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和平組織指雲頂集團涉燒芭,解決林火非僅印尼責任

文:烏舜安咿
圖:綠色和平組織

印尼森林大火肆虐,棕櫚油和紙漿公司的土地燒毀的面積最大

印尼綠色和平組織發表最新地圖分析顯示,在2015年至2018年間,十家棕櫚油公司的土地燒毀面積最大,然而印尼政府沒有撤銷任何一家的棕櫚油特許經營權,也沒有給予嚴重的制裁。

當中馬來西亞的雲頂集團(Genting Group)的子公司PT Globalindo Agung Lestari,被列為十家印尼土地燒毀面積最大的公司之一。

然而,雲頂種植公司(Genting Plantations Bhd)回應《當今大馬》詢問時指出,不能評述綠色和平的資料是否精確。

在同一時期,儘管大片土地屢遭大火,但紙漿業也逃脫了印尼政府的嚴厲制裁。

Dayak Tribe in C. Kalimantan
達雅原住民試圖用燒過的乾樹枝撲滅泥炭地的火勢。此地點位於加里曼丹省中部的Kapuas Mantangai,為PT Globalindo Agung Lestari (GAL) 的棕櫚油種植園特許經營區。PT GAL是馬來西亞雲頂種植公司的子公司。攝於:2019年9月12日,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Forest Fires Investigation in PT GAL, Central Kalimantan
航拍加里曼丹中部的Kapuas Mantangai,PT Globalindo Agung Lestari (GAL) 的棕櫚油種植園特許經營區。攝於2019年9月12日,Alif Rizky / Greenpeace

根據綠色和平組織調查報告顯示,經分析官方政府燒芭數據的分析,印尼在2015年至2018年間共燒毀了340萬3000公頃土地;僅在2015年就燒毀超過260萬公頃土地。

2015年席捲印尼的大火被視為迄今為止21世紀最嚴重的環境災難之一。世界銀行(World Bank)估計,2015年的火災危機給印尼造成了林業、農業、旅遊業和其他行業共160億美元的損失。

一項研究表明,煙霾導致該地區數十萬人引起呼吸系統疾病和其他疾病,可能導致10萬多人過早死亡。在過去的兩周中,森林和陸地大火帶來的陰霾也已蔓延到鄰國。

綠色和平組織印尼森林運動負責人Kiki Taufik表示,“自2015年以來,阻止這種反復發生的火災危機本來應該是政府的首要任務。但是我們的發現表明了:空洞的言論以及對相關公司的執法力度薄弱和前後不一致。印尼總統Jokowi和他的部長們必須立即移除土地發生火災的種植園公司之特許經營權。

T_Sept19_301

2015年至2018年:棕櫚油種植園的調查結果:

  • 在印尼,燃燒面積最大的十個棕櫚油特許經營權中,沒有一個受到嚴厲的民事或行政制裁。這些公司中有7家在今年的特許經營種植園中有很多火災熱點。(見左圖)
  • 印尼政府沒有撤銷涉及森林大火的任何棕櫚油公司特許經營權。
  • 許多棕櫚油特許經營的土地屢屢燃燒,但未受到任何嚴謹的民事或行政制裁。

2015年至2018年:紙漿人工林的調查結果

  • 在2015年至2018年間,與Sinar Mas(金光集團)/APP(亞洲漿紙)相關的特許經營區中,其燃燒的面積大於新加坡國土面積。該特許權區是印尼所有特許權區中總燃燒面積最大的地區,僅因在之前被燒毀的地區補種而受到處罰。
  • 與Sinar Mas(金光集團)/APP(亞洲漿紙)相關的公司,在2015年至2018年間,其土地皆發生過林火,但未受到任何嚴重的民事或行政制裁。今年到目前為止,它已有200多個火災熱點。
  • 自2015年以來,與APRIL(亞太資源集團) / RGE(金鷹集團)相關的公司每年都在燒毀其特許經營的土地。它僅面對兩次嚴厲的民事/行政制裁。由於證據不足,警方於2016年停止了對多家公司的刑事調查。今年到目前為止,它已經有近500個火災熱點。
Haze in PT WKS Logging Concession in Jambi
(圖4)綠色和平組織走入林火災區,在濃濃的煙霾籠罩下,出示坐標定位設置。此地點位於蘇門答臘東部佔碑省的PT Wira Karya Sakti (WKS)種植園地。WKS 是印尼金光集團的子公司。攝於2019年9月21日, Muhammad Adimaja / Greenpeace

同時,隨著馬來西亞政府繼續考慮制定《跨境煙霾污染法》以懲罰在其他國家造成煙霾的馬來西亞公司,至今印尼的森林火災仍在繼續。

據《星洲日報》於本月19日報導,能源科藝及環境部長楊美盈指出,環境部將在總檢察署的協助下草擬跨境煙霾法案,以執法及解決煙霾問題。

    她也說,環境部將與在雅加達的東盟總秘書進行電話會 議,以提出可以應用在所有東盟國家的法律。   “這個跨境煙霾問題必須通過區域合作來解決,政府將為減低煙霾影響持續作出最好的決策。”

她說,內閣在6個月前通過的國家煙霾行動計劃已經清楚列明各部門及機構,無論是在聯邦政府、州或是縣的角色,以及應採取的行動及決定。

“解決森林大火不僅是印尼的責任。馬來西亞和印尼政府都需要研究火災的發生地點、原因以及追究火災背後的主要罪魁禍首。尤其是現在,印尼森林大火導致的陰霾正蔓延到包括馬來西亞在內的國邊界之外。”馬來西亞綠色和平組織事務協調員王佳駿表示。

在2014年9月,印尼批准《東盟跨境煙霾污染協議》,並成為最後一個批准這份協議的東盟成員國。惟東盟各國家領導人未能強力執行此協議,導致東南亞某些地區的煙霾季節延長且情況嚴峻。其中原因是國家質檢缺乏透明度和利益衝突。

T_Sept19_306
馬來西亞綠色和平組織事務協調員王佳駿於9月26日,與環保社運分子前往位於吉隆坡的雲頂集團大廈,呈上報告與附坐標定位為證據的林火照片給雲頂集團的代表。照片:Greenpeace Malaysia

王佳駿表示:“這次,東盟成員國必須與印尼政府合作,一勞永逸地解決此問題,並共同努力,採取有效行動,執行《跨境煙霾污染法》對付不負責任的公司。”

印尼政府上週確定,其他涉及森林大火的馬來西亞棕櫚油公司包括,Sime Indo Agro(Sime Darby種植企業的其中一個公司)、Sukses Karya Sawit(IOI集團的其中一個公司)和Rafi Kamajaya Abadi(TDM Bhd的其中一個公司)。最後一家在廖內省——Adei Plantation and Industry,是吉隆坡甲洞集團的一間子公司。

Banner at Kahayan Bridge in Central Kalimantan
印尼綠色和平組織在加里曼丹中部的Palangkaraya省,在四周皆發生林火的地方——Kahayan Bridge 橋中央高掛橫幅,以印尼文寫道“Jokowi先生,請實施法律以防止森林和泥炭地火災”。環保社運分子促印尼總統嚴謹關注目前的林火,因此環境災難已嚴重影響人類的健康。攝於2019年9月22日,Nugroho Adi Putera / Greenpeace

印尼綠色和平組織在今年早些時候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至今沒有一家公司因其種植園地發生林火和非法砍伐被起訴。

據《美聯社》報導,自2009年以來,涉及大片園地林火而被罰款的種植園公司,未能支付數億美元的罰款,這些罰款是要他們對破壞性環境和人類傷亡的行為負責。

根據美國《金融時報》的調查摘要,涉及大火的十家棕櫚油和紙漿公司被處以超過2.2億美元的罰款,包括2013年的非法伐木案,對環境破壞的未付罰款數字激增至13億美元。

T_Sept19_305
綠色和平組織,到雲頂集團總部外示威抗議,他們身穿半島與沙巴、砂拉越的各族傳統服裝,戴著口罩,高舉寫上“恢復泥炭地”、“保護森林”等海報。其中讓人矚目的,是寫著“煙霾,是有雲頂種植公司帶來的”,標題下畫有一隻犀鳥困在熊熊大火中。照片:Greenpeace Malaysia

延伸閱讀相關報導: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