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限制棕櫚油進口 棕櫚油生產國反思貿易政策

編譯:烏舜安咿
圖:路透社

原文:The Malay Mail

palm_oil2702
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棕櫚油產量佔全球總量超過80巴仙,其中歐盟是繼印度之後的第二大進口棕櫚油的市場,佔全球至少400億美元(馬幣1680令吉)。

歐盟基於棕櫚油生產的過程造成森林毀壞和環境破環等影響,於今年4月宣布禁止棕櫚油用作生物柴油的基本燃料;面對歐盟的對抗,全世界數一數二的棕櫚油生產商開始反思新市場,甚至進行不尋常的易貨交易,如以食用油交換蘇式噴氣飛機,同時也鼓勵棕櫚油生產商研究從非洲到緬甸的新市場。

馬來西亞和印尼的棕櫚油產量佔全球總量超過80巴仙,其中歐盟是繼印度之後的第二大進口棕櫚油的市場,佔全球至少400億美元(馬幣1680令吉)。

面對歐盟的粉碎需求的威脅,棕櫚油產業目前正進行公關戰,並推動生產商進入價額敏感的市場,當中印尼的生產成本較低,比馬來西亞更具優勢。

“我們的原則是不會放棄,即便是一噸的貿易合同或全球棕櫚油的潛在需求。”印尼經濟統籌副部長Musdhalifah Machmud 向《路透社》如是表示。

他說,印尼進行的“每一個貿易談判“中都會提到棕櫚油銷售。

高產棕櫚油涉環境破壞

棕櫚油可用在上千種家用產品,從零食到肥皂,以及生產生物柴油。

然而高需求的棕櫚油在印尼和馬來西亞的種植園面積超過1700萬公頃 — — 大於葡萄牙和愛爾蘭的面積。這片種植園面積大部分從熱帶雨林轉變而來,並被批評這導致增加溫室氣體,造成地球暖化。

環保社運分子施壓於消費公司,要求其棕櫚油供應商採用更環保的林業實踐。不過歐盟卻認為有關可續性的標準並不深入。

到目前為止,銷往歐盟的棕櫚油已被攔截。印尼出口棕櫚油的數據,在2017年上半年比去年同期上漲了40巴仙,達270萬噸。

印尼棕櫚油協會(GAPKI)表示,印尼於去年的棕櫚油整體出口價額為180億美金,歐盟佔據16巴仙;而馬來西亞官方數據顯示,歐盟佔該國出口棕櫚油的13巴仙。

 

“進口森林采伐“

歐盟尤其擔心石油包括棕櫚油,作為生物柴油的原料的需求飆漲。一份由歐盟委託的調查報告指出,一旦棕櫚油被認為是綠色替代品,則它將比化石燃料生產更多的排放。

法國在7月份表示,因對“進口森林采伐”感到擔憂,因此在生產生物柴油中減少使用棕櫚油,這促使印尼關注其他歐洲國家可能會採取相同措施。

在德國,環保部門表示將修正歐盟可再生能源指令,以考慮到這項研究顯示“與其他生物燃料相比之下,棕櫚油和豆油通過間接土地利用的變化,所排放的溫室氣體量更高。”

歐盟議會在今年4月投票決定到2020年,逐步淘汰不可續的棕櫚油。這項決議通過了一項關於歐洲棕櫚油和其他植物油出口的單一認證體系——可持續棕櫚油認證(CSPO),以確保它們是在可續環境中生產。

除了環境破壞,有關棕櫚油產業也因涉及土地掠奪、童工和惡劣的工作條件而受到打擊。一些一年一度的林火,引發的煙霾擴散至東南亞國家,被揭露是棕櫚油業為了清理土地而燒毀森林。

根據《雅加達郵報》報導,印尼貿易部長Enggartiasto Lukita曾在今年5月份,警告歐盟同業指他可報復,要求雅加達不要購買空客飛機。

9月6日,印尼棕櫚油協會主席Joko Supriyono在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邀請的印尼棕櫚油發展高峰會議上,表示印尼棕櫚油種植園治理符合國際標準。

同時,印尼正在尋找非洲新棕櫚油市場,招攬棕櫚油易貨貿易。印尼貿易部長Enggartiasto Lukita在訪問尼日利亞時告訴記者,他提出了以生棕櫚油(CPO)交換尼日利亞石油。

印尼上個月與俄羅斯國家技術公司(Rostec)簽署了一項初步協議,以交換包括棕櫚油在內的商品,作為購買價值11億4000萬美元的11號蘇霍伊噴射機(11 Sukhoi jets)。此外,印尼植物油協會執行董事Sahat Sinaga表示,棕櫚油生產商將在俄羅斯開設一家營銷和研究公司,目標是將2016年出口量的92萬噸,以每年增長4至5巴仙到2023年。

馬來西亞更脆弱

馬來西亞棕櫚油委員會(MPOC)表示,無論歐盟的決議如何,該委員會會進一步加強多元化新市場的努力,如緬甸、菲律賓和南非。

馬來西亞種植及原產業部長馬袖強表示,他在6月會晤了歐盟委員會和議會議員,但他沒有進一步的回應會晤內容。

與印尼相較之下,馬來西亞更依賴棕櫚油出口。2016年的棕櫚油出口量超過90巴仙,而同年印尼則出口70巴仙。

分析師估計,馬來西亞的生產成本也比印度尼西亞高出10至15巴仙。

“如果歐盟不使用棕櫚油作為生物柴油的基本原料,那麼全球棕櫚油的需求將下降,價格也隨著下滑…這會影響每一個人。”聯昌國際投資銀行種植園研究區域主管Ivy Ng如是表示。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