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哀痛

評論: 蕭德驤

CP_WWF

馬來西亞野生動物基金會及印尼野生動物基金會,趁著世界環境日到來,發表《2016年婆羅州環境狀態》報告,揭露若根據現有森林消失速度,至2020年婆羅州將再失去600萬公頃的森林。

600萬公頃的森林是怎樣的一個概念?若以新加坡國土面積716.1公方公里為標准,600萬公頃即等於約84個新加坡那麼大。

由此可見,婆羅州森林消失課題值得全國人民關注,因為婆羅州其中一個如今面臨森林迅速消失的地方正是砂拉越州。

森林是動植物天然棲息地,也是人類保貴的自然遺產。然而,無可否認,森林也同樣是一項收入來源。砂拉越州過去數十年來伐木業興盛,為州政府帶來收益之外,卻也進一步造成雨林悲歌。

根據森林保育非政府組織《邦達樹‧無聲的吶喊》資料顯示,砂拉越濫伐活動失控,至2014年的衛生圖象顯示,砂州政府自1980年代所批發的合法伐木活動,已造成654萬2852公頃(超過1600萬英畝)的森林消失,面積等同砂拉越州一半的土地。

儘管州政府強調通過永續森林概念進行管理,然而,效果顯示再植林速度遠比不上森林消失的面積,反映出有關概念不是疏於執行,就是唬弄人的門面功夫。

相同的情況同樣出現於西馬半島,樹桐被視為維持州屬收入,結果最終造成森林浩劫。吉蘭丹州森林消失所帶來的自然反撲,已由過去兩年雨季所暴發的水災展現。

在南馬柔佛,森林或許並非州內主要收入來源,然而研究報告也顯示,1989年至2014年長達25年中,地不佬海峽沿岸共有6030公頃的紅樹林因發展而消失,這等同每年消失的紅樹林面積平均達1225公頃,其中位於士姑來河週邊的紅樹林可說已消失盡殆盡。

最新消息指出,儘管埔萊河被划為珍貴的藍沙濕地,然而未來一年內將有2000英畝的林林保留區將被解凍開發,讓路發展商建設「森林城市」,這無疑是令人莫名其妙安排。

若以一個標准足球場9000平方公尺的面積計算,2000英畝則大約等於900個足球場。

雖然柔州政府辯稱有關解凍面積只佔埔萊河、丹絨比艾及龜咯島總濕地保護林面積不足0.1%,但卻也足以對埔萊河口造成不小的生態衝擊。

過去幾年的填海發展已使埔萊河口失去東南亞最大的海草床,如今新一輪的發展,所將令我們失去的珍貴自然遺產又有哪些?

森林並非可以任意再復育的自然生態,在發展巨輪下所做出的破壞,可能會令我們喪失森林中併發的自然生態神彩,到時我們只能承受其後果。就如《邦達樹‧無聲的吶喊》在其部落格文章所指出:有些東西一旦毀壞,無法修補,只能為其哀痛。

文章來源:東方網

Published by