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原住民質疑永續林業的真實性

原文:Amy Wong | 半島電視台
2020年10月30日

編譯:烏舜安奕

婆羅洲砂拉越原住民社群抗議,森林在未經社區的同意下被採伐之際,還被認證為永續林業。

來自馬來西亞砂拉越原住民申訴,儘管伐木公司被認證為永續林業,但其採伐項目並沒有諮詢村民,且這工程極有破壞長臂猿、太陽熊和犀鳥等極度瀕危物種家園的可能性。

來自峇南內陸上游的本南族婦女在三林集團的拖格羅里前擁抱。
(攝影:Fiona McAlpine / The Borneo Project)

居住在砂拉越北部的林夢(Limbang)和峇南(Baram)上萬原住民依靠森林來維持族群的生活與文化,其中峇南河是砂拉越第二大河流,是重要的生命泉源。

“伐木會毀滅我們的森林!”本南族領袖Komeok Joe向半島電視台表示,該族群反伐木。(本南族是居住在婆羅洲的半游牧民族)

“採伐森林會破壞我們的河流和天然草藥,阻擾我們從賴以為生的森林中得到生活上的需求。我們本南族拒絕任何在峇南領土上的伐木活動!”

本南村領袖表示,馬來西亞伐木巨頭三林集團(Samling)計劃砍伐成千上萬公頃的森林,但沒有諮詢受影響的社群;即使該集團得到馬來西亞木材認證準則(MTCS)的認證,但他們無法獲得社會和環境影響評估。

MTCS由馬來西亞木材認證委員會(MTCC)運營,並得到國際森林認證機構——森林認證體系(PEFC)的認可。

這些社群擔心,伐木集團所獲得的認證將使未經社區同意的木材,在國際市場上以“可續性”的形式出售。

峇南和林夢內陸仰賴森林生活的原住民社群反對伐木活動在該區進行。(攝影:Fiona McAlpine / The Borneo Project)

未經許可的認證

三林集團於2020年4月得到14萬8305公頃的特許經營,此地點位於峇南上游,面積是新加坡國土的兩倍。

肯雅Jamok族村莊Long Tungan村民表示,在三林得到MTCS認證之前,受影響的村民並沒有被諮詢或通報這項採伐項目。

村民表示,相較於伐木,他們更願意保護環境,並致力於保護社區和發展生態旅遊計劃。

“MTCC沒有拜訪過Long Tungan村莊,我們也沒有給予自由、事先和知情的認可權!”Long Tungan村長John Jau Sigau質問。

毗鄰Long Semiyang村莊的Danny Lawai Kajan也拒絕採伐活動。“適可而止!我們希望樹木長回來。”他告訴半島電視台。

同時,特許經營權的另一側——肯雅族村莊Long Julan的Patrick Keheng表示,其社區也反對該伐木計劃。“三林未能透明化以諮詢所有利益相關者。我們不想森林再被破壞,禁止伐木!”

Long Tungan社群表示,三林集團尚未就影響其土地權事宜與他們進行磋商。(攝影:Fiona McAlpine / The Borneo Project)

這並非三林集團第一次被指控忽視原住民權利並造成環境破壞。

三林集團由砂拉越商人丘德星(Yaw Teck Seng)於1963年創立,他目前與兒子丘志明(Yaw Chee Ming)共同領導這家位於美里的企業集團。三林集團的業務涉及伐木、人工林、建築和房地產開發,遍及東南亞、中國、俄羅斯和美國。這對父子在2020年被《福布斯》雜誌(Forbes Malaysia)估計財富值4.8億美元。

2010年,挪威的政府全球養老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的道德委員會經調查得出結論,指三林集團在馬來西亞砂拉越南美洲圭亞那進行非法採伐和嚴重的環境破壞,因此撤回對三林集團的投資。

環保監督機構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譴責三林集團在馬來西亞、柬埔寨和巴布亞新幾內亞有着“非法砍伐、破坏原始雨林和侵犯原住民權利的惊人記錄”。

三林集團旗下的Ravenscourt公司在2018年獲得在林夢區11萬7941公頃的森林特許經營權,但當地本南族社群表示,直至2020年7月MTCS的認證到期需重新評估時,當地社群才知道此採伐項目。

該地區是砂拉越最後一片森林聖地,是婆羅洲重要野生動植物的生態走廊。三林所得到的特區經營範圍與布魯島國家公園(Pulong Tau National Park)和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姆魯國家公園(Mulu National Park)的邊界接壤。

三林集團的拖格羅里載滿來自砂拉越雨林的樹桐。(攝影:Fiona McAlpine / The Borneo Project)

“只要伐木公司砍伐我們所在地區的森林,我們就不會達成共識。”村莊Long Adang的村長表示。

針對多個村莊的控訴,三林集團並沒有回應半島電視台的訪問要求。不過,該集團卻通過媒體發布數個聲明反駁相關指控。

“本集團以合法方式運作,並對於相關指控感到沮喪。我們嚴格遵守所有工程的操作指南,包括認證過程。這是必然的過程,以確保我們有責任管理森林資源。” 三林集團於2020年7月7日發表相關聲明

停止伐木!

受影響的社群現已與原住民維權、環保分子攜手發起“停止伐木!”運動,以試圖結束所謂的“砂拉越存質疑的木材認證”。

倡導者敦促PEFC利用其影響力來確保MTCS符合其標準。PEFC是總部位於瑞士的森林認證系統,該組織致力於通過獨立的第三方認證促進可持續森林管理。

來自林夢北部的本南族表示,他們拒絕任何由三林集團經營的伐木項目
以及所有MTCS的認證。(村莊Long Keruan村民提供照片)

2020年9月,三林集團邀請所有受到Generai森林特許經營所影響的社群參加研討會,以讓村民了解認證過程。MTCC和砂拉越森林局的代表也出席會議。

但是維權組織拯救河流聯盟(Save Rivers)主席Peter Kallang表示,三林集團所舉辦的研討會只是履行企業的基本義務。拯救河流聯盟敦促三林集團正視村民在研討會上提出的問題,並承擔責任。

然而,出席研討會的社區成員表示,他們對此會議感到沮喪。

“我對研討會的結論是——它是互動式的。每當演講者完成演講後,沒有讓我們提出問題的機會,我們不得不等到最後的問答環節。”村莊Long Palai的Lusat Tebengang表示。

MTCC首席執行員楊天光(Yong Teng Koon)向半島電視台表示,該理事會在研討會結束後與拯救河流聯盟會面,認真聆聽對方的擔憂,並進一步闡明認證所需的正當程序。

“我們非常認真地對待針對MTCS的任何投訴,並不懈努力地進行調查,以確保自願同意遵守這些標準並已提交其經營評估方案的所有森林經營者,維持可持續森林管理的最高標準,並針對他們進行認證。”

MTCS使用第三方來審核森林管理認證,該過程涉及獨立認證機構。這些機構必須評估森林管理者在森林管理認證標準中的執行是否達標。

村民在砂拉越雨林中高舉“停止採伐”的海報。(拯救河流聯盟Peter Kallang提供照片)

除了砂拉越,美國和瑞士的環保活躍分子告訴半島電視台,原住民社群提出的問題應予PEFC和國際社會有關聯。

布魯諾曼瑟基金(Bruno Manser Fund)的Annina Aeberli表示:“PEFC的職責是防止衝突木材進入可持續發展的國際市場。如果PEFC不採取行動了解認證中的漏洞,那麼他們同等於幫助熱帶木材進行綠化洗白,同時質疑其自身標準的可靠性。”

婆羅洲項目(Borneo Project)的Fiona McAlpine表示:“國際社會應該關注在砂拉越頒發的偽造木材證書。如果連我們都不能相信堅稱可持續性的標籤,那我們為遏制滅絕和氣候危機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的。”

“砂拉越原住民社群站在氣候危機的最前線,他們需要我們的支持。”PEFC首席執行員Ben Gunneberg表示,該組織將與利益相關者會面,包括拯救河流聯盟和布魯諾曼瑟基金會,以了解有關砂拉越問題以及如何最好解決他們的擔憂。

砂拉越原住民正努力拯救該州的最後一片淨土(布魯諾曼瑟基金會Annina Aeberli提供照片)

Ben Gunneberg表示:“我們意識到,與任何認證計劃一樣,可能會出現不合規格的問題,這些都需要進行獨立調查。” 他強調PEFC擁有投訴和申訴機制來處理涉嫌違反守則的行為。

他說:“對所有投訴進行徹底調查與我們的最大利益相符,因為認證體系中任何一項不遵守行為會對整個系統的信譽構成潛在風險。”

原文:半島電視台 ALJAZEERA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0/10/30/malaysias-indigenous-people-question-timber-sustainabilit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