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伐木集團破壞巴布亞新幾內亞雨林被轟:請離開!

T_Oct19_205
常青集團的伐木公司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涉及人權侵犯而和非法伐木被控上庭。閱讀:全文

編譯:烏舜安咿

“如果這不是一個有利可圖的生意,那請您收拾行裝,離開這裡!” 巴布亞人發話給砂拉越伐木工人。

森林環境持續的被破壞,砂拉越(也包括沙巴)的木材已讓企業獲得數十億美元的收益,惟生計受影響的原住民卻只有零回報。

除了馬來西亞東馬的沙巴與砂拉越,《砂拉越報告》(Sarawak Report)此刻也可以確定——太平洋島國巴布亞新幾內亞亦遭受同樣的悲劇。

根據《全球見證》報導,砂拉越的常青集團(Rimpunan Hijau)是在巴布亞新幾內亞運作的最大的伐木公司,其出口占2016年該國原木出口近四分之一,價值近8000萬美元。波米奧(Pomio)是該集團近年來規模最大的砍伐地點,它在該地區砍伐的林木足以填滿500個奧運會規格的游泳池。

這些企業影響且讓全球生態災難和人類苦難繼續蔓延的大型規模運作,已成為《砂拉越報告》正進行調查的主題。

《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也於2014年至2016年間,追蹤了一條從巴布亞新幾內亞森林到美國零售店的供應鏈,總計約九千英里,當中包括揭露常青集團破壞雨林剝削人權的種種惡行,並完成《不光彩的生意》(Stained Trade)調查報告。

立即行動:撲滅大火,停止伐木

所有這些原住民承受的苦難和全球面對的災難,背後受益的是貪婪的商人(來自砂拉越詩巫)、他們的朋黨和逢迎者。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由詹姆斯.馬拉佩(James Marape)接任為總理後不久,《砂拉越報告》便於9月份訪問到該國探訪。與馬來西亞新政府相似,該國也是倡導反腐敗議程。

該國新政府希望在面對多年的森林采伐之苦後,能進行改革,因伐木活動幾乎沒有給基礎設施發展帶來任何好處,也沒有給當地巴布亞人帶來生計的改善。他們像砂拉越的達雅原住民一樣,被剝奪了森林資源和影響生活之際,唯一得到的回報是為油棕種植園提供奴隸式勞作和微薄收入。

多年來一直關注國內伐木情況的活動家,如前林業委員會主席、長期的環境與人權倡導者——肯.蒙迪亞伊(Kenn Mondiai),在接受《砂拉越報告》訪問時,表示要求對這些公司的財務和合規記錄進行全面審核

他們詢問,何以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經營伐木活動40年後仍未能賺取利潤,而像來自詩巫的常青集團(Rimbunan Hijau)又何以可繼續採伐雨林,並投資於一系列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大型工程項目。

T_Oct19_203
肯.蒙迪亞伊受訪時表示,90巴仙的伐木企業是來自馬來西亞。

肯.蒙迪亞伊:“這是高階層的貪腐。[馬來西亞的]伐木企業與政客私下串謀,他們是犯罪伙伴”。

他提出的關鍵問題包括:

  • 為什麼這些砂拉越公司控制著巴布亞新幾內亞廣闊森林中90巴仙的伐木活動(巴布亞新幾內亞位於世界第二大島——新幾內亞島(New Guinea Island)的東半部,為茂密森林覆蓋);
  • 為什麼這些公司被允許虧損經營,以及儘管面對“損失”,最大的企業常青集團(Rimbunan Hijau)仍擁有首都莫爾茲比港(Port Moresby)30巴仙的房地產,以及該國從零售到銀行業、從運輸到媒體,甚至包括航空的一系列重要業務?

# 編按:常青集團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商業利益包括兩家全國性報紙之一《國民報(The National)》以及最大的購物中心Vision City Mega Mall。

儘管政府在審批採伐許可證時要求企業實現條款中規定的承諾,即建設道路、學校、醫院和其他益於人民的建設,但當地人至今未見到任何一項承諾已兌現。

那些該被選擇性伐木的土地,如今已被清空土地,且被油棕種植園所取代;在那裡工作的勞工僅得到最低工資的一小部分,而土地由馬來西亞人所控制。

對於過去幾十年來見證砂拉越雨林被摧毀的任何人來說,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情況非常相似。

根據《全球見證》調查發現,儘管許多村民稱常青集團侵犯了他們的傳統土地權,但過去的政府依然給該公司發放了征地租約。自2011年,被該公司清伐的森林面積已經超過了三個曼哈頓的總和;該公司出口了價值1.2億美元的木材,並在曾經是原始森林的土地上種植了成排的油棕櫚樹。

T_Oct19_206
被徹底砍伐的波米奧(Pomio)森林。背景:Google、Landsat / Copernicus。無人機圖像:©Alessio Bariviera版權所有

馬來西亞伐木企業常青集團已經徹底砍伐了逾200平方公里傳統土地上的熱帶雨林,出口了價值1.2億美元的木材。

左邊衛星圖像顯示,從2011年到2017年2月,巴布亞新幾內亞東新不列顛省波米奧地區的三份特租許可(綠色邊界),被用來徹底砍伐大約219平方公里原先大部分完好的雨林,已被盡伐的區域顯示為紅色。

白色方框(小圖)所示區域的高解析度衛星圖像,顯示完好的森林(上圖)遭到盡伐,用來種植油棕櫚(下圖)。此圖由無人機從下圖所示位置和方向拍攝的畫面顯示于上方。

正如《砂拉越報告》探訪當地社區所見一樣,馬來西亞人在該國的名聲不佳,這歸咎於貪腐行為,尤其如詩巫伐木家族企業,而且大多數的巴布亞人希望他們離開(最好也受到嚴懲)。

T_Oct19_204
常青集團的非法伐木作業影響當地社區的生計,遭到社群抗議示威。閱讀:全文

《砂拉越報告》認為,更糟糕的是,巴布亞新幾內亞只是這些木材黑手黨家族企業所進行的全球雨林破壞的一部分,這些企業家族在過去數十年來已從避風港中(泰益瑪末政權)受益——不受審查、不需負責任、不受法律約束,並已成為馬來西亞的“黑暗之心”。

《砂拉越報告》採訪了肯.蒙迪亞伊(Ken Mondiai)過去幾年的遭遇,以及他如何希望馬來西亞能夠與一個更好的巴布亞新幾內亞一同修復過去的種種對雨林的破壞。

肯.蒙迪亞伊說,修復的首要任務是,對砂拉越那資產數十億美元的木材大亨及其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企業進行全面審查。

單擊此處,《砂拉越報告》與肯.蒙迪亞伊進行採訪有關砂拉越木材黑手黨的系列調查訪談內容。

關於肯.蒙迪亞伊(Kenn Mondiai):

擔任林業官員6年後,辭職以抗議他目睹的貪腐行為。隨後,他在歐洲聯盟和世界自然基金會工作,致力於開發可持續的生態林業項目和可持續的社區發展活動,以造福當地社區。

多年以來,他因把砂拉越的常青集團(Rimbunan Hijau)控上法庭,屢屢遭到恐嚇和騷擾。

常青集團的因非法將30萬公頃的伐木特許權(Wawoi Guavi Block TRP)範圍非法延伸到90萬公頃的土地上。如今該土地(Kamula Doso FMA)已被政府列為保護區。

此案持續了8年,期間他受到死亡威脅、醉酒警察將子彈射入他家的一棵樹上、將啤酒瓶砸在其住家牆壁上,甚至用槍逼迫他的妻子簽署文件。

如今巴布亞新幾內亞迎來新總理——詹姆斯.馬拉佩(James Marape),此新政府致力推動反腐敗運動,獲得肯.蒙迪亞伊的全力支持。

相關文章:

 

 

 

 

 

 

 

 

 

 

 

 

印尼封鎖29家種植園公司,包括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企業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Wahyudi SoeriaatmadiaTrinna Leong

Sept19_101

印尼政府於9月13日公佈,指該國政府已經封鎖了29家種植園公司,其中包括馬來西亞企業集團下的四家子公司和一家新加坡公司。

自8月份開始,印尼政府針對涉嫌犯錯的公司進行法律程序。

這些企業包括隸屬於馬來西亞企業集團的四家公司,這四家公司皆在西加里曼丹省和廖內省開展業務。 繼續閱讀 “印尼封鎖29家種植園公司,包括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企業"

“與我們無關” KTS就非法伐木報案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6月中旬,KTS(启德行)的子公司BLD集團通過旗下的媒體《婆羅洲郵報》發布一篇“疑非法伐木”的新聞,即哀嘆一個事實——他們腐敗的政治裙帶泰益瑪末最初許可給他們的油棕種植園執照,已導致大面積泥炭森林遭採伐。

BLD集團解釋道,這都是非法伐木,而他們才發現了它:
“遭非法採伐的地區是BLD集團保護珍貴泥炭林地的一部分。集團員工於6月12日(週三)的日常巡邏時,發現有關地區遭非法採伐。

除了一大片樹木被採伐,也有重型機械行駛過的明顯軌跡。該集團以保護自然環境為目標,在發現非法伐木活動後,立即報案並要求有關當局採取行動對付不法活動。”(原文《婆羅洲郵報》)

砂拉越報告》詢問: BLD集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保護該地區免遭採伐,因它似乎是KTS集團董事經理和大股東劉利康所擁有土地中的一部分,於2008年開始出於油棕種植園的目的是什麼? 繼續閱讀 ““與我們無關” KTS就非法伐木報案"

歐盟禁用棕櫚油 大馬政府需負責任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Sarawak Report | 砂拉越報告

T_May19_601.jpg
5月16日,霹靂州務大臣Ahmad Faizal Azumu下令執法人員前往Kampung Tasik Cunex原住民村,拆除他所說的未經許可建造的封鎖線。在遭到州政府拆除Blockade後,當地原住民展開第四次封鎖線,為的是家園土地森林不被入侵。

5月中旬,一個發生在西馬霹靂州的森林入侵案,是讓見者心碎的玉立破壞場景,而這發生在馬來西亞各地,尤其是砂拉越和沙巴的熱帶雨林。

位於霹靂州Kampung Tasik Cunex的原住民,住在州內剩餘的一個森林保護區內,試圖阻止伐木者入侵森林土地而設立封鎖線,惟遭執法人員強勢拆除

州政府已宣佈為此土地的擁有者,並讓關係良好和富有的企業獲得特許經營權,採伐有價值的天然木材,最終將該地區變成更多的種植園。

霹靂州原住民可能擁有人權,正如馬來西亞簽署的國際公約在道德上所認同的那樣,這些公約試圖為國家政府現行制度下的每個人帶來基本的公平與平等。 繼續閱讀 “歐盟禁用棕櫚油 大馬政府需負責任"

雨林換棕油,值得嗎?

postImage1394171369-790x527
圖:取自Clean Malaysia

作者:高佩瑤

轉載自:《中國報》

2019年5月22日

上週,世界氣象組織發現,地球大地中二氧化碳的濃度突破415ppm,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高,已超出《氣候變遷框架公約》訂定的標準;而就在不久前的三月間,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沉重的宣布,地球溫度上升已“不可逆轉”!也就是說,全球暖化已成定局,請大家做好萬全的準備打這場硬戰!這不禁讓人為我國油棕業再捏一把冷汗!畢竟,油棕業、雨林破壞及氣候變遷是道難解的三角習題啊!

全球氣候變遷問題早於1990年、1995年、2001年及2007年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的四次報告中提出,2007年的第四次關鍵報告則證據確鑿的指出:氣候變遷非自然現象,而是人為造成。特別是在過去的100年間,全球溫度已上升了0.74%,而馬來西亞的氣溫自1951年以來,每10年就升溫0.85℃。

造成全球暖化的溫室氣體中,二氧化碳佔了65%,其次才是甲烷、氧化亞氮及氟氯碳化物等氣體。這些碳,大部份源自於持續追求成長的經濟模式,以及追逐物質消費與享樂主義的現代生活型態,在不斷消費不斷生產的大巨輪滾動下,化石能源及自然資源的消耗無止無盡,排放出來的碳也無休無止。

本來,上帝造物即賦予大自然吸收二氧化碳及自我修復的能力,將碳深埋封存在地底、海洋、土壤、大氣及植物裡,其中,原始森林即封存了9900億噸的二氧化碳。原始森林一旦消失,地底下的碳庫盒被開啟,後果真不堪設想。

雨林已是面目全非

婆羅洲雨林是國際公認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原始森林生態系,經億萬年堆積形成的泥炭地便儲存了25%的陸地碳,科學家甚至斷言,完好的雨林將能吸收未來30年大部分化石燃料產生的碳排放。然而,隨著木材業與油棕業等的急遽擴張,今天的雨林早已面目全非。

根據美國世界資源研究所觀察,全球每分鐘就有相等於30個足球場大小(1200萬公頃)的熱帶雨林消失。而在婆羅洲,大部份清空的雨林地都轉種油棕樹,不僅帶來焚林霾害、原住民居地破壞、生物多樣性消失等環境正義問題,由此釋放的碳,更加劇全球暖化的速度,印尼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從IPCC的報告就可以看到,印尼在過去十餘年一直高居溫室氣體排放國第三位,就因為嚴重的雨林破壞;在森林除伐、能源、農業及廢棄物處理等主要碳來源中,森林砍伐釋放出的碳就佔了一半以上。馬來西亞雖僅佔婆羅洲雨林的三分之一,然而相同的油棕業發展模式,也衍生相同的環境後果。今天雨林破壞的問題,不僅禍延雨林生物及原住民的家園,也攸關國家、區域與整個地球的生命安全。

處此危在旦夕之秋,歐盟作為環境保護的領頭羊,在無法直接干預各國經濟發展政策的前提下,以消費者身份抵制原產品入口抗議自然可以理解。所以,別再嚷嚷別人不懂棕油營養價值、怒罵強國欺負弱國、抱怨別人誤解油棕政策……了,人家在乎的其實非常簡單:我們真的有在努力保護雨林、尊重原住民的生存權嗎?

 

原文:中國報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90522/%E9%AB%98%E4%BD%A9%E7%91%B6%E3%80%8A%E9%9B%A8%E6%9E%97%E6%8D%A2%E6%A3%95%E6%B2%B9%EF%BC%8C%E5%80%BC%E5%BE%97%E5%90%97%EF%BC%9F%E3%80%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