,即时资金流动受影响》中,強調該子公司清除了880公頃的高保護價值泥炭地,違反了棕櫚油永續發展圓桌會議(下簡稱“RSPO”)的標準。

綠色和平(Greenpeace)東南亞森林保護專案負責人Bagus Kusuma表示:“RSPO再次顯示自己的軟弱無能。儘管RSPO被說服重新認證有關煉油廠,但FELDA旗下的FGV依然沒有符合 ‘不採伐、沒泥炭、不開採’的標準,相關的企業公司不應該向FGV或其子公司採購,直到FGV能證明剝削員工與破壞環境的日子已終結。”

綠色和平在2018年1月8日發文告表示:“FELDA的子公司FGV在過去兩年破壞超過1400公頃泥炭森林。經過非政府組織與其客戶的施壓,FELDA承諾在2017年8月修復過去進行的破壞。然而至今沒有公佈任何行動計劃,更甭說修復任何森林的行動了。”

Bagus Kusuma說: “儘管其剝削員工的新聞已上了頭條,但FELDA過去兩年依然不改的持續剝削。FELDA必須立即改革其勞工實踐,包括停止向員工收取招聘費以及歸還護照給員工。”

 

** 關於FELDAh/FGV需要遵守的 “不採伐、沒泥炭、不開採” 的標準政策,請點擊一下鏈接

沙巴雨林可阻止氣候變化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Stephanie Lee

 

tapang_dec01
向前邁進重要的一步:遙感和衛星測圖數據使森林碳庫測繪成為可能,是確定保護區的重要一步。

如果被砍伐的森林可被允許再種植,那沙巴的碳儲存可翻倍,並且是控制氣候變化的重要角色。

由數個機構展開研究,包括卡內基空中傳輸天文台號(Carnegie Airbone Observatory,下簡稱CAO)與沙巴森林局以及其他機構合作,研究顯示沙巴森林仍有40巴仙的碳儲存是還沒被列入最大保護模式。

碳儲量是指森林中儲存的碳量,包括生物量和土壤;地球上所有生命體都是從碳的化合物所組成,動物和植物也一樣。

沙巴森林局總監兼首席森林保育官森馬南(Sam Manna)表示,由斯坦福大學卡內基研究所的生態專家格雷戈里(Gregory Asner)和其團隊追踪新的遙感和衛星測圖數據後,於近期把研究發現發表在生物保護學術期刊(Biological Conservation)中。

“我們也發現沙巴可通過允許被砍伐的森林再種植,將碳儲量翻倍,這過程可能需要一個世紀的時間。”他補充道。

CAO除了找到50顆最高的熱帶樹木之外,該團隊也精準地點出保護工作的重要目標。

格雷戈里表示,高碳儲存非常重要,皆因像沙巴那樣的熱帶森林可將大氣中大量的二氧化碳(以二氧化碳的形式)轉化為有機物質;熱帶雨林(的碳儲存)比地球上其他陸地生態系統還要多。

“但是,當森林土地被重新規劃為農業、伐木業或礦業,那森林所儲存的碳將釋放到大氣中,則會導致氣候變化。”

“熱帶森林破壞和退化佔每年世界碳排放量的10巴仙。下一步是確定沙巴森林哪些部分的生物量包含最多的碳儲存。”

他也補充說,這項計劃也從中協助沙巴州政府從180萬公頃提高至220萬公頃完全森林保護區的目標。

馬來西亞砂州州擁有將近400萬公頃森林地,包括許多不同棲身地與管理政策,並且需要實施“全面製圖”來準確量化其總碳儲量。

著重在保護森林的東南亞雨林研究計劃協會(South-East Asia Rainforest Research Partnership,簡稱SEARRP)相信,有關研究有助於確定沙巴數十萬新的保護區,且不僅僅是保護棲身地,也是保護仰賴森林生活的社區生計。

SEARRP研究人員格倫萊斯(Glen Reynolds)表示,森林碳是決定所施展的保護工作產生最大影響的重要因素。“樹冠生物多樣性和動物棲身地的數據也有助於提供決策者信息。”

森馬南也指出,這樣詳盡的繪圖工作將是一個開創性的奮進,可促進沙巴州對森林的保護與恢復工作。

“我們將把收集到的信息應用於緩解氣候變化所帶來的最壞影響。”

 

原文取自:The Star Online《星報在線》

森林自然再生比人工修復更有效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Morgan Erickson-Davis

 

談到森林採伐後修復景觀問題,一般人認為,讓森林被動式的自然再生,比所謂的“積極的”修復技術如重新種植還要便宜。但是一項新的研究發現,在熱帶生態系統中,自然再生的效果更佳。

這項研究調查刊登於由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創辦的“Science Advances”期刊中,題目為《熱帶森林的自然再生生態修復成果比積極恢復更佳(Ecological restoration success is higher for natural regeneration than for active restoration in tropical forests)》(見研究報告)。 Continue reading “森林自然再生比人工修復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