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看林火熱點地圖

作者:墨人

發生煙霾的時候,要怎知道失火地點在哪、濃煙往哪裏來、是否“印尼的錯”?很簡單。看地圖就行了。

正如Waze之類的地圖告訴你最快捷路線以及塞車資訊,世界各地的林火狀況也有相關地圖提供最新資訊。

全球森林觀察網(Global Forest Watch)是一家名叫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非盈利組織與包括谷歌在內的逾40個合作夥伴設立的網站,可說是公開給大眾的全球森林檢測與警報系統。

這網站有3個地圖:

(一)觀察森林覆蓋面積(銜接001

(二)關於碳排放(銜接002

(三)關於林火(銜接
003

本文要介紹的,就是林火地圖。

以下地圖左邊界面欄目上角,是熱點資料。其中VIIRS、MODIS、以及NOAA-18,是氣象衛星探測器選項。除非是用作比較數據,選其中一個就夠了。每個選項旁邊有一個“i”圈圈,按進取就顯現相關資料。004

VIIRS、MODIS、以及NOAA-183這三個衛星選項,主要差別是在於解析度、資料更新頻密度、以及涵蓋範圍:

1)MODIS的解析度是1×1公里,就是說小於這面積的熱點很可能就探測不到。
2)VIIRS的解析度則是375×375米,所以比MODIS強。
3)NOAA-18的資料則是由本地媒體較為熟悉的東盟氣象中心(ASMC)提供。解析度是1.1×1.1公里。

下一個關鍵資訊,是從最後算起第二部分的“land cover”,就是土地覆蓋資訊。其中最重要的,就是peatlands,泥炭地。泥炭地一個熱點,造成的煙霾遠比森林或草叢的熱點嚴重,而且會燒很久,很難撲滅。這就是馬新印尼三國煙霾事件官民口水戰的核心問題。005

啟動泥炭地顯現功能後,就會看到印尼的泥炭地分布與深淺圖。相關資訊是由印尼農業部提供。馬來西亞泥炭地,則是列為“深度未明”。大馬政府看來並沒提供任何相關資料。盡管如此,一旦掌握國內泥炭地的位置,再加上熱點資訊,對煙霾來源查證工夫已經是很大的幫助。

從“land cover”往上移,就看到“land use”,土地用途。這裏的重點,就是關於油棕業、紙漿業以及伐木業的特許區範圍。印尼方面的資訊是由該國政府提供,但是就只有紙漿業特許區地圖是包括企業身份,油棕業只有地圖,伐木業則只有地圖和準證編號。要搞清楚企業身份,就必須啟動綠色和平資訊選項。

RSPO也有提供註冊成員的特許區範圍,但是手法是和印尼政府一樣,有圖沒細節。東馬資訊則完全由非政府組織提供,分別是SADIA、Aidenvironment、Earthsight Investigations、以及Global Witness。

就以10月6日位於蘇門答臘占碑省的泥炭地熱點為例。根據印尼官方油棕特許區地圖(見下圖),有7個熱點是靠近某個企業的特許區東部。但除了地圖之外就沒有任何細節,連企業身份都只字不提。006-ex01a

006-ex01b
根據RSPO地圖,有6個熱點是在認證狀況未明的企業範圍內。然而,這資訊同樣是有地圖沒細節。
006-ex01c
綠色和平就提供了關鍵資訊,包括企業身份以及特許區面積。原來那些熱點是在隸屬於森那美集團的PT Bahari Gembira Ria特許區“附近”。

種植業集團在印尼的特許區範圍,公開給大眾閱覽的資料常有矛盾現象,當局若是缺乏資訊透明的誠意,這些矛盾會更離譜。就比如中加里曼丹南部這密密麻麻的熱點,全都在深地炭地,而且完全在官方版本的種植業特許區範圍以外。然而,根據綠色和平的資料,這範圍是屬於近年來惡名昭彰的PT Korintiga Hutani,是韓國集團Korindo的子公司。

006-korintiga

007
相對於一大堆資訊的印尼地圖,西馬部分是完全空白,什麽資料都沒有。

原產業部長郭素沁在9月26日表示,聯邦政府將公開國內油棕園地圖。RSPO隨後在28日聲稱,RSPO將在政府正式解密資料後,數天內刊登屬下大馬會員的油棕園地圖。這些資料到底有多詳細,是值得拭目以待。

掌握了熱點和泥炭地資料,基本上已經足夠查證煙霾源頭了。

現在就來做一些練習題。

以2019年9月25日的情況來說,西馬數個泥炭地有熱點。彭亨北根Kampung Datuk Keramat以北的泥炭地有6個熱點。pekan0925

砂拉越美里Eastwood Valley附近的泥炭地熱點則多達25個。Kuala Baram泥炭地還有1個熱點。miri0925

那麽,我國部長們以及媒體經常引據的東盟氣象中心(ASMC)地圖,不也一樣是列出熱點位置嗎?

若說功能,ASMC地圖確實是有這樣的作用。然而,部長或媒體引用這地圖的時候,通常是一整個區域的地圖,並非局部低空地圖。而且,這地圖沒標記泥炭地位置,讀者無從區分一般林火和泥炭火。因此藉著呈現籠統的ASMC地圖,是可以輕易的轉移視線或掩蓋細節。

此外ASMC地圖有時候沒顯現一些國內熱點。以9月26日邊佳蘭為例(見下圖),全球森林觀察網VIIRS地圖是顯現出二灣北方3個熱點,其中一個是在泥炭地範圍裏面。而根據ASMC地圖,當天的邊佳蘭二灣北部完全沒熱點。compare-pengerang

美里的情況也是如此,ASMC完全沒顯現熱點。compare-miri

所謂眼不見為凈,泥炭地火患造成的煙霾如果飄到城鎮,把人們嗆到滿腹牢騷,這事件的曝光率就比較高。若是飄向人口稀少的地方,泥炭火不管燒到多麽嚴重都不會形成民怨。在這種情形,泥炭火始作俑者一旦說什麽“土地自燃”或“印尼飄來的煙霾”,通常是可以輕易得逞。

無論要查證,還是要揭穿謊言,全球森林觀察網這熱點地圖就如“林火Waze”,找到事發地點後再用Timestamp Camera之類的手機應用程序拍攝現場及記錄GPS經緯度,並由此向當局舉報或向媒體爆料。

要遏止公害,始終得依賴人們動起來。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