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南族给日本首相的一封信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penan letter to japan
2017年9月,來自砂拉越布拉甲Long Jaik本南村村長Matu Tugang,代表其村人和本南族人,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写了一封信。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政務繁忙,每日收到無以計數的信函—從世界領導、非政府組織到平民百姓,內容包括,要求日本停止獵殺鯨魚和海豚,或要求日本針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作為正式道歉等。

penan letter to japan2
Long Jaik村村長Matu Tugang。圖取自cj.my

在成千上萬的信函中,有一份是來自砂拉越內陸的心聲:要求日本政府停止購買建造奧林匹克體育館的雨林木材!

 

以馬來文撰寫的信函中,砂拉越本南族村長懇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停止採購砂拉越木材,為東京2020奧運會建大型體育館。

 

“尊敬的首相先生,我是本南村Long Jaik村長。我們住在婆羅洲的雨林中。我們在此給您寫信,是因為我們知道日本為了建造新的奧運體育館而向砂拉越購買木材原料。” ——Matu Tugang

 

penan letter to japan3
點擊以閱讀馬來文與英文信函內容

 

截至2017年10月19日為止,日本當局已花費53億令吉作建設新奧運會體育館的費用。舊的體育館已在2015年5月拆除,並在2016年12月11日在神奈川縣建設新體育館,這是用作即將舉行夏季奧運會的開幕式和閉幕式,以及田徑競賽。

在日本建設新的體育場之前,已有許多爭議。首先,對於節儉的日本人而言,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費用過高,在公眾抗議下不得不削減成本。其二,建造體育館亦捲入工作超時斃命的爭議——一名23歲的建築工人在工作超過190小時後自殺身亡。

penan letter to japan8
新體育館的電腦設計圖。圖:Japantimes.co.jp

布魯諾曼瑟基金的報導指出,日本與國際環保組織在今年4月3日和18日列出證據,指日本當局所使用的建築材料印有昇陽集團的標記。其標記顯示昇陽出產的夾板也出現在日本的市場上,並確認是來自砂州美里的Shin Yang Plywood (Bintulu) Sdn. Bhd.

penan letter to japan9
紅圈顯示昇陽集團的標記。圖:ran.org

昇陽集團是六大伐木巨頭當中,因涉及非法伐木活動而最惡名昭彰的企業

 

penan letter to japan7

《Cilisos》網絡媒體在2014年的報導《大馬木材通往何處?》中,揭露馬來西亞自2000年開始為全世界破壞森林最高率的國家。在短短的14年間,馬來西亞失去了14.4巴仙的森林面積,即47,278平方公里,大於丹麥的面積。如果談論森林破壞為馬拉西亞或地球帶來的影響,那絕不是幾篇文章能涵蓋的。但簡易而言:增加溫室氣體、珍稀動物絕種,以及原住民失去他們的家園

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誰會在森林破壞中獲得利益?砂拉越有很多合法與非法的伐木公司,當中採伐Long Jaik村莊的森林超過20年的是砂州六大伐木巨頭之一,昇陽集團。根據布魯諾曼瑟基金會的報導,單單一天內即有超過40個足球場面積的森林被砍伐。

penan letter to japan4
Long Jaik本南村莊

民主行動黨砂拉越州主席張健仁表示,砂州六大伐木巨頭應該為大型採伐行動負上責任,不是非法伐木商。砂拉越擁有1240萬公頃土地面積,其中1000萬公頃為森林。在森林面積當中,100萬公頃面積為受保護森林區、400萬公頃面積保留作農業和其他用途,剩下的500萬公頃面積的森林為木材生產。

“在這用於木材生產的500萬公頃面積森林中,70巴仙範圍是六大伐木巨頭所擁有。鑑於六大伐木巨頭所控制的合法採伐木材特許權的範圍巨大,因此所謂非法伐木商涉及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張健仁(取自《馬來郵報》新聞)

然而更讓人驚心的是,當地社群和伐木集團的前職員提出控訴,指伐木集團聘僱持械流氓去恐嚇與威脅那些為捍衛權益而發聲的人

Long Jaik的本南族自20年前開始承受家園森林被破壞的痛苦。

 

Blockade
本南族自80年代開始設路障抵抗非法伐木活動。圖:布諾曼瑟基金會

Matu在其信函中寫道,自古以來,本南族視整座森林為他們的家園,是他們居住、捕獵和覓食的地方。森林不知提供他們生存所需,也是他們身份與社會福祉,正如他們的祖先所擁有的祖傳地一樣。

當馬來西亞和印尼政府自1960年代開發森林,進行大型商業伐木活動的同時,本南族亦立即展開抗爭行動。當全球木材需求增加,大部分企業投入“隨意開採”,開始侵占本南族的土地。不久後,野豬、鹿,以及其他野味都變成稀缺

“昇陽集團在我們的村放肆的採伐樹木。他們任由推土機推翻森林、拖拉機拖走樹桐,我們的藤樹、果樹和碩莪(Sago)植物都被破壞。他們採伐樹木時並不顧及我們的樹木和森林資源,也不尊重我們的文化和權力。他們在伐木時破壞周遭的一切。”Matu寫道。

本南族多次懇請當局者和伐木集團關注非法伐木情況,指早期當局已承認族群的習俗地,然而之後卻一而再的侵占他們的土地。從80年代至今,原住民族多次設路障抗爭非法伐木活動,雖然取得勝利但也在過程中面對死亡、受傷或大批族人被逮捕的事情。

他們也將侵犯土地的案件帶上法庭以捍衛權益;儘管多宗案件獲勝訴,但他們至今仍面對伐木者的猖獗行動。在前任砂州首長泰益瑪末的長期執政下,他被揭露指,以本南族和其他族群的習俗地租給了發展商和伐木商,以交換政治權力和金錢。在已故首長阿德南的短期治理下,他嘗試改變這一切,並也願意多聆聽原住民的心聲。

“這些伐木商,包括六大伐木巨頭,視砂拉越如他們的祖先遺產一樣,隨意的砍伐樹木。我們必須將之停止,並採取執法行動。當非法伐木發生時,森林局不能假裝無辜或愚蠢地面對。”已故砂州首長阿德南於2015年在大馬反貪委員會開展鋸木行動(Ops Gergaji)行動時如是表示

“鋸木行動”旨在打擊非法伐木活動,起獲超過1700棵樹桐和凍結519個銀行戶口。

penan letter to japan6
反貪會官員在砂拉越的鋸木行動中展開調查。圖取自Astro Awani

諷刺的是,日本有造林項目。其政府和私營企業在全國各地的開放地區種植本地樹木。這種做法導致森林結構轉變,溫帶雨林保持高度生物多樣性。但是當談到像馬來西亞這樣遙遠的國家,他們不在乎嗎?

更何況,奧運會已承諾遵守永續發展規格。

“奧運會體育館是由政府所建造,理應展現國家的榮譽。但鑑於奧運施工中的社會和環境標準薄弱,以及伐木集團以暴力手段取獲木材的初步證據所示,我們擔心這成了奧運會與日本的醜聞。” 日本地球之友(Friends of Earth Japan)的執行總監Junichi Mishiba表示

日本和國際環保組織也聯名針對日本奧運體育館的建築材料源自大馬雨林的事件,要求展開獨立調查,並強調若屬實則明顯違反該國承諾的2020奧運會永續發展。

在信函中的最後一段,村長Matu以下段作為懇請文的結尾:

“尊敬的日本首相,懇請,確保日本不會接受昇陽集團從我們家園竊取的木材資源。只要日本繼續接受這些木材,那昇陽便會繼續砍伐我們的森林木材。到最後,我們的森林、我們的樹木、我們的木材都會被耗盡。”——Matu Tugang

希望日本當局能向其他沒有醜聞的公司採購木材資源。

 

原文取自:Cilisos.m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