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魯慕達自然林伐木猖獗 威脅野生動物與水源供應(下)

編譯:烏舜安咿
圖:原文網站

作者:Kate Mayberry

 

上篇部分內容:

『位於馬來西亞半島北部吉打州,與泰國邊境為鄰的烏魯慕達受保護自然生態區(Ulu Muda Eco Park),面積相等於兩個新加坡,是北部三個州屬約400萬人口的水源供應處。如今,卻見伐木活動重新在烏魯慕達區內活躍。

2016年5月,馬來西亞《星報(The Star)》揭露在烏魯慕達自然生態區的南部出現新的伐木道路,那裡集有一堆高品質的樹木如柳安木(Meranti)、印茄木(Merbau)和橡木(Cengal)在伐木營地區,等待被運往木材工廠。在另一個伐木區,發現一個牌子寫著吉打州政府為伐木執照擁有者。』 

———————————————————————————-

“保留以被採伐?”

位於吉打州的烏魯慕達自然生態林是由龍腦香科植物(dipterocarp)所組成,包括原始森林和以前的伐木區(次森林),並在國家林業法之下分成7個“永久保護林”(Permanent Reserve Forest)。

“永久保護林”不代表該森林保存不變。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馬來西亞分會在2009年評估烏魯慕達集水區報告所示,該區的“永久保護林”是重要的集水區,也是被指定為生產木材的地點,其餘則為研究、教育與休閒的作用。

曾為農業部官員的彭發球表示,“這區域雖然為森林保留區,但受保護的程度並不強。”

“保留來做什麼?保留以被採伐?”

烏魯慕達區的合法伐木活動是在馬來西亞木材認證系統(MTCS)下進行,此系統理應保護國家的生態與森林,並確保木材業的永續發展。馬來西亞木材產品大部分出口至海外國家,包括英國、瑞士和法國,而永續發展認證對這些國家而言很重要。

ulumuda08
星球實驗室(Planet Labs)提供的衛星圖顯示烏魯慕達自然生態區南部的伐木路經增多。
ulumuda09
伐木活動的軌跡可從特寫畫面中看清楚,這顯示伐木道路延伸至原本完整無暇的森林景觀。

2017年2月,荷蘭政府承認大馬木材認證系統中的公共採購政策,但是該國非政府組織環境急救(Aidenvironment)總監艾瑞克(Eric Wakker)卻極度懷疑該系統是否有可續性發展。

艾瑞克在審查吉打州森林局的審計報告、地圖和衛星圖後,於2016年6月完成一份調查報告,他發現吉打州的採伐活動“高度依賴”原始森林,且近來在集水林中出現“最嚴重伐木活動”、清理土地以及在海拔1000米以上地區進行伐木活動。

“這些證據顯示他們的採伐活動來勢兇猛,根本沒有可續性發展可談。西方國家的政認同這種為‘可續性’的做法是荒唐的。”

ulumuda10
烏魯慕達森林。攝影:Kate Mayberry

哺乳動物與鳥類的避風港

一名生態學家史蒂芬(W.E.Stevens)在1968年的科倫坡研究計劃中建議烏魯慕達區為野生動物保護區,而此建議也被馬來西亞政府列入第三大馬計劃(1976年至1980年)。

烏魯慕達區的保留價值也受到認同,並列入國家實體計劃(NPP),為環境敏感區第一級,也被列為中央森林脊柱計劃,受保留的森林包括沿著國家主要山脈從北到南的國家公園範圍。

該地區擁有巨多的多樣性物種,從亞洲象到馬來貘,鳥類中包括全球受到威脅的印支皺盔犀鳥(Plain-pouched hornbill)。2017年7月,志願者在一個傍晚算出了1720只鳥的驚人數字。

烏魯慕達區加上鄰近的皇家伯倫-天猛公熱帶雨林,是全馬來西亞唯一可找到全部10種犀鳥類的地方。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烏魯慕達區內陸地、河流甚至溫泉中都存有天然礦物質,是吸引哺乳動物到烏魯慕達的鹽漬地(Salt licks),當地馬來語稱之為“Sira”。相機陷阱被安設在距離河岸數百米的鹽漬地中,發現在夜間有固定的野生動物群逗留該地,包括大象、野豬、馬來貘和大量瀕危野生鹿。

牛津大學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單位(WildCRU)的博士後研究員Cedric Tan回顧指出,該單位在調查黑豹的習慣和棲身地,發現烏魯慕達區內與世隔絕的地方是該單位進行調查研究的理想場所。

“烏魯慕達區內仍有許多地方未被勘察。該自然生態區內並沒有太多道路,樹木密集且高大呈稠密森林,它幾乎是一個原始森林。”Cedric Tan通過電話訪問如是表示。

Cedric Tan的研究團隊在烏魯慕達區內花了18個月,直到2016年6月份結束調查。在那18個月期間,他們在森林深處安設了相機陷阱。在他們設下的120平方公里攝像網絡內,發現54個物種包括37種哺乳動物,16種為受威脅、易受傷害、瀕危和極為瀕危的物種(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种红色名錄,IUCN Red List)。

雖然雲豹(Clouded Leopard)是該研究團隊的主要目標,但他們也從相機陷阱中惊現花豹(Spotted Leopard),一種目前僅在馬來西亞半島南部的興樓雲冰國家公園(Endau-Rompin)存有出現記錄的豹類。

基於對伐木活動的關注,該團隊在4月呈給吉打州政府的信中,團隊總監David Macdonald教授描述指“是維持許多重要物種,從肉食動物至標誌性草食動物的重要棲息地。”

ulumuda12
相機陷阱中發現的雲豹。照片由牛津大學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單位提供
ulumuda13
相機陷阱中發現的花豹。照片由牛津大學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單位提供

但該團隊的研究也揭露了偷獵與採伐活動的“多種跡象”。儘管團隊的相機陷阱是聯鎖且鎖在樹上,但卻在研究的過程中損失了約50個,並從攝像畫面中發現帶有槍支的偷獵者出現在研究的森林範圍中。

哈米爾說,“伐木所帶來的另一個問題是提供道路,一旦有道路,人們就會藉此通道伺機進入森林,此時就帶來了問題,如偷獵、捕獵,甚至試圖建立果園…”

2014年,世界自然基金會馬來西亞分會警告指,伐木活動造成有路可通森林,且增加偷獵的風險,可導致烏魯慕達的鹽漬地遭“降解甚至毀滅”

世界自然基金會馬來西亞分會也在報告中建議,有關鹽漬地(礦床)與兩公里內的緩衝區皆被列為“高價值保護森林”,並得出結論認為,需保留烏魯慕達自然生態區,並列為國家公園,禁止所有伐木活動。

馬來西亞半島少於一半的土地是森林地,且只有小部分森林被歸為非砍伐區。烏魯慕達區,是馬來西亞半島最後的荒野地,是百萬人重要的水源供應地以及興盛野生動物的棲息地。

經過多年後,參與保育烏魯慕達區的活動者皆認為,經過半世紀的討論與未決議,馬來西亞是時候將烏魯慕達區宣布為受保護的國家公園。

英國諾丁漢大學馬來西亞分校的馬來西亞大象生態與管理部的研究員Wong Ee Phin表示,“是時候讓我們改變想法。我們再也不需要依靠開發自然資源了,我們需要直到,我們所擁有的是多麼的特別。”

ulumuda14
牛津大學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單位的詳盡陷阱中拍攝到持有武器的偷獵者出現在白天的森林內。

 

原文取自:《Mongabay

Publish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