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林換棕油,值得嗎?

postImage1394171369-790x527
圖:取自Clean Malaysia

作者:高佩瑤

轉載自:《中國報》

2019年5月22日

上週,世界氣象組織發現,地球大地中二氧化碳的濃度突破415ppm,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高,已超出《氣候變遷框架公約》訂定的標準;而就在不久前的三月間,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沉重的宣布,地球溫度上升已“不可逆轉”!也就是說,全球暖化已成定局,請大家做好萬全的準備打這場硬戰!這不禁讓人為我國油棕業再捏一把冷汗!畢竟,油棕業、雨林破壞及氣候變遷是道難解的三角習題啊!

全球氣候變遷問題早於1990年、1995年、2001年及2007年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的四次報告中提出,2007年的第四次關鍵報告則證據確鑿的指出:氣候變遷非自然現象,而是人為造成。特別是在過去的100年間,全球溫度已上升了0.74%,而馬來西亞的氣溫自1951年以來,每10年就升溫0.85℃。

造成全球暖化的溫室氣體中,二氧化碳佔了65%,其次才是甲烷、氧化亞氮及氟氯碳化物等氣體。這些碳,大部份源自於持續追求成長的經濟模式,以及追逐物質消費與享樂主義的現代生活型態,在不斷消費不斷生產的大巨輪滾動下,化石能源及自然資源的消耗無止無盡,排放出來的碳也無休無止。

本來,上帝造物即賦予大自然吸收二氧化碳及自我修復的能力,將碳深埋封存在地底、海洋、土壤、大氣及植物裡,其中,原始森林即封存了9900億噸的二氧化碳。原始森林一旦消失,地底下的碳庫盒被開啟,後果真不堪設想。

雨林已是面目全非

婆羅洲雨林是國際公認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原始森林生態系,經億萬年堆積形成的泥炭地便儲存了25%的陸地碳,科學家甚至斷言,完好的雨林將能吸收未來30年大部分化石燃料產生的碳排放。然而,隨著木材業與油棕業等的急遽擴張,今天的雨林早已面目全非。

根據美國世界資源研究所觀察,全球每分鐘就有相等於30個足球場大小(1200萬公頃)的熱帶雨林消失。而在婆羅洲,大部份清空的雨林地都轉種油棕樹,不僅帶來焚林霾害、原住民居地破壞、生物多樣性消失等環境正義問題,由此釋放的碳,更加劇全球暖化的速度,印尼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從IPCC的報告就可以看到,印尼在過去十餘年一直高居溫室氣體排放國第三位,就因為嚴重的雨林破壞;在森林除伐、能源、農業及廢棄物處理等主要碳來源中,森林砍伐釋放出的碳就佔了一半以上。馬來西亞雖僅佔婆羅洲雨林的三分之一,然而相同的油棕業發展模式,也衍生相同的環境後果。今天雨林破壞的問題,不僅禍延雨林生物及原住民的家園,也攸關國家、區域與整個地球的生命安全。

處此危在旦夕之秋,歐盟作為環境保護的領頭羊,在無法直接干預各國經濟發展政策的前提下,以消費者身份抵制原產品入口抗議自然可以理解。所以,別再嚷嚷別人不懂棕油營養價值、怒罵強國欺負弱國、抱怨別人誤解油棕政策……了,人家在乎的其實非常簡單:我們真的有在努力保護雨林、尊重原住民的生存權嗎?

 

原文:中國報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90522/%E9%AB%98%E4%BD%A9%E7%91%B6%E3%80%8A%E9%9B%A8%E6%9E%97%E6%8D%A2%E6%A3%95%E6%B2%B9%EF%BC%8C%E5%80%BC%E5%BE%97%E5%90%97%EF%BC%9F%E3%80%8B/

回顧2018年全球熱帶雨林報導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Rhett A. Butler

  • 這是Mongabay.com每年的雨林年度回顧期。
  • 總的來說,2018年對於這個星球的熱帶雨林而言,並非好年頭。
  • 雨林保護遭受了許多挫折,特別是在巴西、剛果盆地和馬達加斯加。
  • 哥倫比亞是2018年為數不多的熱帶雨林之一。

2018年是全球熱帶雨林艱難的一年。以下是一年中一些最大的熱帶雨林事件,但我們無法涵蓋所有內容,所以如果缺少重要的部分,可以通過底部的評論功能添加它們。

2019年的展望可在已發布中文章中閱讀:2019年的雨林展望 [1/2/19]。 Continue reading “回顧2018年全球熱帶雨林報導"

伐木毀生態 姆魯200萬蝙蝠或大遷徙

(美裡22日訊)民眾擔心,如果州政府不關注姆魯國家公園降附近的森林砍伐活動,將最終導致姆魯洞的200萬只蝙蝠消失。

姆魯國家公園的鹿洞,是蝙蝠棲息之地,每天傍晚6時,約200萬只蝙蝠飛出洞去覓食,這是獨特的景觀。

但是好景不常,姆魯國家公園在對外開放34年後的今天,卻面臨重大的生存危機,或將摧毀姆魯國家公園的生態。 Continue reading “伐木毀生態 姆魯200萬蝙蝠或大遷徙"

以流氓手段侵略原住民習俗地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在2月23日的週末,來自砂拉越的原住民代表團來到吉隆坡,試圖向新聯邦政府的部長們解釋砂拉越原住民的情況。

原住民代表所闡述的困境,包括《砂拉越報告》一直關注跟進的,如在實文然(Simunjan)的Sungai Lingkau,愈百名村民(包括老弱婦孺)闖入被種植公司侵占的習俗地,他們採集成熟的棕櫚果,並認為這依然是他們的傳統習俗地,並沒有犯法。

然而,根據《砂拉越報導》上載村民拍攝的影片所見,被種植公司聘僱的印尼籍工作將原住民驅趕,並把原住民採集的果實一一搬上卡車。 Continue reading “以流氓手段侵略原住民習俗地"

滿足中國口腹之欲 掀大馬榴槤引雨林生態危機

編譯:烏舜安咿

T_Feb19_201
貓山王(Musang King)是榴槤極品中的極品,在北京可叫價至800元(約馬幣489令吉)。

中國對榴槤的需求日益增加,其偏愛正成為馬來西亞新一波森林采伐的罪魁禍首。環保主義者警告說,大量的森林正在被清除,以便為大型榴槤種植園讓位。

生長在東南亞熱帶區的榴槤,被譽為“水果之王”,老饕形容其果肉入口即化,香味和美味的口感讓人大飽口福後齒頰留香;也有者認為榴槤其臭無比,避之唯恐不及。其濃烈的氣味讓許多地區的酒店禁止客人攜帶榴槤進入酒店內,而新加坡的地鐵亦有禁止帶榴槤的告示。

儘管如此,榴槤在中國備受青睞,其需求的增加促使出口商爭奪新興市場的大份額。

馬來西亞保護自然遺產組織(PEKA)的成員Sophine Tann表示:“現在榴槤正引起中國市場的廣泛關注,而為了滿足龐大市場需求,馬來西亞果農放棄了小面積的種植,改成大規模的栽種,而為種植大型榴槤園而採伐森林的項目正進行中。” Continue reading “滿足中國口腹之欲 掀大馬榴槤引雨林生態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