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流氓手段侵略原住民習俗地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在2月23日的週末,來自砂拉越的原住民代表團來到吉隆坡,試圖向新聯邦政府的部長們解釋砂拉越原住民的情況。

原住民代表所闡述的困境,包括《砂拉越報告》一直關注跟進的,如在實文然(Simunjan)的Sungai Lingkau,愈百名村民(包括老弱婦孺)闖入被種植公司侵占的習俗地,他們採集成熟的棕櫚果,並認為這依然是他們的傳統習俗地,並沒有犯法。

然而,根據《砂拉越報導》上載村民拍攝的影片所見,被種植公司聘僱的印尼籍工作將原住民驅趕,並把原住民採集的果實一一搬上卡車。

T_Feb19_402
附爭議性的價額!由Naroden管理的Hydroflow,在2004年以每公頃500令吉的價格購買有爭議性的木材並獲得種植地。

村民們說,那些行徑粗暴的男子手持長矛和小刀,把卡車開到村民的車子旁,並強行村民採集的棕櫚果放入自己的卡車內。

原住民車主Sunabong Anak Sampai表示,他的卡車在過程中受到了嚴重破壞,而這場衝突讓當地貧困的原住民再次受到打擊,他們幾乎沒有從木材採集中獲得財富,而傳統習俗地更被財團侵略並轉為油棕種植園。

這場衝突涉及一群所謂的輔警(執法人員),據他們的說法,是可阻止村民與暴徒起衝突;然而村民們卻表示,這些執法人員較傾向於種植公司聘僱的暴徒,並允許他們採集棕櫚果。

T_Feb19_403
輔警經常被種植公司僱用,以在土地糾紛上為種植公司護航。

這並不奇怪,因為這些所謂的“輔警”以警察穿著裝扮,並駕駛印有“Police”標誌的車輛、攜帶手銬,但實際上並沒有受過訓練亦沒有完全的權力;更重要的是,他們說由種植公司招募和支付的。

T_Feb19_404
種植公司聘僱輔警的經典廣告——問題是,輔警該為誰伸張正義呢?

當地人向《砂拉越報告》透露,真正的警察是在村民採集棕櫚果遭惡徒襲擊後的大約兩個小時才出現。

這一起衝突被被村民拍攝下來,在這類越來越多的衝突中,種植公司的所耍的流氓手段逐漸曝光於社會大眾眼簾,以致在財富不平等的不忿中,心理逐漸平衡。

砂拉越典型的土地糾紛

那麼,這場爭端的背景是什麼,這是在砂拉越法院提起的400多起此類案件之一?參與抗爭的族群領袖向《砂拉越報告》和前自由砂拉越電台主持人Peter John Jaban闡述這起土地糾紛的事由。

根據Sunabong Anak Sampai表示,目前這起土地糾紛案已進入法庭審訊中,法院已發出禁令,即在案件解決前,任何一方都不可收割種植園中的果實;然而種植公司無視庭令,通過聘僱外來員工繼續採集棕櫚果而激怒了當地居民。

T_Feb19_405
Sunabong Anak Sampai在吉隆坡期間與Peter John會面,向他展示原住民的聲明與訴求。

Sunabong Anak Sampai表示,這片土地最初屬於原住民傳統習俗地,但是被一些與種植公司合作的當地人秘密地轉移給種植公司。

結果原住民的傳統習俗地最終成為種植公司的巨大土地財富,登記為 Naroden Majais旗下的土地。Noraden Majais是部長助理,與泰益瑪末有關聯。

Naroden Majais徵用土地的程度確實令人震驚,《砂拉越報告》在2012年首次曝光Naroden Majais的與土地爭議的相關事件,但砂拉越州政府試圖保密作為秘密檔,亦即土地登記冊。

Hydroflow Sdn Bhd和Indranka Jaya SdnBhd在原住民沒有獲得知情和同意下,收購大量原住民的習俗地,由此產生土地糾紛引發的法律訴訟。Naroden Majais與另一名前公務員兼部長Hamden Bin Ahmad被指定為Peninsular Rise股東,持股30巴仙。該公司授予總面積840平方公里的大規模伐木特許權,並獲得了許多相關的資金補助(見砂拉越報告的早期報導

就在不久前,Naroden Majais對Hydroflow的撥款提出質疑,確認該項目的指令由泰益瑪末所下達。它被包裝為假定小股東專案,以使當地人受益;Naroden Majais與Hamden Bin Ahmad通過兩家公司獲得了30巴仙的股權,而這兩家公司完全受到大股東的控制。

泰益瑪末的女兒在2011年向這些小股東(村民)贈送了“股息”,即全年只花200令吉換取原住民寶貴的木材和土地的損失。

T_Feb19_406
Naroden Majais因常炫耀其豪宅而聞名。

Majais 表示,他只是為該專案提供了便利,而他對土地撥款沒有既得個人利益,並歡迎馬來西亞反貪委員會(MACC)進行調查。原住民是在上周提交第二份控訴給警方,並要求警方審查涉及土地侵略的腐敗活動。

與此同時,他承認大多數原住民已放棄了他們那盡獲小額的單股—這對於合作項目來說非常重要。

“幾乎每個人(村民)決定(在去年的開齋節之前和第14次大選之後的某段時期),以每股7600令吉的價格向投資者出售股票。”[婆羅洲郵報]

 然而,就上週末從村民採集的棕櫚果而引發的衝突,村民們說,上訴法院遲遲未判,這也意味著拖延的案件傾向於使種植公司受益,使其能夠像往常一樣通過流氓手段收穫滿滿的果實。

經過10年的延頸鶴望,村民們只希望能裝載一輛棕櫚果,以在法院未裁判,導致村民虧損的10年以來能有一丁點的利益。

Sungai Lingkau的土地爭議只是冰山一角,卻展現了砂拉越管理事務的方式,是利於商業和政治利益,並否定當地土地所有者的權利,以及在陰暗的秘密中讓泰益瑪末周遭的人獲得了巨大的財富,而絕大多數的砂拉越人民卻面臨貧困的窘境。

《砂拉越報告》認為,新的聯邦政府可能會說土地管理的責任歸砂拉越州政府所擔,但是法律和秩序以及腐敗問題屬於聯邦政府的職權範圍,憑著這一點以及所有類似的暴行都應該儘快進行適當的調查。

 

原文:Sarawak Report | 砂拉越報告

http://www.sarawakreport.org/2019/02/thugs-rule-in-sarawak/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