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燃料的高需求毀熱帶雨林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Hans Nicholas Jong
原文:Mongabay.com

  • 一份研究報告預測,如果印尼、中國和航空業的現有和擬議政策得以實施,則到2030年全球對棕櫚油生物燃料的需求將比現在高出六倍。
  • 需求的激增可能導致印尼和馬來西亞,即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國,清除45000平方公里(17374平方英里)的森林,並且每年釋放額外的70億噸二氧化碳排放量——高於當前美國的年度排放量
  • 這影響可能在某程度受到歐盟的緩和。歐盟計劃在未來三年逐步淘汰棕櫚油用作生物燃料,理由是環境問題。

一份新的報告警告稱,到2030年,全球對含棕櫚油的生物燃料需求量將激增至六倍,這導致東南亞熱帶雨林遭受破壞的程度與荷蘭國土相當。

根據挪威雨林基金會(Rainforest Foundation Norway)委託的調查報告顯示,印尼和中國,以及航空業實施或提出的生物燃料政策,在2030年其消費量將達到4560萬噸。

“當我們約接近2020年時,許多生物燃料政策正在重新評估和重新談判,所以現在是最佳時機評估東南亞在未來10年,其森林採伐影響的最好和最差情景。”報告的作者Chris Malins表示。

TNov18_401
一個賣生物柴油的添油站。照片:Robert Couse-Baker / flickr

生物燃料政策

印尼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國,目前正推動國內增加消費含有植物油的生物柴油。此政策要求到2020年,印尼國內的所有柴油中,含棕櫚油的生物燃料將達到30巴仙,高於目前的20巴仙。

該目標是世界上最雄心勃勃的生物柴油混合目標之一,如果實現,印尼的年生物柴油消費量將增加到1860萬噸。

與此同時,中國已開始與印尼以及馬來西亞——世界上第二大棕櫚油生產國,進行討論,以提高其自身的混合目標——至少生產5巴仙的含棕櫚油的生物柴油。這將使中國的棕櫚生物柴油消費量增加到900萬噸。

棕櫚油生物燃料需求激增的另一個關鍵驅動因素來自航空業。聯合國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已提議增加生物燃料在客機上使用,目標是到2050年將有一半的航空燃料來自生物燃料。因此,到2030年,這種情況可能需要1800萬噸棕櫚油航空燃料。

挪威雨林基金會的活動與政策負責人Nils Herman Ranum向Mongabay表示,“報告顯示,航空業和印尼可能成為2030年棕櫚油生物燃料的最大消費者。”

TNov18_402
科學家註明,這是一個毗鄰婆羅洲熱帶雨林的油棕種植園。這裡有一個“生物多樣性、碳和威脅的三重熱點,(意味著)有一個具說服力的全球案例,讓人們優先保護這片雨林。”照片:Rhett A. Butler (編按:此森林位於沙巴)

70億萬噸的排放量

假設印尼、中國和航空業符合並實現其計劃的生物燃料政策,那到了2030年,用棕櫚油作生物燃料的需求可能比現在高出6倍多——達到6700萬噸。

這將佔全球棕櫚油需求的一半,並超過目前全球的商品產量,即每年約6500萬噸。

然而,在過去的20年以來,產量基本保持不變。對於印尼、中國和航空業政策所預示的需求激增,意味著需大規模的擴大現有的油棕種植園。

印尼和馬來西亞生產的棕櫚油佔全世界總生產量的85巴仙,這將導致令人擔憂的森林采伐水平急劇升級(根據歐盟委員會自主的2013年技術研究中發現,印尼於1998年至2008年間發生的毀林中,40巴仙可歸因於棕櫚油的生產)。

除非棕櫚油平均產量大幅增加,否則到了2030年,需滿足全球所需而導致4萬5000平方公里(1萬7374平方英里)的森林面積減少,相當於荷蘭的國土大小。

如果森林面積減少,未來20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則會達到70億噸 — — 超過美國的年度總排放量。

“人們很清楚,東南亞的棕櫚油產業與森林采伐和泥炭排放有著明顯的關聯,但以減緩氣候變化為名的生物燃料指令卻繼續推動棕櫚油的需求增加。”此研究報告的作者Chris Malins表示。

TNov18_403
馬來西亞沙巴州的森林遭採伐以進行油棕種植。照片:Rhett A. Butler / Mongabay。

歐盟縮減棕櫚油使用規模

雖然環境前景看起來暗淡,但歐盟的政策是反向的,並逐漸淘汰生物燃料中的棕櫚油,這可能會減緩棕櫚油需求劇增所造成的影響。

歐盟目前是世界第二大棕櫚油進口國,僅次於印度。目前正採用修訂的《可再生能源指令》(RED),在2020年至2030年間生效。

挪威雨林基金會的活動與政策負責人Nils Herman Ranum表示:“歐盟可再生能源政策的目的是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而允許棕櫚油生物燃料則與這目標產生直接矛盾。”

根據歐盟執委會及駐地媒體Quotidien於6月14日報導,歐盟部長理事會、歐洲議會及歐盟執委會三方就再生能源指令修正法案達成共識。該修法案預計將於數個月內正式經歐盟部長理事會及歐洲議會通過,並於歐盟公報(Official Journal)公布後20日生效,歐盟會員國須於修法案生效後18個月內將該指令條文轉化為國內法,並據以制定該國再生能源行動方案(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ction plans)。

Ranum和Malins對此舉表示歡迎,並稱這將對全球需求產生重大的影響。他們的研究報告中發現,如果沒有採取強有力的措施避免使用生物燃料中的棕櫚油,歐盟2030年的生物燃料消費量將達到730萬噸,高於目前的300萬噸。

Malins說,立即改革歐盟生物燃料政策可能會使全球棕櫚油需求減少300萬噸。

“這將對全球市場減緩很大的壓力,並可避免3000平方公里(1158平方英里)的森林遭採伐,”他說。

“需牢記在心的是,雖然歐洲議會建議將可再生能源政策中的棕櫚油生物燃料排除在外,但歐盟成員國通過歐盟理事會已經採取了相反的立場。”他說,如果歐盟決定避免使用棕櫚油生物柴油,這將證明歐盟認證對待其政策對氣候的影響。

歐盟於2018年1月的投票引發了印尼和馬來西亞的反對,他們稱這是不公平和誤導。來自兩國的官員都宣布了行業認可的論點,即生物燃料中使用的其他類型植物油也需要清除更多的土地以獲得相同的產量。印尼政府還表示已採取措施解決棕櫚油行業對環境的影響。

Malins承認雖然已經做出相關努力,但他們遠非有效。

“可悲的是,毫無疑問,這些措施迄今未能阻止泥炭排水和森林清除所帶來的破壞性。”他說:“一個更具可持續性的棕櫚油產業對於繼續為食品和油脂化學品提供植物油至關重要,但繼續使用棕櫚油生產生物燃料的同時,繼續使用泥炭地和清除森林是非常不負責任的。”

TNov18_404
油棕種植園。照片:Bram Ebus / Mongabay

原文:Mongabay
https://news.mongabay.com/2018/01/biofuel-boost-threatens-even-greater-deforestation-in-indonesia-malaysia-stud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