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憂鋪煙草後塵,棕櫚油產業絕地反擊

編譯:烏舜安咿
原文:The Star

2019年2月26日的上午,華盛頓一家顧問公司的高管向馬來西亞棕櫚油行業的一些高權勢官員提交了一份策略文件。

文件的信息:不要讓環境保護主義者分子和西方國家的政府玷污棕櫚油,以至於它最終會產生像煙草一樣的賤民產品。600億美元的棕櫚油貿易受到了環境保護主義者的抨擊,他們說大面積的熱帶雨林已經被清除以種植數十億人消費的商品(棕櫚油)。

馬來西亞印尼共同生產了世界上約85巴仙的棕櫚油,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動的。他們的生產依賴於消費者所使用的烹飪油需求可持續性以及作為商品如肥皂、洗髮液、休閒食品如比薩餅、麵包和生物燃料的物品的成分。其中食品占全球棕櫚油消費量的近70巴仙。

但在2019年,馬來西亞發起了全球公共關係和遊說攻勢,以保護其主要出口產品的聲譽,特別是在歐洲。《路透社》對數十家棕櫚油行業參與者的採訪與大量信息拼湊在一起。

由於森林砍伐問題,歐盟在2019年初計劃在2030年將生物燃油的棕油使用量降至零。雖然歐盟生物燃油中使用的棕櫚油需求僅占全球供應量的一小部分,但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棕櫚油生產商擔心這項法律可能會激與提高人們對棕櫚油在食品中的使用監管的呼聲。

自歐盟開始制定法律以來,馬來西亞一直在引發公關攻勢,因為它比大型競爭對手印尼更依賴出口。馬來西亞每年出口的棕櫚油約總生產的85巴仙。

T_Dec19_202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表示,歐盟法律“非常不公平”,試圖保護歐洲本身生產的替代油。

針對棕櫚油的宣傳活動由馬來西亞棕櫚油委員會(MPOC)協調,該委員會負責推廣棕櫚油並尋找產品的貿易機會。

此機構的資金至少部分來自種植公司根據棕櫚油生產而支付。MPOC的董事會成員包括種植公司的代表,其中有世界上最大油棕種植企業的IOI集團和森納美(Sime Darby Plantation Berhad)。惟這兩間國際企業並不回應《路透社》的詢問。

2018年8月6日和2019年2月26日的策略文件內容顯示,馬來西亞的宣傳活動以小農為中心,對外表示他們的發言代表農民,但實際上是由MPOC雇用的公關公司經營的輿論。

檔案內容也顯示,MPOC還資助新聞網站、研究員、專欄作者和前政界人士等為棕櫚油聲援,並破壞歐盟的立法決策。沒有任何團體或個人承認接受資助發言,他們經常聲稱是獨立的聲音。

《路透社》所見的文檔顯示,MPOC聘請的至少三家公關公司正運營這些策略。根據直接瞭解此事的兩位原消息來源指出,MPOC批准了所有策略提案。

煙草與石油的說客

參與此策略計劃的主要公司是DCI國際發展顧問公司,一家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公關公司,曾為煙草和石油跨國公司開展活動。根據美國公共記錄和DCI國際發展顧問公司本身,其客戶包括美國跨國煙草公司奧馳亞(Altria)和前緬甸軍政府。

路透社要求對其策略發表評論,DCI國際發展顧問公司僅表示它參與了馬來西亞的宣傳活動,但沒有提供細節。

DCI國際發展顧問公司的管理合夥人Justin Peterson通過電郵回應:“我們很自豪能與馬來西亞棕櫚油行業合作,共同努力保護小農的就業和生計,防止不公平的貿易和環境政策導致全球貧困長期存在。”

MPOC沒有公開談論這項運動,並向《路透社》表示,該委員會採用各種方法,包括公關機構和諮詢公司的參與,以實現其目標;但出於競爭和客戶保密的原因,當局不會透露細節。

“世界各地的行業和政府都在努力捍衛本身國家的利益。但是,在MPOC的案例中,我們確保所有此類活動都在董事會之上,並且符合當地的規則和條例,”MPOC說。

馬來西亞負責棕櫚油的部門拒絕發表評論。

另外兩家經營公關活動的公司,分別是總部位於吉隆玻的Invoke,此公司由前國會議員Rafizi Ramli經營,以及在倫敦和吉達設有辦事處的Unitas Communications公關公司。

根據《路透社》於2019年2月26日所見的提案副本內容顯示,Invoke通過“Planters United”平臺開展活動,該平臺將自己描述為由小農組成的非政府組織。

Unitas、Rafizi和其單位Invoke都沒有回復要求評論的電話和電子郵件。

歐盟立法者拒絕談論棕櫚油行業的遊說,但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表示,馬來西亞的遊說行動導致歐盟有關生物燃油的立法行動被稀釋。歐洲議會的官員無法發表評論,《路透社》無法獨立證實這一點。

MPOC通過DCI國際發展顧問公司發起的宣傳活動超過100萬美元的預算。兩位原消息人士透露,MPOC在談判價格略有下調後批准了預算。據消息人士表示,MPOC還批准了Invoke的2019年預算約12萬美元和Unitas的20萬美元的預算。

MPOC和三家公關公司(DCI、Invoke和Unitas)沒有就金額是否獲得批准發表回應。

《路透社》在2019年2月26日與MPOC、棕櫚油公司和馬來西亞原產部的至少十幾位官員會面時,看到了DCI分發的八頁公共事務提案副本。該提案說:“生態殖民主義者已經轉向了垃圾科學和錯誤邏輯的焦土政策:他們將棕櫚油標記為新煙草。”

“通過對話或科學研究試圖與這些反對者進行推理,但阻止不了他們的攻擊,也不會推進馬來西亞的立場。”

該檔沒有提到“生態殖民主義者”的名稱,但在之前的段落中,它指的是歐盟。

DCI在2018年8月向MPOC提交的一份提案中表示,農民應成為反對棕櫚油批評者的全球“主要信使”。

“小農是馬來西亞對歐洲和非政府組織最有力的武器,”档案内容显示。

DCI一直在運營或協調草根活動,例如Farmers Unite,這是DCI於2018年8月和2019年2月的活動提案。

Farmers Unite在其網站上表示,它是一個由油棕小農協會和其他支援組織組成的全球聯盟,且它代表全球超過七百萬的油棕小農。它沒有回應《路透社》的評論請求。

2018年12月,當英國零售商冰島公司表示將停止銷售含有棕櫚油的產品時,Farmers Unite刊登了整版廣告來應對。冰島表示在2018年尾已完全停止銷售相關使用棕櫚油的產品。

冰島拒絕對Farmers Unite活動發表評論。

2018年8月,在奈及利亞智囊團公共政策分析倡議組織(IPPA)的説明下,DCI向MPOC提出建立非洲平臺,表示“招募非洲盟國的支持是必要的,可以給你的對手施加最大的壓力” 。

“這些都是歐盟非政府組織和政界人士的弱點,他們擔心被指責新殖民主義和歧視,“該提案說。

在2019年2月的提案陳述中,DCI要求Farmers Unite每月1萬美元的預算,它被稱為IPPA項目。IPPA此前曾反對奈及利亞針對煙草產品的更嚴厲立法,理由是對農民和投資的負面影響。

IPPA表示,“我們從哪裡籌集資金和獲得支持的地方並不重要”。

在2018年8月的提案中,DCI還制定了一項策略,使用一個名為Faces of Palm Oil的團體,該團體表示它在馬來西亞代表了65萬名農民。

“Faces of Palm Oil將再次成為宣傳的重點,而小農戶應成為馬來西亞、歐洲和國際媒體的主要信使,”DCI在提案中表示。

Faces of Palm Oil一直是社交媒體上最具號召的農民團體,在於批評非政府組織、歐盟立法者和媒體記者。它在其網站上說它是三個主要農民團體和其他機構的聯合組織。

Faces of Palm Oil沒有回應評論請求。MPOC亦沒有對資助農民團體事宜發表評論。

付費專欄

根據《路透社》看到的檔案顯示,DCI還試圖通過支付新聞文章、專欄和研究來影響意見。

例如,根據2019年2月的提案,DCI要求MPOC每月向一份名為Palm Oil Monitor(國際棕櫚油監督組織)的單位,提供1萬1,000美元的預算。

此通訊一直在發佈有關歐盟法律談判的新聞報導和幕後資訊,並搶先一步將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向歐洲領導人發出的措辭強硬的信件比主流媒體早一步發布。兩位原消息人士稱,該計畫已被接納。

Palm Oil Monitor的兩位作者之一Khalil Hegarty在一份電郵聲明中告訴《路透社》,該單位“得益于各種來源(包括業界人士)的支持”。他拒絕透露具體細節。

T_Dec19_201
馬來西亞和印尼生產棕櫚油的數據表。

 

原文:The Star

https://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9/08/22/fearing-tobacco039s-fate-palm-oil-industry-fights-back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