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巨壩崩塌才算足夠?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Fiona McAlpine

 

在氣候暖化的情況下,巨壩和豪雨恐成危險組合

2018年8月杪,緬甸中部的巨壩崩裂,導致約5萬人逃離家園,洪水也湧入勃固省(Bago)斯瓦爾鎮(Swar)與附近村莊。由於今年的季候風降雨量大增,導致這座斯瓦爾巨壩(Swar-Chaung)的儲水溢出,淹沒緬甸中部和南部的農作物,並使15萬人被迫流離失所。

001
氣候科學家預測,降雨量增加將曾為氣候暖化最不可預測和潛在災難性影響之一,因此洪水和巨壩崩裂將變得更加普遍。圖:寮國那凱水壩(Nakai Dam)——照片取自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由季候風暴引起的災難性天氣事件正成為南亞與東南亞的日常新聞,2017年,為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和孟加拉帶來毀滅性的洪水,導致超過1000人喪命。

就在今年7月,寮國阿蘇坡省(Attapeu)的塞平塞南諾電力公司(Xe-Pian Nam Noy)水力電廠開發案的其中一個水壩崩塌,造成35人喪命,數千人流離失所,包括鄰國柬埔寨也遭殃,但沒人通知他們

在撰寫這文稿(原文刊登於830)時,印度南部喀拉拉邦(Kerala)的季候風暴導致445人喪命。然而,在連綿不斷大雨之下,穆拉佩里雅水壩(Mullaperivar Dam)和伊都基水壩(Idukki Dam)沒有崩裂,讓救助人員和被安置在庇護所的22萬5000名居民鬆了一口氣。喀拉拉邦的54座水壩中有35座水壩,因已達危險臨界點而歷史上第一次開閘放水,而處於低洼的沿海州仍是紅色警戒狀態。

氣候科學家預測,降雨量增加將曾為氣候暖化最不可預測和潛在災難性影響之一。全年的降雨量分佈可能會發生變化,這意味著有更長的乾旱期和更強烈的季候風。因此,我們可能在未來幾年會看到更多的洪水和更多的水壩破裂(和崩塌)。

然而,巨型水壩政策的在發展中國家大力發展,但實際上他們對於氣候變化的潛在風險卻知之甚少。

002
因巨壩建造而被迫遷移砂拉越原住民。新的巨壩可導致整個社群流離失所,而巨壩破壞所造成的洪水對下游社區構成嚴重威脅。攝影:Fiona McAlpine

當考慮到巨型水壩對全球排放的巨大貢獻時,這些政策尤其令人不安。那是通過分解水壩地步有機物質產生的甲烷(每年生產約10億噸甲烷),同時也因巨壩的建造,導致全世界有數千公里的熱帶雨林被淹沒,那是最重要的碳匯。正如作者的服務機構The Borneo Project所關注的砂拉越一樣。更別提巨壩建造期間所產生的大量碳足跡。巨壩正在燃燒氣候蠟燭的兩端。

砂拉越對瓢潑大雨並不陌生,如可從首府古晉一年下雨279天,以及近年來發生多宗豪雨災害中可見。砂拉越對巨型水壩也不陌生,緊接要施工的是巴類水壩。關於巴類水壩的情況,雖然當地居民的反對聲浪不大——且很少(如果有)社區將被迫遷移,但下游村莊對於未來氣候的不確定情況下,生活在巨壩下游的風險未有準備。

儘管洪水記錄(和巨壩)的破壞不斷突破往年,但許多國家指望巨壩來滿足日益增長的能源消耗需求。在目光如豆的巨壩政策與破紀錄的降雨量之下,與巨壩為鄰的居民或下游社區將繼續失去他們的土地和生活。

我們需要支持那些與巨壩抗爭的當地社群,他們正為後代保護其河流與水道。沒有破壞的發展不僅是正確的事情,它已成為我們生存的一部分。

 

注:『婆羅洲計劃』(The Borneo Project)與馬來西亞婆羅洲的砂拉越之巨型水壩作鬥爭,將巨壩政策稱為腐敗、環境破壞與社會毀滅。你可以支持這非政府組織的項目,以及觀看巨壩記錄片系列

 

本文取自《地球島期刊》Earth Island Journal
原文刊登於『婆羅洲計劃』(The Borneo Project)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