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首長談永續林業 促企業參與可持續認證

編譯:烏舜安咿

Toct28_101
砂州首長阿邦佐哈里。圖:星報

 

砂拉越州政府敦促涉及木材與棕櫚油的企業參與可持續認證,以便能將產品銷往更廣闊的全球市場。

砂州首長阿邦佐哈里表示,目前市場非常敏感,特別是在環境和碳排放的問題上。

“砂拉越政府的意圖是,我們必須遵守國際標準,無論是木材業或其他作物如油棕業。“

“我們是一個貿易國家,必須出口我們的產品,因此得遵守(可持續認證標準)。在這種情況下,有關企業公司必須獲得認證,才能在世界任何地方銷售有關產品。”

他補充說,如果企業遵循里約熱內盧召開的地球環境高峰會議(Rio De Janeiro Earth Summit)協議,進行認證,則買家才會購買。

“人們只會購買世界認證與認可的來源,如果你不遵守,市場將抵制你。除非你能像他們展示的證書,是符合國際標準的。”

“如果你不遵守,他們就無法再轉售給市場。誰要進口無法銷售的商品?這是傻子做的事,”他說。

阿邦佐哈里也談及工業森林(industrial forest)概念,它可提供原材料的同時,也讓森林永續。

“種植林的概念主要是重新種植樹木,這是為何我傾向使用‘工業森林’這詞,這意味著你種植並成為可持續的原料。”

“一旦它成為原材料,那麼便是可續性的。因為你不斷補充原材料,那麼整個產業鏈是可持續的,”他解釋道。

他於9月14日出席由大安集團(Ta ANN Group)舉辦的晚宴上,接受媒體採訪時如是表示。該晚宴是大安集團慶祝,其管理的加帛森林管理單位(FMU)獲得森林管理認證(MTCS-PEFC)。

出席者包括副首長阿瑪道格拉斯、城市規劃,土地行政與環境助理部長連達立夫、大安集團執行主席阿瑪阿都哈密和大安集團董事經理兼首席執行員拿督黃國惠。

 

原文取自:婆羅洲郵報
http://www.theborneopost.com/2018/09/15/timber-palm-oil-companies-urged-to-get-sustainability-certifications/

歐盟逐步淘汰棕油 郭素沁:大馬可持續性發展受阻

(吉隆坡 5日訊)原產業部長郭素沁炮轟歐盟,逐步將棕油淘汰出歐盟市場,妨礙大馬達成聯合國可持續性發展目標。

她發文告說,大馬已採取多項措施,投資確保可持續性發展,並遵守可持續性的程式,但歐盟的反棕油行動對棕油生產國傳達的信心是,即使投資維持可持續性發展,也是徒勞無功的。

Continue reading “歐盟逐步淘汰棕油 郭素沁:大馬可持續性發展受阻”

馬來西亞日:祝福我們的原住民

編譯:烏舜安咿
作者:Siti Kasim(人權律師)

注:原文發表於916日馬來西亞日

MD01
特米雅族在話望生一帶設路障,以確保他們的祖傳地不會像2012年那樣受到侵犯。

9月16日,我們慶祝馬來西亞日。在1963年的這天,我們希望我們所有人能朝向更大的目標,那就是共同建立一個偉大的國家。

一個偉大的國家,是使其人民幸福、包括被邊緣化和受壓迫的少數民族,是首要且最重要的。然而,我們的人民和政府似乎更關注邊界以外的群體,甚於我們自己的人民。

我們的原住民,如同美國原住民、以及騷擾與流離失所在巴勒斯坦的加沙人。換言之,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他們將成為我們境內的難民。

是誰從原住民手上奪走祖傳地?種植園主、建築公司、採礦公司,甚至是榴櫣種植公司——這些所貪婪資本家,皆得到政治人物與公務員的幫助。在這個馬來西亞日,難道我們不感到羞恥麼?

讓我們了解一些事實:

(一)原住民土地權利,包括他們的祖傳地(Tanah Adat)是一再被法院承認。這種權利在普通法,甚至任何州政府公報土著(馬來)保留地,都證明了原住民在土地權利。

(二)馬來西亞高等法院認為,聯邦和州政府擁有保護原住民土地權利的信託義務。原住民發展局(JAKOA)的專門成立,是確保聯邦政府履行其信託義務。

來自特米雅族的原住民,不得已的在話望生(Gua Musang)一帶設路障(Blockade),以確保他們的祖傳地不會像2012年那樣受到入侵。無論是聯邦政府或州政府都沒有提供支援。反而,有關當局通過拆除路障甚至逮捕行動對付特米雅族。

當局使用各種方式對付特米雅族,如僱傭暴徒來恐嚇原住民。據說當地原住民“領袖”製造出來的的印像是,這個抗爭行動並沒有完全獲得族人的支持。

這些讓人想起美國強盜大亨在舊西部的土地爭奪,然而受害的不是印第安人,而是我們馬來西亞的原住民。

儘管面對這些挑戰,但原住民內心的真正力量讓他們堅定不移。

2018年8月份,森林局拆除了原住民的路障,我們也看見一些私營承包商獲准加入他們的行動,但警察卻阻止其他非政府組織進入路障區。

執法單位的偏袒

我們的政府機構在哪一方?我們看到的是我猜測的,聯邦後備隊(FRU)被用來對抗特米雅族。聯邦後備隊是接受誰的指使?為何他們不是保護特米雅族呢?

承包商或當局展開了所有挑釁或欺凌,但特米雅族從沒對任何表現出一點侵略之意。我們的是非觀念在哪呢?我們保護弱者免受強勢和腐敗傷害的本能在哪?“希望聯盟”在哪?

MD02
在他們絕望與無助之下,有200名特米雅為代表,從吉蘭丹遠到布城紮營,只為向首相提出申訴。

我希望首相能在百忙中抽出時間,向原住民發展局發出行政指示立即行動,至少採取任何可能的方式,保護原住民生活在習俗地上的權利,免被侵占。在找到最終解決方法前,原住民發展局必須確保使用聯邦政府的機制來阻止對原住民土地的侵占與拆除,以及支持他們的路障行動。

這是聯邦政府的信託義務。讓我們的聯邦後備隊佔對邊去戰鬥。保護我們的原住民。

在談到聯邦政府參與的必要性後,我們也不能指望首相馬哈迪去解決所有問題。他不是具有超人力量的馬來西亞隊長。

我們需要長期解決方案;其中最主要的是需要一位有政治意願和能力的領袖來引領原住民發展局有效的執行任務。在我看來,具有法律背景的被任命者對於領導原住民發展局才是至關重要的,至少目前是如此。

被任命者需要能夠掌握所有法律問題並具備領導該部門的政治能力,並運行於各種政府機構,如總檢察署、執法當局(警察與聯邦後備隊)等,以協助實現其目標。

我們需要改造和振興原住民發展局。僅在馬來西亞半島,我們有約18個部落和超過20萬名原住民人口。

原住民與自然的親密關係

研究表明,當各國保護那些仰賴森林生活的人之權利,並支持民眾參與政治進程時,他們能更好地處理環境衝突。

“巴黎氣候變化協定”承認原住民與其環境的內在聯繫。無論他們是在俄羅斯的原野、或是非洲、美洲或亞洲的熱帶雨林,所有的原住民都與他們生活的自然環境有深層的關聯之共同點。

居住在內陸深處的原住民說,森林就像他們的超市:它生產用於餵養家畜的草、他們的食物、飲用水以及需要的藥。但自然不僅僅如此,自然也激發了原住民的文化、傳統、科學和身份。

例如,通過觀察自然的傳統知識,如鳥類、蟲子和樹木,可幫助原住民社群定義其季節變化。這就是為何原住民處於保護自然的前線。保護生態系統的平衡始終是原住民的生活方式。即使他們建立定居點,也不會對周圍的自然環境帶來負面影響。

商業性農業破壞生物多樣性,將原始森林轉變為農耕地。這些活動使原住民難以保護他們的環境,以及他們的文化、語言、知識和獨特的傳統。

許多決策者似乎並不認為“保護原住民權利是我們所有人受益”,是唯一讓我們獲益的。

我們必須看到原住民是地球生物資源的主要管理人。他們的遺產、生活的方式、對這星球的管理以及宇宙觀,都對我們來說是寶貴的寶庫。

我們對原住民的真正義務是不干涉他們,讓他們做出自己的決定,並停止灌輸我們的文化於他們。

發達國家必須學會謙卑,尊重我們的自然世界,並實現來自“古老”但不那麼“完整”的罕見文化,如原住民。古老的文化已找到一種方法,可通過自我掌控和有尊嚴的相互鏈接促進自治;然而埋頭辦事、被固定薪水束縛、對著電視發呆飲食的文化幾乎無法實現。

我們的原住民和他們守護的環境,如今逐漸遭採礦、巨壩建造、伐木和工業化農業項目所威脅。他們試圖以極大的勇氣和能力去抵抗各種入侵,然而他們的抗爭往往遭政府和企業所忽視。

MALAYSIA-ENVIRONMENT-RIGHTS-PENAN
砂拉越原住民為祖傳地被入侵而展開抗爭。

在這個馬來西亞日,我們不僅僅要考慮半島原住民,還有土地被侵略的沙巴和砂拉越的原住民。這是我們決心成為偉大發達國家的獨特挑戰。我們不能讓我們的原住民繼續被邊緣化並受到經濟掠奪者的影響。

作為一個偉大國家的一份子,我們需要保護原住民並確保他們生存與成長,他們是真正的土著,這片土地的第一批居民。

我們必須記住,團結我們的聯繫比分裂我們的牆更強大。我們必須慶祝所擁有的多元性,正是因為這多元使我們與眾不同,讓我們的世界更加富裕。

祝愿,馬來西亞日快樂。

 

 

原文網站:星報(The Star)
https://www.thestar.com.my/opinion/columnists/siti-kasim-thots/2018/09/16/a-malaysia-day-wish-for-our-orang-asli-orang-asal-and-other-natives/

砂拉越承諾保留80巴仙森林,遭質疑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Morgan Erickson-Davis
原文:Mongabay.com

  • 砂拉越首席部長阿邦佐哈里宣布,州政府承諾保留砂州80巴仙土地面積作為首要和次森林。
  • 根據數據顯示,在2010/11年的油棕和其他種植園的土地特許經營權佔砂拉越32.7巴仙的土地,這表明如果砂拉越欲履行其承諾,保留80巴仙的土地為首要和次森林,那麼必須取消一些特許經營權。
  • 環境與人權監督組織地球視野負責人對砂拉越將履行承諾的宣布表示懷疑,並建議該州提高透明度並打擊非法採伐。

砂拉越首席部長阿邦佐哈里(Abang Johari Tun Openg)於今年2月26日,在首府宣布,馬來西亞砂拉越承諾保留80巴仙土地面積作為首要和次要森林。但一些保護界人士質疑這些承諾是否會被信守。 Continue reading “砂拉越承諾保留80巴仙森林,遭質疑”

棕櫚油:馬來西亞嚴厲打擊後的其他選擇?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Emma Charlton

減少棕櫚油的生產行之不易。

這是一個與科學家爭議越來越激烈的議題,科學家稱棕櫚油生產正在威脅熱帶生物多樣性,大片雨林被砍伐以便為油棕種植開闢道路。

在過去20年裡,超過350萬公頃的印尼語馬來西亞森林遭到破壞,80巴仙的人猿棲身地遭到摧毀。如今剩下不到12萬數量的它們,已被列入世界自然基金會“極度瀕危”的名單中;大象、犀牛和老虎也面臨風險。

palm02
人造黃油、巧克力、洗髮水、肥皂等,這些只是我們日常使用的含棕櫚油成分物品的一部分。圖: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油棕櫚工作組(IUCN Oil Palm Task Force)

如今,身為世界第二大棕櫚油生產國的馬來西亞,表示不會允許進一步擴大種植園,但這是否真的可以實現?可有更好的替代方案?

減少棕櫚油的生產行之不易。雖然徹底禁止或限制生產有利於環境和促進生物多樣性,但往往忽略了培養當地社群的社會與經濟利益。

棕櫚油生產的倡導者說,與其他作物相比,棕櫚油生產的原因之一就是其土地利用的效率。研究表明,隨著人們對植物油需求的持續增加,棕櫚樹生產食油方面,效果比油菜籽或大豆等其他作物好6至10倍。

甚至環保人士也表示,抵制棕櫚油所得到的好處更少,皆因替代品可能同樣具破壞性。

蘇門答臘人猿協會(Sumatra Orangutan Society)在其網站說:“如果企業轉換替代品,則需要犧牲更多的土地。”

“我們需要做的是,確保以盡可能不具破壞性的方式種植油棕樹,棕櫚油不需要犧牲生物多樣性的森林而種植。”

雖然開發油棕園所造成的全球森林采伐不足0.5巴仙,但在熱帶地區,這一數字可能高達50巴仙。根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油棕櫚工作組(IUCN Oil Palm Task Force),在馬來西亞,從1972年到2015年,開發油棕園佔森林采伐的47巴仙。

palm03
圖: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雖然馬來西亞專注於限制作物並使其可持續發展是朝著正確方向的第一步,但有些人質疑政府主導的政策的有效度。舉例,印尼政府於2011年實施暫停措施,旨在保護原始森林並減少森林采伐,然而,一項研究發現這政策並沒有產生積極影響。(編按:點擊延伸閱讀報告

即便是“可持續”這個標籤也有爭議。根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油棕櫚工作組的說法,印尼和馬來西亞的認證系統有效性尚未得到評估,數據難以獲得。截至2017年,印尼僅有12巴仙的油棕種植園獲得認證。

雖然馬來西亞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表示,她希望所有現有的棕櫚油貿易商都能獲得100巴仙的馬來西亞可持續棕櫚油認證,但她也承認這將“具挑戰性”,因目前只有20巴仙的商家註冊,而教育生產商也是關鍵。

“我們將採取快速行動,希望能向種植業折解釋成為第一級或五星級標準棕櫚油操作的重要性。”

palm04
馬來西亞為世界第二大棕櫚油生產國。圖: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油棕櫚工作組。
palm5
圖:世界自然保護聯盟油棕櫚工作組。

 

文章取自: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