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不間斷的砂拉越土地侵權爭議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T_Feb19_301

儘管在2018年5月9日後,聯邦政府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但砂拉越的商業活動依舊一如既往,這是唯一地方選舉與其他有別的州屬。

所謂的一如既往,即是與前首席部長、現任元首泰益瑪末有聯繫的家族和親信,不受約束地繼續榨取土地與人民的生命與資源。

《砂拉越報導》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因砂拉越州選舉即將展開,這些裙帶資本家開始採用“為砂拉越爭取權益”(更多自治權)為口號;砂拉越人理應對這貪腐風氣有所警惕,但實際卻是避坑落井。因此,首先需要擺脫腐敗和選舉舞弊。

 

最新的土地掠奪案

不間斷的系列土地掠奪和高度可疑的資源補助只能說明,這個飽受批評的州政權與馬來西亞其他州屬的不協調,如今正加劇努力的成為主導經濟大權的主要人物。

請記住,這些公司通過破壞森林而獲得如此多經濟和政治影響力,並利用自身財務實力將其污濁的商業手段(決策者的腐敗和剝削原住民)傳播到其他發展中國家,為亞洲及其他地區的數百萬人帶來進一步的苦難。

《砂拉越報告》將再次探索這些企業與森林破壞的關聯性。然而不久前的一個案例完美地展現了這種情況——譽有砂拉越森林“皇冠上的一顆明珠”、 於2000年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證,為馬來西亞第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區的砂拉越姆魯國家公園,其周遭森林正一步一步的被摧毀,而這再次與泰益瑪末家族有著深沉的關聯。

備受爭議的領土侵權的範圍,是由當地原住民柏拉灣族(Berawan)及本南族(Penan)共同擁有。不過在尚未確實的日子裡,該地區被州政府悄悄地通過原住民的土地權利相關的法律,從土地擁有者的手上奪過來。

砂拉越人民會驚訝地發現,由泰益瑪末設立與領導的土地保管和發展局(LCDA)所進行的秘密分配下,土地被轉讓給了他的兒子阿布貝基爾(Abu Bekir),惟價格尚未確定,皆因土地記錄被保密。

T_Feb19_302
棕櫚油公司Radiant Lagoon在被售賣給種植園大亨前,該公司的99巴仙股東是阿布貝基爾(Abu Bekir)。

當地原住民表示,他們從來沒有被告知土地被佔用一事,更不用說補償。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泰益瑪末家族經典的轉名舉措,將該地區轉為阿布貝基爾公司Radiant Lagoon旗下的土地之一,並在2018年以未公開的價格出售給民都魯的種植園和地產大亨余民新(Yee Ming Seng)。余民新在上屆大選前購下阿布貝基爾Radiant Lagoon企業的99巴仙的所有權。

沒過多久,這名“丹斯里”(余民新)開始動用推土機清除森林土地,讓當地原住民震驚和驚訝。他們根本不知道這些交易是在泰益瑪末的客戶——州政府的要求下進行的。

T_Feb19_303
清除、採伐、破壞;更多的是馬來西亞正製造的“合法、可持續、認證”的棕櫚油。

 

流氓權略

毋庸置疑,因土地被侵入並轉為更多的油棕種植園,以致當地人開始抗議這場入侵他们家园的災難,於上個月開始設路障封鎖道路,以禁止推土機操作。他們說已經歷過這熟悉的艱難,並知曉這是為當地政府可調度的執法任務。

當地原住民本南族的領袖Ukau Lupong,組織了268名村民呈上聯署抗議信給相關單位與官員,卻在上週收到警方的逮捕威脅。這起逮捕威脅是在社區與政府官員舉行會議期間發布的,該會議是為討論爭議而設立。

更多的抗爭詳情,可閱覽布魯諾曼瑟基金會的所提供的詳細信息

T_Feb19_304
這場景對原住民而言是災難,但對余大亨來說,或許是更多的紅包?

這片4400公頃多元價值的森林地,將被摧毀並轉為油棕種植園,為砂拉越最富有的泰益瑪末及其朋黨裙帶帶來更多的財富。

但也許迫切需要探討的問題是,這個土地特許權是如何、何時以及多大的範圍首先秘密地傳給了泰益瑪末的的兒子,然後又出售了多少?

這是過去幾十年來,砂拉越油棕種植歷史的故事,這意味著非法性和濫用權力是整個行業的核心。

在馬來西亞政府要求油棕種植園最遲於2019年年底獲得100%可持續性認證之前,原產部部長郭素沁必須對這起姆魯土地以及隱藏在砂拉越過去40年來,所有其他種植園和木材特許權進行緊急調查。

更新:《砂拉越報告》顯示,第二家涉及有爭議的伐木和油棕企業的Formasi Abadi公司歸泰益瑪末家族的主要裙帶企業集團Rimbunan Hijau(張氏家族)所擁有。他們收穫許多木材、種植園和砂拉越石油的特許經營權。 

 

 

原文:Sarawak Report|砂拉越報告
http://www.sarawakreport.org/2019/02/same-old-story-in-sarawak/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