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為政府地后轉不回 土著習俗地案原地主敗訴

15-3.jpg
砂拉越土著習俗地主面臨壞消息。

2017年10月13日,聯邦法院裁決,一旦土著習俗地被列為州政府地,並轉讓給油棕園公司之后,地主僅可向法院申請賠償而拿不回土地擁有權,並將永久失去土地權。

此案涉及西連日廊路甘榜拉波的183戶家庭,涉及土地面積超過4000英畝。案件早在1998年就入稟法庭﹐一直以來,居民在判決上都佔上風,成功証明他們擁有土著習俗地的權力,並堅持砂拉越的土著習俗地也包括習俗范圍和社區共用地,惟聯邦法院的判決卻令他們吃了敗仗。

Continue reading “列為政府地后轉不回 土著習俗地案原地主敗訴”

砂州政府承認原住民習俗地,但“定義”需各方認同

編譯:烏舜安咿
圖:Radio Free Sarawak

redefine defination of nrc land.jpg
圖:原住民在法庭外聲援。布條文字為“恢復我們的權利!我們要習俗地——領土區域(Pemakai Menoa)和森林保護區域(Pulau Galau)獲砂州政府承認!”

 

馬來郵報》轉述《婆羅洲郵報》的報導,指砂州政府承認“習俗地領土區域”(Pemakai Menoa)和“森林保護區域”(Pulau Galau)為原住民習俗地(NCR),但這兩個字必須是“正確的定義”且受到各方人的一致認同。

阿邦佐哈里說道,“阿德南(已故前首長)與我皆認同習俗地領土區域和森林保護區域,但必須有一個定義,因此我們必須找出那正確的定義。”

Continue reading “砂州政府承認原住民習俗地,但“定義”需各方認同”

馬來西亞環境之友:無需更多巨壩!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馬來西亞自然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SAM)於8月中發表文告表示,該組織非常關注砂拉越首長於7月21日宣布欲在老越(Lawas)建大佬山(Trusan Dam)的事件。

“在砂拉越政府計劃建造12座巨型水壩中,其中一個是大佬山水壩,估計生產275兆瓦。”

根據早前報導,即將投入建造工程的巴類水壩(Baleh Dam)將生產1285兆瓦電力,預計在2018年10月施工,2025年完工。

在砂州計劃建造的12座水壩中,目前已完成的包括巴貢水壩與穆倫水壩,而第三座峇南水壩在當地居民的反抗與封鎖道路之下,最終讓前任砂州首長阿德南於2016年3月份宣布停止有關項目。

p37_main_tg_1808_P37_36p_tg.JPG
砂拉越政府計劃建造12座巨型水壩,其中包括穆倫水壩、峇南水壩和巴類水壩。圖為已完工的穆倫水壩。

根據媒體於2016年5月份報導,當時阿德南表示,“不再需要另一座巨型水壩,我們可換微型水壩或其他的替代能源方式,尤其當我們不再提供電力給西馬,則不再需要巨型水壩了。”

根據能源委員會(Energy Commission)的年度報告《2015年馬來西亞電力供應產業的數據與表現》中所見,砂拉越能源局(SEB)在該年的發電量為2241兆瓦,然後同期所需的電量為2288兆瓦。

然而上述數據並不代表砂拉越的儲備電量是不足的。

隨著巴貢水壩的完工並生產電力,砂拉越在2015年的總發電量為4641兆瓦,當中有66巴仙來自巨型水壩。因此總結而言,巴貢水壩在2015年提供砂拉越的總發電量50巴仙。

馬來西亞自然之友主席伊都利斯(SM MOHAMED IDRIS)在文告中表示,“因此我們不清楚砂拉越在2015年的能源儲備容量的實際水平。能源儲備容量是確保能源供應能應對突如其來的電力增加需要的未使用電量。”

因此,馬來西亞自然之友希望砂拉越州政府在做出建造更多巨壩或其他新開發能源的決定之前,先提供公眾目前和預計的能源儲備容量率。

文告指出,據知國際能源署(IEA)建議的能源儲存容量僅為20巴仙至35巴仙之間。

“依我們觀察,砂拉越能源發展政策是在非常混亂的方式下進行的。”

伊都利斯表示,前任首長(阿德南)所做出的合理決定,可在一年後輕易的被扭轉。而對外宣布建造大佬山水壩的決定是沒有明確提及近期的研究證明與發展理由。

有關建造大佬山水壩的計劃並沒有事前徵求民間社會團體,尤其是受影響社區的意見而進行的決定。對於一個只有250萬人口的砂拉越州屬而言,一個接一個的水壩建設決定肯定不符合邏輯。

尤其諷刺的是,砂州仍有許多居住在內陸的原住民並沒有享受國家建設的電力基礎設施。

巨型水壩項目也會淹沒森林和原住民社群的土地,當中巴當艾水壩(Batang Ai Dam)、巴貢水壩(Bakun Dam)與穆倫水壩(Murum Dam)的受影響社群也是被迫的遷移至重置區。這些原住民失去傳統習俗地之餘,傳統生計亦受影響而繼續遭受長期的困苦,同時面對經濟困難、社會文化被破壞、重置區的整體生活質量嚴重下降等問題。

因此,馬來西亞自然之友強烈要求政府撤出大佬山水壩的建造計劃,以及其他正在建設中的水壩項目,同時,國家必須加緊努力,提供內陸居民分散式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無論以太陽能或微型水壩方式提供能源。

“隨意的能源規劃和能源浪費將明顯影響國家的福祉,特別是國家面對各種經濟挑戰的時候。”

原文取自:《The Star

建造大佬山水壩,誰說了算?

tapang01

編譯:烏舜安咿

砂州首長阿邦佐哈里日前宣布大佬山水壩計劃(Trusan Dam)將繼續進行的消息引起社會大眾嘩然,就連砂拉越能源局(SEB)主席哈密沙巴威(Hamed Sapawi)也感到驚訝!

砂拉越人民公正黨聯委會主席巴魯比安表示,他並沒有指望政府仍要建造更多巨型水壩,特別以前的政策強調在巴貢水壩後不再進行巨霸建設。

“前砂州首長阿德南強調不需要更多的巨霸,而他的言論已被廣傳。但如今看來阿德南的言論似乎沒重要意義,而他在職時所作的保證也毫無意義的。”

他回想起在2014年11月的砂州州議會上,當他詢問老越和大佬山水壩計劃的狀態時,時任第二資源策劃及環境部長阿瑪阿旺登雅做出以下回應:

‘兩座水壩仍處於可行性研究階段,當計劃項目進入下一個階段時,
會進行全面的社會與環境能夠影響評估(SEIA)。’

然而巴魯比安表示,他從8月31日的報導中得知砂拉越能源局主席哈密沙巴威表示大佬山水壩的可行性研究早在4年前已完成;因此他希望了解如今的真實情況、如何決定是否建造水壩、以及過去已完成何種調查?

baru-bian_empangan-Bakun_600“當砂拉越能源局主席都感到驚訝的時候,我們都疑惑是否(建大佬山水壩)是在沒有諮詢其他利益相關者和專家的情況下而做出的決定?”

即使大佬山水壩工程即將進行,但政府必須確保正式的研究與調查已完成,他說包括諮詢所有受影響的居民,以及環境影響評估(EIA)和社會與環境影響評估(SEIA)。

“尤其是受影響原住民所索償的傳統習俗地(NCR),政府必須確保居民得到合理的賠償。但絕非以政府對習俗地的狹隘定義而做出的補償,必須是依循原住民的習俗,將習俗地分為森林保留地(Pulau Galau)與領土域(Pemakai Memoa)。”

“砂州政府必須保證整個老越和峇卡拉蘭區都得到供電與適當的基建,包括完好的平坦泊油路;不幸的是,巴貢水壩重置區的居民申訴政府沒有履行承諾,大部分居民都在重置區過著不開心的生活。”

也是峇卡拉蘭區州議員的巴魯比安表示,砂州政府必須先處理巴貢水壩所引發的為解決問題後,才決定另一個巨型水壩計劃。

2011年完工的巴貢水壩,其受影響的當地居民早在水壩工程施工時被安置在雙溪阿刹重置區(Sungai Asap),如今將近20年載,住在重置區的居民仍處在困苦的生活環境中,面對問題包括農耕地、居所、未獲的賠償、道路、通訊、工作機會等,儘管已被大肆報導,仍不見砂州政府處理。

 

原文取自:《Free Malaysia Today》|《The Borneo Post

東京奧委會木材採購不可續 非政府組織促停用昇陽木材

olympic2020.jpg

編譯:烏舜安咿

2017年7月24日東京正舉辦“東京2020標誌旅遊節”(Tokyo 2020 Flag Tour Festival),為3年後的奧運會拉開倒數序幕,惟再盛大的倒數慶典也掩飾不了國際奧委會(IOC)違背可續發展的規格要求的承諾。

雨林行動網絡(RAN)、市場變化(Market For Change)、布魯諾曼瑟基金會(BMF)、砂拉越達雅伊班協會(Sarawak Dayak Iban Association)、拯救熱帶雨林(Rainforest Rescue)和日本熱帶雨林行動網絡(JTFAN)聯合發表文告,表示國際奧委會在過去半年,批准來歷不明的大批數量雨林木材,或木材來自備受質疑的原產地,用於東京新奧林比克體育場的建築工程中。

Continue reading “東京奧委會木材採購不可續 非政府組織促停用昇陽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