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林村民種樹修復伐木林

編譯:烏舜安咿
原文:The Star

位於吉打州得臘縣(Terap)的Kamppung Sungai Tengas,當地村民在村莊附近的森林保護區內重新種植超過200多種樹木,以修復受伐木嚴重影響的森林。

根據《馬新社》報導,國內貿易、合作社及消費人事務部長賽夫丁日前表示,位於居林的Gunung Bongsu森林保護區內40公頃的森林遭採伐,污染附近村民的水源,更引發水災。

TNov18_402
也是居林萬拉峇魯區國會議員的賽夫丁(左二)親身參與村民的種樹修復森林計劃。

也是居林萬拉峇魯區國會議員的賽夫丁說:“儘管村民提出抗議,但在前朝政府過去的管理下,允許伐木活動在永久保護森林進行。”

“作為居林萬拉峇魯區國會議員,我向首相馬哈迪提出了這個議題,我們也在8月份停止了伐木活動。”他在11月11日出席“種樹修復森林活動”時向媒體如是表示。

他說,永久森林保護區的狀態理應是為後代保護環境,但卻因人性的貪婪而遭忽視。“影響人民的事情總是部長們優先處理的事項,我們總是致力於解決社會問題,”他補充道。

Kamppung Sungai Tengas反伐木行動委員會的成員Suhair Mohd Shariff表示,伐木導致全所未有的洪水氾濫淹沒土地。

今年5月,發生一場嚴重的水災。在洪水氾濫事件中,一輛轎車困在洪水中,車內兩父女遭淹死

失控的森林采伐活動導致當地水源受污染,Suhair表示,村民依靠的天然水源也因此而變得污濁。當局居民為了保護原始森林,避免居住環境和河水受污染,群起抗議,並要求國州議員親歷觀察。“我們很高興伐木活動已經停止,如今村民主動植樹,以恢復此地區已受損的土地。”

TNov18_401

原文:The Star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8/11/11/villagers-plant-trees-to-help-restore-logged-forest/

 

德林族會見交通部長陸兆福 希望聯邦政府爭取土地賠償

報導:墨人
圖:墨人

來自砂拉越弄德拉灣(Long Terawan)的4名原住民代表,於11月5日在布城會見交通部長陸兆福,希望聯邦政府協助爭取土地賠償,陸兆福表示將設法協助。

位於砂拉越姆魯國家公園的姆魯山(Gunung Mulu),譽有砂拉越森林“皇冠上的一顆明珠”。這片地寬544平方公里的姆魯國家公園(Mulu Cave National Park)於2000年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證,為馬來西亞第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區。

在未成為國家公園以前,這片土地一直由砂拉越內陸弄德拉彎的德林族(Tering)所守護。他們的習俗地,一部分被劃入姆魯國家公園。其後國家公園的擴張,以致機場、酒店、道路工程,皆涉及侵佔弄德拉灣習俗地。

在國陣執政時期,縱使村民在法庭內外抗議了數十年,不但訴求被無視,以泰益馬目為首的砂拉越政府更以各種建設為由奪取習俗地。

代表之一威利(Willie Kajan)表示,如此奪取土地的手段簡直就無異于一馬醜聞。代表們希望希盟執政聯邦政府之後,他們長年在談判方面的劣勢能有所轉變,因此希望在涉及機場的土地爭議能獲得交通部長的幫助。

代表們也在前一天會見通訊與多媒體部長哥賓星,希望原住民習俗地爭議的曝光率能在國營媒體有所增加。

根據代表們提供的資料,德林族原住民在弄德拉灣落腳已有數百年之久。

1962年,殖民地政府森林局看中弄德拉灣習俗地範圍內的姆魯森林,打算在那裡設立公園。時任村長對該項計畫提出反對,因為弄德拉灣社群的生活所需,無論是水源、食物、建材、醫藥,皆源自姆魯森林,一旦失去將對生活造成打擊。經過森林局一番遊說,村長在未告知村民的情況下,答應讓森林局在姆魯森林進行科研考察。

然而,在1983年,考察計畫結束,政府卻隨之將姆魯森林劃為旅遊區。村民漫長的抗議行動隨之展開。威利更在1993年被警方扣押入獄。2000年,姆魯森林土地管理權轉到泰益手中。

弄德拉灣代表們也聲稱,曾經向反貪污局舉報泰益,惟至今毫無下文。

他們認為,後來且外來者鳩占原住者土地,不管是打著什麼名堂都不合理。若要用地進行建設,起碼必須給予合理賠償。

陸兆福表示,若依據程式,機場方可憑不知情為由,聲稱土地是以合法方式從砂拉越政府獲取,因此投訴物件理應是砂拉越政府。無論如何,他答應將設法協助。

DSC_0120
四名德林族代表到布城與交通部長陸兆福對談。(左起)Robert Labar,Dennis Along,Hendry Siban和Willie Kajan。

集水区采石破坏河流 伊班族護村11人被捕

整理報導:烏舜安咿

001
伊班族人在沐膠警局外抗議表達不滿。照片:拯救河流聯盟

來自沐膠省(Mukah)達島縣(Tatau)Ulu Kelawit的村民,日前在社區展開和平抗爭,阻止採石與油棕櫚企業在該區展開的工程,帶來土地侵略、環境破壞與河流污染的負面影響。

根據報導,三家企業自2012年以來在Ulu Kelawit伊班族的社區一帶展開工程。其中油棕櫚公司Cipta Sawit Sdn Bhd 首先入侵土地,在初期補償了村民的損失,但後期卻停止付款;在油棕櫚企業入侵原住民習俗地後,砂岩採石灰岩(limestone)公司Stonehead Sdn Bhd (Mining)也開始在附近運營,另一家油棕櫚公司Cipta Reforestation 同時也在附近進行單一種植園。

据知Stonehead Sdn Bhd為大安集團(Ta-an)的子公司,其开采石灰岩活動已嚴重影響該社區的水源,破壞了當地賴以為生的Besangin河。 Continue reading “集水区采石破坏河流 伊班族護村11人被捕”

商品驅動永久性毀林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Rachel Fritts
日期:2018年9月14日

Toct18_606.jpg
馬來西亞砂拉越因油棕種植園而導致森林損失。照片: Flickr/Wakx
  • 衛星森林監測技術的最新發展,幫助環保分子找到可能發生森林采伐的地點。然而,了解森林損失的背後原因後阻礙了遏止的努力。
  • 2018年9月中旬,一項新研究確定了世界各地樹木覆蓋喪失的主要驅動因素,為實現遏止森林砍伐的目標邁出重要一步。
  • 總體而言,研究發現27巴仙的森林損失,即每年5萬平方公里的面積,是由永久性商品所驅動。換言之,在過去15年來,同等印度四分之一面積的森林被採伐以種植商業作物。第二大的因素是佔26巴仙的林業,而林火和站換農業地分別佔23巴仙和24巴仙。研究發現,不足1巴仙的森林損失歸因於城市化。
  • 研究者發現,商品驅動的森林采伐在過去15年來保持不變,這表明企業零森林采伐協議可能在許多地方沒作用。他們希望此研究結果有助於提高全球供應鏈的問責制和透明度。

Continue reading “商品驅動永久性毀林”

綠色和平佔領棕櫚油提煉廠 促豐益國際履行 “三無”承諾

編譯:烏舜安咿
圖與原文:國際綠色和平組織

 

2013年,豐益國際成為第一家“無砍伐森林、無泥炭、無開採” 政策的棕櫚油貿易商。但是在9月中旬,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的一項調查顯示,自2015年以來,已有25家棕櫚油生產商清除了13萬公頃的熱帶雨林。

Direct Action at Wilmar Refinery in North Sulawesi

三十名綠色和平組織社運分子,在9月25日佔領豐益國際(Wilmar International,見注1的棕櫚油提煉廠。這是全世界最大的棕櫚油貿易商,也是著名商品高露潔(Colgate)、億滋(Mondelez)、雀巢(Nestlé)和聯合利華(Unilever)的供應商。

該提煉廠位於印尼的蘇拉威西島比通市(Bitung),三十名社運分子在豐益國際旗下PT Multi Nabati Sulawesi提煉廠進行抗議活動。此提煉廠主要處理生產商的棕櫚油 ,然而這些生產商正在破壞印尼加里曼丹(Kalimantan)和巴布亞(Papua)的熱帶雨林。 Continue reading “綠色和平佔領棕櫚油提煉廠 促豐益國際履行 “三無”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