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顯示,婆羅洲森林採伐與種植園擴張範圍相當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原文:Hans Nicholas Jong

2017年,婆羅洲的工業種植園擴張與森林損失的減緩,為兩者的相關性帶來有力的證據。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IFOR)的科學家在一項新研究中提出了這一研究結果。該研究使用時間序列衛星圖像來量化2000年至2017年婆羅洲每年的森林損失、工業種植園擴張及其重疊的範圍。

婆羅洲,佔全界油棕種植園所在地的一半,全境由印尼、馬來西亞和汶萊管轄,但由於工業種植園面積微不足道,該研究省略了汶萊境內的調查研究。

(編者按:該研究認為,每個國家的監督與監管環境有所不同,印尼與馬來西亞各機構之間的管轄權或許不集中和重疊。此外,印尼政府忍耐非政府組織的活動和批評程度高於馬拉西亞,這表明非政府組織的監督對印尼而言發揮作用。)

2017年,婆羅洲的森林面積減少了2500平方公里(970平方英里) – 比2016年的高峰期6100平方公里(2360平方英里),有著明顯的下降。

同樣在2017年,工業種植園在印尼婆羅洲(也稱為加里曼丹)增加了1100平方公里(425平方英里),在馬來西亞婆羅洲增加了500平方公里(190平方英里)。這些數字明顯低於2009年加里曼丹7000平方公里(2700平方英里)的高位,以及2012年馬來西亞婆羅洲6000平方公里(2320平方英里)的高位。

國際林業研究中心對2000年至2017年加里曼丹和馬來西亞婆羅洲的森林進行調查,發現失去的原始森林總面積估計為6萬400平方公里(2萬3320平方英里)。截至2017年,該數位顯著接近該地區6萬2000平方公里(2萬3940平方英里)的工業種植園總面積,其中88巴仙用於種植油棕樹。

T_March19_301
2000至2017年,婆羅洲森林採伐的缩時圖。David Gaveau / CIFOR
綠色到白色 = 森林損失;
綠色到黑色 = 森林被清除並在同一年轉為種植園;
綠色到藍色 = 森林被巨型水壩永久淹沒。

森林采伐與種植園擴張的正面關聯

“我們從2000年至2017年,每年測量森林總損失、多少種植園面積增加,以及同年森林被清理並轉為種植園的數量,”國際林業研究中心研究員和研究報告的主要作者David Gaveau說。

“這使我們能夠確定種植公司正在清理多少森林。”

Gaveau說,森林砍伐和人工林擴張速度的相關上升和下降表明了強勢格局。“許多公司都已停止擴大其種植園的規模,因此他們自2013年至2017年一直在清理和轉換越來越少的森林,”他說。

該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挪威生命科學大學的Douglas Sheil表示,很明顯“並非所有種植園的開發都會導致森林轉變為種植園”,因為一些種植園建立在已經清理過的土地上。

這是各種行業和政府代表抓住的論點,堅持認為種植園的增長不會導致森林砍伐,並聲稱擴大種植園是對已經砍伐的土地之合理利用。

然而,該研究發現婆羅洲的工業種植園擴張與森林喪失之間存在正面的關聯。

大約一半被清理的原始森林最終轉變為工業種植園。根據該研究,其中絕大多數(佔92巴仙)在被清除後的一年內被轉換。

該研究稱,“在整個研究期間,工業種植園的擴張直接導致了森林的喪失,如同在同一年內清理和轉化的森林地區所見。”

這種相關性在馬來西亞婆羅洲尤其明顯,自2000年以來,58巴仙的森林砍伐在一年內轉為種植園,而加里曼丹的種植面積為38巴仙。

“由於森林減少和建立種植園之間的時間不到一年,因此公司必須在種植前將森林夷為平地,”Gaveau說。

T_March19_304
由於婆羅洲的工業種植園擴張,人猿的棲息地被破壞,以致被列為極度瀕危和滅絕。圖片來自Rhett A. Butler / Mongabay。

減緩的因素

該研究的作者列舉了近期種植園擴張和森林砍伐減緩的各種因素,包括原棕櫚油(CPO)價格持續下跌。

“原棕櫚油價格與人工林擴張之間的強烈相關性表明,自2011年以來原棕櫚油價格下降可能是人工林擴張和相關毀林轉化為人工林的主要原因,”Gaveau說。

他補充說,他們不能排除印尼監管人工林擴展到森林的舉措可能產生的影響。其中包括暫停清理泥炭地、防火措施以及種植公司與其客戶的無毀林承諾。

該研究亦指出,2017年是非厄爾尼諾現象,氣溫較低,發生林火的事件更少 – 這是2015年和2016年森林損失的主要原因。所有這些因素共同導致2017年森林損失下降。

但研究人員表示,要確保婆羅洲剩餘的森林免因工業種植園的擴張而損失,仍有許多工作要做。

“林火和工業種植園繼續造成森林採伐,而我們認為沒有跡象表明種植園的發展在努力避免森林被轉換,”該研究稱。

非政府組織“拯救我們的婆羅洲”(Save Our Borneo,SOB)的執行董事Safrudin Mahendra對減緩森林砍伐和種植園擴張率的調查結果表示讚許,但認為不應將其視為種植園公司承諾加強管理其業務的跡象。

“這不是因為這些公司在清理森林方面的雄心勃勃,”他說。“而是因為婆羅洲的可用土地越來越稀缺。”

研究員Gaveau說,土地和工人的稀缺以及投資轉移到其他地區,包括印尼最東部的巴布亞省,也可能在婆羅洲種植園擴張的放緩中發揮了作用。

Gaveau補充說,2015年的林火所清理過的土地未來可能會轉變為種植園,但在研究中並未發現這些已經清理過的土地,在2016年和2017年導致種植面積擴大。

T_March19_303
泥炭地的清理只為種植油棕種植園。圖為婆羅洲加里曼丹中部的油棕種植園。照片來源:Glenn Hurowtiz。

原文:Mongaboy.com

https://news.mongabay.com/2019/01/borneo-study-explores-links-between-farm-expansion-and-deforestation/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