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可能增加外來物種入侵

原文: Shreya Dasgupta
翻譯:Bing Zheng

T_May19_401
馬來西亞的婆羅洲(Borneo)一條伐木公路的橫幅圖片,由Rhett A. Butler/Mongabay提供。
  • 一項新研究警告說,中國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倡議可能會將外來入侵物種引入若干國家,威脅其本土的生物多樣性。
  • 研究人員研究了超過800種外來侵入性脊椎動物物種入侵的風險,發現有14個入侵熱點——人員和物品流動引起的具有高引入風險的區域,以及允許入侵物種茁壯成長的條件。
  • 這些熱點地區包括北非、南亞和東南亞地區。
  • 其他研究人員表示,該研究中沒有包括許多其他類型的入侵者,如昆蟲和病原體,這些入侵者可能對生態系統、農業和牲畜產生重大的財務影響。

一項新研究警告說,中國雄心勃勃的、萬億美元的“一帶一路”倡議可能會將外來入侵物種引入若干國家,威脅其本土的生物多樣性。

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BRI),也被稱為“一帶一路”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議通過陸地和海洋網路路線將中國與亞洲、非洲和歐洲國家聯繫起來 ,使國家之間的貿易更容易。計畫建設六條走廊的陸上經濟帶,其中包括公路、鐵路、機場和天然氣管道等基礎設施,將中國與中亞、南亞和歐洲連接起來。 還有海上絲綢之路或海上航線走廊,旨在通過一系列海港連接中國與東南亞、大洋洲和北非。

T_May19_402
“一帶一路”倡議將通過公路、鐵路和港口將中國與曾經偏遠的亞洲地區連接起來,圖片由Rhett A. Butler/Mongabay提供。

雖然通過BRI等大型基礎設施項目所增加的連通性可為參與國提供貿易和增長機會,但也會產生巨大的環境代價。例如,環保主義者表達了他們對BRI可能加速外來物種入侵和本地生物多樣性喪失的關注

為了找出外來物種可以輕易進入的地方,中國科學院生態學家Li Yiming及其同事研究了800多種入侵物種的入侵風險,包括98種兩棲動物,177種爬行動物,391種鳥類和150種哺乳動物,遍及121個中國認為是BRI專案潛在東道主的國家。對於這些物種,該團隊評估了兩件事:“引入風險”,即物種被引入新區域的可能性,以及“棲息地適宜性”,即物種一旦被引入,將因著適宜的棲息地在那裡茁壯成長的可能性。

Li告訴Mongabay,該研究沒有評估BRI本身對入侵風險的影響。相反,它確定了在具有高入侵風險的BRI國家裡的區域。Li說,這將有助於實現BRI可持續發展的綠色發展目標。

Li的團隊確定了14個入侵熱點地區——既因為人員和貨物流動而具有高引入風險,又具有允許入侵物種茁壯成長的條件的地區——主要位於提議的六條經濟走廊上。研究人員在Current Biology發表的研究報告中指出,這些熱點地區包括北非、南亞和東南亞地區。

T_May19_403
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國是紅色,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成員用橙色,以及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六條擬建走廊,這是一條通過中亞和中東從中國到南歐的陸路運輸路線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即通過印度和非洲連接上海港與義大利威尼斯的海上航線。圖片由 Lommes通過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提供.

例如,僅在印尼,該研究就發現300多種外來脊椎動物物種可能有適宜的棲息地,其中包括美洲牛蛙(Lithobates catesbeianus或Rana catesbeiana),一種原產於北美的兩棲動物,與爆發致命的壺菌屬真菌有關,導致了中美洲和其他地區的青蛙種群數量下降。同樣,馬來西亞為近200種入侵物種提供了合適的棲息地。

沒有參與此項研究的澳大利亞詹姆斯庫克大學的傑出研究教授威廉勞倫斯告訴Mongabay,大量的入侵性脊椎動物物種可能會困擾那些主辦“一帶一路”專案的國家,數目“觸目驚心”。 “當然,這還不包括許多其它類型的入侵者,如昆蟲和病原體,它們能對生態系統、農業和牲畜產生重大影響,”他說。

事實上,“‘一帶一路’可能為東道國帶來巨大的隱性成本,”勞倫斯說,他也是Mongabay諮詢委員會的成員。 “特別是,一些入侵物種可能對一個國家的農業出口產生數十億美元的影響。所以,實際上,“一帶一路”傳播入侵物種的潛在風險非常高。

Li和他的同事表示,為了降低入侵風險,需要對通過道路、機場、海港和其它交通走廊的商品貨物進行更嚴格的監控。在資源有限的國家,他們還建議設立一個特別基金,以支持生物安全措施的運作,例如加強對防止外來物種入侵和根除技術的研究,並培訓人們識別有問題的物種。

“近幾年來,中國政府已經啟動了幾個控制和防止外來物種入侵的專案,”Li說。 “我們相信,這項研究將有助於更多參與國進一步促進合作,以更有效地防止外來物種入侵。”

T_May19_404
美洲牛蛙(Lithobates catesbeianus)是一種原產於北美的兩棲動物,是一種具有破壞性的入侵物種,曾經傳播過致命的壺菌,導致其它地方的青蛙種群減少。

然而,勞倫斯表示,一旦建成新的公路、鐵路或港口,入侵物種將能夠“像野火一樣”蔓延,幾乎不可能阻止。

他補充說:“試圖監視和控制入侵者以阻止它們出來,或者一旦它們到達並適應了就控制它們,這也是非常困難和昂貴的。” “我們的研究表明,許多“一帶一路”項目在成本和效益方面已經非常接近,並且對於”一帶一路“專案中的東道國和投資者來說風險很大。事實上,根據我們對亞太地區和非洲數十個國家此類專案的詳細成本效益研究,我認為許多計畫的“一帶一路”項目應該完全取消。

引用:

Liu, X., Blackburn, T. M., Song, T., Li, X., Huang, C., & Li, Y. (2019). Risks of Biological Invasion on the Belt and Road. Current Biology. DOI: https://doi.org/10.1016/j.cub.2018.12.036

 

原文:Mongabay

https://cn.mongabay.com/2019/04/%E4%B8%AD%E5%9B%BD%E4%B8%80%E5%B8%A6%E4%B8%80%E8%B7%AF%E5%80%A1%E8%AE%AE%E5%8F%AF%E8%83%BD%E5%A2%9E%E5%8A%A0%E5%A4%96%E6%9D%A5%E7%89%A9%E7%A7%8D%E5%85%A5%E4%BE%B5/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